Hackathon

雖然2015年過了四分之一不夠,但原來香港已經舉辦了好幾個 hackathons!當你聽見「Hackathon」這個字,第一個感覺可能是:Hack?大概都不是甚麼好事!我常常聽見新聞說哪裡哪裡的電腦被人「hacked」了,搞得資料被洩漏,好大鑊! 老實說,小弟初聽見這個字時也有點這般的印象。不過其實「hack」也有它善良的一面 — 以創意去嘗試突破現有程式中的規限 — 這不就是人類文明不斷進步的原因嗎?「Hackathon」就是將「hack」加上「marathon」,代表為期一天至數天的程式創作「馬拉松」;通常參加 hackathon 的除了程式員外,亦包括設計師,有時還會有一些 marketing、一心想創業的小伙子等等。大家會幾個人成一組,就在那短短的幾十個小時內根據那次 hackathon 的主題想一個新的點子,並將它的神髓透過建立基本的雛型 (prototype) 表現出來。 小弟只是一位半桶水的 programmer,所以無參如過 hackathon;不過香港每年大大小小的 hacakthons 都有不少。最有名的應該算是 Startup Weekend,每年度春秋二季都會舉行,今個月更搞了首次的 Startup Weekend x HKU 活動。至於刺激小弟寫這文的,是看到新近在香港搞的兩個 hackathons — DBS Hackathon 跟 MasterCard Masters of Code: Hong Kong,得到兩間大金融機構的冠名贊助!連這些大公司都踩一隻腳來,似乎這股 hackathon 的風吹得正盛! Hackathon 活動能夠吸引一些有才華的 IT人互相 crossover 構思創新點子,又難怪 startup 界裡裡外外對它趨之若騖!不過小弟就現實點,上網找找有沒有甚麼驚天地的 startup 就是由 hackathon 當中成長出來… 又好似無乜… 其實,在短短的幾十小時裡要想一個有潛力又可行的構思,談何容易?不過,在大家一起努力的這段時間裡,各位新相識的朋友可以在實戰中了解大家的能力和專長,所以 hackathon 的而且確造就了不少創業團隊;至於之後的結果,就看各位施主的造化了。 大牌子贊助 […]

Read More Hackathon

英國的《我要做老闆》

大家還記得上年三色台食住近年香港時興創業個勢,搞了一個叫《我要做老闆》的節目嗎?每一集都有數位參加者向五位評判推銷自己的概念、產品、生意。如果成功得到三位或以上評判認同的話,就可以獲得「起動基金」,最多十萬港幣。 最近一位在倫敦的朋友介紹我看英國 BBC 的 Dragons’ Den,話啱我睇。原來節目由 2005 年開始,已經來到第12季,算小弟孤陋寡聞!每一集同樣地會有不同的參加者向節目中的五位「評判」(Dragons) 推銷自己的構思、產品、生意,但人家五位 Dragons 可是真正有財的 angel investors,聽了參加者的 pitch 後,就會考慮是否淘荷包當場承諾入股這些公司,在金錢及人際網絡上去幫它們繼續發展。有些參加者所要求的投資可以超過十萬英鎊,即是過百萬港紙!有時候 Dragons 們會當著參加者面大力彈他們的構思,再加上冷冷的一句「I’m out」表示無興趣;有時候他們會願意投資但要的股份比參加者要求的多;面對好的構思時,可以會同時間幾位 Dragons 願意投資,到時他們除了要鬥出價外,亦可能要反過來 hard sell 自己,希望那位參加者會揀自己做投資拍檔。 我看了幾集 Dragons’ Den。講真,爛產品都不少,例如一位大叔創作了一把表面上是大傘,實際是撐開了可以讓用家在下雨天都可以在室外用的晾衫架…… 大佬呀,落雨濕濕就算你將洗好的衣服放在有蓋的地方,帶有濕氣的風都不會吹乾這些晾出來的衣服啦!聽了他的 pitch 我差點兒由張凳跌落地。(這位大叔當然一蚊都拿不了) 不過,人家節目要 pitch 的不是一班笑騎騎給你「剔」或「交叉」的嘉賓,而是願意現兜兜拿錢去投資你公司的潛在投資者,這正正是今天香港的 startup scene 被比下去之處。在香港搞 startup 的,想等拿十萬八萬的「起動基金」不算太難;但真正可以共同進退的 angel investor 呢?又或者可以在金錢以外幫到手的 venture capitalist 呢? 現在香港坊間大部份的支持都是給那些初創業的朋友們;那些捱過了第一關後的朋友,要再找支援就得靠自己了。要做一間成功的 startup,或者簡單來說成功的生意,可不是有錢就 sure win; 如何執行、如何判斷公司的前景、如何在到達一個 milestone 之後再計劃更宏大的將來,更需要的是過來人的指點,或者合作伙伴的 connections。 不過話說回頭,這些始終只是真人騷,太認真就輸了。從網上的資料看到,有些參加者志在可以上電視為自己拿知名度,也有些情況是在節目中答應了的投資,最後都沒有成事。我就找到一個網站總結了頭11季成功在 Dragons’ Den 過關的生意,到了現在的情況是怎樣: […]

Read More 英國的《我要做老闆》

波斯黑克自駕遊(十七):六星級晚餐

去完 Ljubljana、Lake Bled 和 Lake Bohinj,我們這次「波斯黑克」之旅其實已經完成。不過,由於香港是無直飛去克羅地亞一帶,所以要在西歐揀個地方轉機。我們揀了巴黎。 來到巴黎,潮服就唔啱我啦,但美食我就唔拘!譚虫鄧雞就更加是 fine dining 的愛好者,所以他們話一定要 book 番兩間米芝蓮餐廳試吓!雖然大家都算是生活無憂,但要每人成千上萬食餐飯又真是有點那個,何況其實小弟一向都覺得這些 fine dining 是 overpriced 的行為。 結果雖然 budget 有限,他倆都揀到兩間 Michelin three stars,分別是 L’Astrance 和 Pavillon Ledoyen。山長水遠去到法國食米芝蓮其實都幾煩,L’Astrance 的 smart casual dress code 都算啦,Ledoyen 要 formal dressing!我為了這餐飯,帶著套老西遊飛機河遊車河遊足個幾星期!It better be good! 第一晚先去 L’Astrance。間餐廳雖然 off the main street,但個地點其實幾正,行出大街就見到巴黎鐵塔。   米芝蓮三星我好似真係第一次試,所以有點緊張又對他們的食物和服務有點期望。有人話這些三星餐廳裡的侍應不單是一眼關七,直情是一眼關十七,你俾個眼神他們已經知道你要什麼;千祈唔好揚手叫他們過來,這等於話他們服務不周到,是奇恥大辱! 咁事實上呢? 當然是…… 無d咁嘅事啦!咪又係正常人一個,唯一是他們上菜時四個侍應同時放到我們四人面前。另外一點我就真的是大鄉里啦。侍應為我們四人遞上的餐牌,完來是男女有別!男士的才會有價錢,女士們就只需要揀吃什麼不用擔心幾多錢!喂,又話男女平等嘅?! L’Astrance 的食物確實是很不錯,present 得亦很精緻;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老闆跟主廚剛去了亞洲取經,所以這次不少的食物都加了些 Asian flavor,但在我們這班嘴刁的香港人面前就顯得有點班門弄斧了。 […]

Read More 波斯黑克自駕遊(十七):六星級晚餐

小白離奇死電記

上星期三,正當我興緻勃勃的想開小白去跟位舊朋友食飯,行到去小白身邊… 個搖控襟極都無反應開不了車門,我都心知不妙;立即改用車匙開門,再將它插入軚盤下的tak匙位… 果然是什麼反應都沒有!電池完全死了,收音機旁的鐘停留在凌時十分。 面對這情況,我很冷靜 — 因為這已是今個月的第二次了。上一次我跟老爸用「過江龍」救活了那死直了的電池,再去找老爸幫襯了有二十年的電池佬。電池佬 check 了舊電池,一切正常。 「可能是那裡走電了?」 「不會吧?!」 「不過你舊電開始有老化現象。」 「13年尾先換咋。」 「而家D電好渣。你睇舊電兩邊都脹了,你平時用手機的電池,一脹就死梗。」 我心諗,上次我舊手機電暴斃時,確實如此。 為免夜長夢多,我們就索性將那脹電池換了。想不到不夠兩星期又出事了。這次無辦法一定要入廠 check check 了。 小白入廠一日就出得院,死因估都估唔到 — 係個車尾箱! 小白個車尾箱早個多月開始壞壞地,個鎖閂不了。本來心諗最多這兩個月不用個車尾箱,等三月驗車時一次過整;誰不知原來個鎖壞,會令整個電子鎖短路,結果當我無開車幾日,就被個車尾箱抽乾了舊電池! 頂!點可能估到車頭的電池會咁樣様被車尾個鎖玩謝!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小白離奇死電記

三類 Startup 人

小弟參加過大大小小不同的 startup 活動,吹過水的有志者也不少。憑經驗之談,將香港這一代的創業家歸類三大種人。 第一種人是剛畢業的學生們。今時今日一名大學生如果有志自己做老闆搞 startup 的話,可以拿到的「十卜」確實是蠻多的。在大學裡已經有形形式式的創業支援,例如學校搞的創業中心、不同的創業講座和 pitching  比賽等等;有概念之後拿著個計劃書又可以去數碼港、科學園拿 funding,我聽說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拿了錢要找個竇開工,現在 co-working space 遍佈全港,梗有一間係左近;最後要識人的話,差不多晚晚都一定有 startup event,一年想去過百個完全不是問題。 第二種人是老外。小弟之前搞的 co-working space 所在的地區算是比較好,搞活動時來的大多數是外國來的創業者。大概香港除了稅率低之外,在國際社會中的名聲算是頗有活力,吸引世界各地的創意一族;加上人人都知道要打入中國市場,在香港開公司是最好的踏腳石,所以仍吸引很多西方來的朋友。憑小弟感覺的非正式統計是老外們的創意較踏實,可能是走的地方多一點視野較廣吧;又或者,以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跟香港七百萬人中揀出來的創業者比較,他們整體質素比本土參賽者好也不是一件奇事。 第三種人,就是好似小弟般「放棄投行高薪厚職,毅然出來創業」的 ex-ibanker。這些人在社會大學裡打滾了一段時間,又比前兩者識多一點人脈,所以會是大家在報章雜誌見得最多的一類創業者。同時間,大家都知投行工是「高薪厚職」,有些職位更是忙得有錢無時間洗!所以這班人很多時都儲了一筆錢,可以有資金、又輸得起。同時間在高壓的工作環境被人勞役了一段長時間,我們都很嚮往做老闆,自己的時間可以自己話事。這群創業者的知識水平是不容置疑的,不過大家是做慣大刁食慣大茶飯,當要 micro-manage 自己創立的小生意時,又是另一種學問了。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三類 Startup 人

波斯黑克自駕遊(十六):Lake Bled 靚定 Lake Bohinj 靚?

離開了克羅地亞,我們進入了斯洛文尼亞,在首都 Ljubljana 住了兩晚。除了到 Ljubljana 的市中心做個 city tour 外,另一日揸車去了附近有名的景區 Lake Bled 和 Lake Bohinj。 去兩個 Lake 之前朋友們對於兩個湖邊個靚D已經有不同的講法,亦有朋友跟我說 Lake Bled 多亞洲遊客,而 Lake Bohinj 才是本地人會去的。Let’s see! 老實講,這次的較量對 Lake Bohinj 是絕大的不公平。第一、我們在 Lake Bled 玩得太耐,所以去 Lake Bohinj 的時間較少,加上坐了那費時失時的 cable car 上山望全景,所以其實無認真認識過 Lake Bohinj。 第二、就是下面這幅相,我一看見它就已經完全被 KO 了,那構圖、那顏色、那倒影,靚到呢~~~ 先旨聲明,它是絕對天然,我無做過任何 photoshop 或美圖秀秀的手腳呀!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

Read More 波斯黑克自駕遊(十六):Lake Bled 靚定 Lake Bohinj 靚?

波斯黑克自駕遊(十五):Indiana Jones x 華山論劍的 Škocjan Caves

在 Rovinj 吃完午飯,我們馬不停蹄就趕去下一個景點 — 位於斯洛文尼亞境內的 Škocjan Caves。 又是一個鐘乳石洞,大陸都有大把啦,有什麼好睇? 此言差矣!它早於 1986 年已經被納入 UNESCO World Heritage 之內,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Wiki 中的介紹更將它與舉世知名的大峽谷、喜馬拉亞山齊名! 很可惜 (亦顯示出保護這世界遺產的決心) 內裡是不能拍照,這次我未能做到有相有真相。不過,小弟都在它的 official site 和 UNESCO 的網站「借用」幾張相,等大家有個概念。加上小弟墨水有限的描述,希望可以塑造出一個像樣的 Škocjan Caves 形象。   由集合的遊客中心走5分鐘就來到我們這個 tour 的 Silent Cave 入口,門口就只有一張大大的 map 和一道不顯眼的鐵門,感覺有點似拍戲走入機關。其實早於 1815 年已經有現代的探險家跟隨 Reka River 探索這個地底洞的存在,但首個歎為觀止的 chamber 是我們將會參觀,1904 年被發現的 Tiha Jama (Silent Cave)。 初初入到 Silent Cave,望落跟其他的的鐘乳石洞差不多,一條一條長長的鐘乳石條由洞頂吊下來,以地下就有一條相似但上下倒轉的鐘乳石條迎上去,有部份上下兩條之間就只剩下 1cm 的距離,但原來這短短的距離它倆卻要多等百年才能相遇!再向前走我們穿過另一邊的洞口,來到這個比剛剛的那個高幾倍的洞,導遊話有近100米高!望上去洞頂都幾壯觀 (唔好忘記我們仍然是在地底!) 眼前有一座小山丘一般的鐘乳石,起碼高50米,顏色帶點鐵銹色。這個 […]

Read More 波斯黑克自駕遊(十五):Indiana Jones x 華山論劍的 Škocjan Ca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