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離奇死電記

上星期三,正當我興緻勃勃的想開小白去跟位舊朋友食飯,行到去小白身邊… 個搖控襟極都無反應開不了車門,我都心知不妙;立即改用車匙開門,再將它插入軚盤下的tak匙位… 果然是什麼反應都沒有!電池完全死了,收音機旁的鐘停留在凌時十分。 面對這情況,我很冷靜 — 因為這已是今個月的第二次了。上一次我跟老爸用「過江龍」救活了那死直了的電池,再去找老爸幫襯了有二十年的電池佬。電池佬 check 了舊電池,一切正常。 「可能是那裡走電了?」 「不會吧?!」 「不過你舊電開始有老化現象。」 「13年尾先換咋。」 「而家D電好渣。你睇舊電兩邊都脹了,你平時用手機的電池,一脹就死梗。」 我心諗,上次我舊手機電暴斃時,確實如此。 為免夜長夢多,我們就索性將那脹電池換了。想不到不夠兩星期又出事了。這次無辦法一定要入廠 check check 了。 小白入廠一日就出得院,死因估都估唔到 — 係個車尾箱! 小白個車尾箱早個多月開始壞壞地,個鎖閂不了。本來心諗最多這兩個月不用個車尾箱,等三月驗車時一次過整;誰不知原來個鎖壞,會令整個電子鎖短路,結果當我無開車幾日,就被個車尾箱抽乾了舊電池! 頂!點可能估到車頭的電池會咁樣様被車尾個鎖玩謝!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小白離奇死電記

三類 Startup 人

小弟參加過大大小小不同的 startup 活動,吹過水的有志者也不少。憑經驗之談,將香港這一代的創業家歸類三大種人。 第一種人是剛畢業的學生們。今時今日一名大學生如果有志自己做老闆搞 startup 的話,可以拿到的「十卜」確實是蠻多的。在大學裡已經有形形式式的創業支援,例如學校搞的創業中心、不同的創業講座和 pitching  比賽等等;有概念之後拿著個計劃書又可以去數碼港、科學園拿 funding,我聽說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拿了錢要找個竇開工,現在 co-working space 遍佈全港,梗有一間係左近;最後要識人的話,差不多晚晚都一定有 startup event,一年想去過百個完全不是問題。 第二種人是老外。小弟之前搞的 co-working space 所在的地區算是比較好,搞活動時來的大多數是外國來的創業者。大概香港除了稅率低之外,在國際社會中的名聲算是頗有活力,吸引世界各地的創意一族;加上人人都知道要打入中國市場,在香港開公司是最好的踏腳石,所以仍吸引很多西方來的朋友。憑小弟感覺的非正式統計是老外們的創意較踏實,可能是走的地方多一點視野較廣吧;又或者,以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跟香港七百萬人中揀出來的創業者比較,他們整體質素比本土參賽者好也不是一件奇事。 第三種人,就是好似小弟般「放棄投行高薪厚職,毅然出來創業」的 ex-ibanker。這些人在社會大學裡打滾了一段時間,又比前兩者識多一點人脈,所以會是大家在報章雜誌見得最多的一類創業者。同時間,大家都知投行工是「高薪厚職」,有些職位更是忙得有錢無時間洗!所以這班人很多時都儲了一筆錢,可以有資金、又輸得起。同時間在高壓的工作環境被人勞役了一段長時間,我們都很嚮往做老闆,自己的時間可以自己話事。這群創業者的知識水平是不容置疑的,不過大家是做慣大刁食慣大茶飯,當要 micro-manage 自己創立的小生意時,又是另一種學問了。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三類 Startup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