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A 與香港政改

1 06 2015

上星期望著白禮達 (Sepp Blatter) 第五度當選國際足協 (FIFA) 主席,教我如何不想起我們香港的689呢?

白禮達在貪污醜聞下五度連任國際足協主席

In case 你無乜跟足球消息,FIFA 就是負責搞世界盃那個組織 (當然還有其他活動),每4年就重選一次主席,而且是名乎其實的小圈子選舉:每個會員國的代表一國有一票,合共只有209票 — 係咪頓時覺得我們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大」了很多呢?

最頂隱的是,不論你是代表足球超級強國巴西,還是遠在唔知係邊、總之「你想住的」瓦努阿圖,大家都是咁高咁大,手執一票。結果,過去幾年來FIFA的貪污醜聞不斷,蛇齋餅糉升呢到現兜兜百萬美金計的賄款,特別給那些來自較貧窮國家代表 — 嗱,不是我老吹,是外國不少記者朋友報導的,例如這篇 《A League of His Own:How Sepp Blatter controls soccer》。到上星期,東窗事發,美國FBI 聯同瑞士警方落閘拉了十幾人,懷疑他們貪了數以億計美金。

大家知不知道小圈子選舉的最大特色是甚麼?就是下面被人閂閘拉人,上面的依然無事。首先賄賂呢傢嘢,當然是假手於人,點都不會燒返自己;第二就是小圈子選舉,無民意可言,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所以上星期五的主席重選 — 當人人知道一個領導了 FIFA 17年的人,點可能不知道這些黑金?又點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話下面的人貪事不關己?就算你自己不貪 (really?!) 但縱容這種貪污文化已經是失職到極點! — 白禮達都是輕鬆五度連任,汗都唔駛一滴。

咁你可能會話,「袋住先」咪OK囉?唔怕FIFA的情況在香港重覆。

老老實實,小弟的政治水平就認真是小學雞,對所謂「8‧31」框架亦只是一知半解,下面的愚見真是見笑了。姑勿論你對現在的政改方案支持或反對,今天讀了新聞,王光亞先生已經清楚表明,我們香港人認真就輸了!因為就算大家跟足「袋住先」500萬人選了個特首出來,結果是如果阿爺唔鍾意的話,他都有最後的任命權力否決你們這班傻仔的決定。咁其實我們 500萬香港人選乜鬼?大家還在講甚麼「白票守尾門」,其實一直都是「阿爺守尾門」!今日王先生堂而皇之稱呼溫和泛民為「愛國愛黨」,他朝如果泛民候選人真的當選了做特首,肯定阿爺又會一下子變臉搞些眉目不委任啦!

到李飛先生的說話,強調「8‧31」框架是會在之後每一屆特首選舉當中一直沿用 — 這一點正正是反政改的人明白到的 open secret,只有政改三人組不知道 (well… 真的嗎?) 還不斷大大聲叫大家袋住先 — 其實我最反感的不是方案好不好,而是我們的政府選擇這樣呃市民。難得李先生這麼開心見誠講到明是「袋一世」,三人組其實都不再需要 hard sell 欺騙港人啦!那些睇到人想嘔的政改廣告不如停播,慳番納稅人的錢啦!

特首選舉其實是中央守尾門

講到尾,內地從來都無行過民主制度,其實大家點解認真認為阿爺會為香港提出真正的民主?別再 too simple too naive 啦。其實香港以前是英國的殖民地,思想制度上有意無意跟隨了英國的一套,正常不過;今天我們回歸了,又再漸漸地有意無意 (被逼) 跟隨內地的一套,亦是不能幸免。你問我現階段當然覺得以前的一套均真d,但香港人其實是否都要接受現實,接受遭內地化是不可能避免呢?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Advertisements




香港恥辱吳亮星

28 06 2014

無料!

無品!

你真係我見過最廢嘅立法會議員!

香港恥辱,過主啦你!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貨櫃輪撞岸 @ 我窗外

6 04 2014

突擊報導:一小時前,就在小弟剛看完三色台的星期日影院《打擂台》、跳上床準備慢慢歎今期《iMoney》時,窗外突然傳來一陣陣連綿不斷的「隆隆隆隆」巨響,我就八卦望出窗外……

平日窗外的船隻都是由左向右,或右向左行,但今日、這一刻,一隻船長8個貨櫃的巨形貨櫃輪正向岸邊衝過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船邊的海水變成混濁的泥黃色,相信是被貨櫃輪船底刮起了海床的泥沙,隆隆聲應該是船長落錨嘗試停船時的磨擦聲。耳聽隆隆聲並無中斷的意思,眼看貨櫃輪亦一直繼續向岸邊衝去,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那岸邊除了是大學的運動場外,外面還有一條海濱長廊,平日有不少人會帶小朋友下去走走或者帶寵物散步。如果那貨櫃輪真的一下子撞埋岸,可以好大鑊!

貨櫃輪正衝向岸邊!

貨櫃輪正衝向岸邊!

就在我眼見會撞埋岸之際,隻貨櫃輪……

……停了……

從我的角度看不到它有沒有真的撞到岸邊,不過我沒有聽到預期中撞船的巨響,我想,它應該還是趕得切停住了。

千鈞一髮之際,隻貨櫃輪好像停住了...

千鈞一髮之際,隻貨櫃輪好像停住了…

我定一定神,就立即拿起手機打 999 報警,接線的女警把我轉駁到水警部,水警先生話已經有伙計過緊去,但都忍不住問多一句:隻貨櫃輪真的好大隻?

再過了不夠10分鐘,我開始見到一隻隻水警輪和消防輪來到現場,馬路亦不時傳來警車消防車的響聲。我趕快的換了衣服開駕車落現場湊熱鬧,拍了這些照片。

近岸看出事的貨櫃輪

近岸看出事的貨櫃輪

水警船到場

水警船到場

隻貨櫃輪真是好Q大隻!

隻貨櫃輪真是好Q大隻!

消防員到場戒備,但都只能在岸邊得個睇字

消防員到場戒備,但都只能在岸邊得個睇字

高空拯救?!

高空拯救?!

記者趕到

記者趕到

欲知隻貨櫃輪的後事如何,又或者為乜它 (差點)會撞埋岸邊,請看《蘋果》分解。

突擊報導完畢。





死亡斑馬線,真的出事了

6 10 2013

過斑馬線捱撞 港大畢業生命危

【本報訊】一名內地來港升學的香港大學畢業女生,昨午在鰂魚涌太古城沿斑馬線橫過馬路時,遭一輛貨車狂撞飛彈10多米倒地重傷,其間就近養和醫務所當值醫護人員聞訊奔出搶救,女事主送院進行開腦手術後,目前留醫深切治療病房,情況危殆。

 

任職畢馬威會計師行

遇車禍重傷的25歲女事主劉涵(Stephanie),雲南人,曾經在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就讀,至2007年在香港大學就讀國際商業及環球管理系學士,畢業後在全球四大會計師行之一的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任職。
在Stephanie的facebook中,有不少她外遊的開心照片,最近一張更是她與友人上月10日慶祝生日,詎料未夠一個月便遭遇嚴重車禍。
昨中午12時許,Stephanie獨自行經鰂魚涌太古城道,其間她在39號對開橫過斑馬線時,33歲姓廖司機剛駕駛物流貨車駛至,收掣不及將Stephanie撞倒,她當場飛彈10多米外至對面行車線,頭部着地,當場頭破血流,腳部骨折,重創昏迷,司機大驚報警。
現場附近是養和醫院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中心,一名當值醫生及兩名護士獲悉事件,立即帶同醫療用品奔往查看,並即時為Stephanie進行急救,直至救護車到場將她送往東區醫院救治,由於Stephanie腦部有積血,需要進行開腦手術,事後轉往深切治療部留醫。

 

現場無發現煞車胎痕

據悉Stephanie在港沒有親人,事後有同事及朋友趕到醫院探望,並已通知其在內地的家人。
另一方面,警方在現場調查的時候,未有發現煞車胎痕,案件現暫列交通意外有人受傷處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006/18452065)

第三次寫斑馬線。第一次純粹我自己吹水,第二次報紙記者話見到險象環生,第三次 — 這次 — 真的出事了,唉……

人微言輕,都無話想如何如何改變香港的司機陋習,只願在讀這篇 blog 的你,駕車時認真對待這條  Zebra Crossing!

斑馬線

斑馬線 –> https://jailbreakplato.wordpress.com/2010/11/24/zebra_crossing/

死亡斑馬線 –> https://jailbreakplato.wordpress.com/2013/04/02/zebra_crossing-2/

Please come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批評容易建議難

11 07 2013

香港家書

撰文: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
欄名:經濟與投資

為此文時,是人在意大利,離市遠了,也就不寫市,寫有關個人看法,今天藉前香港天文台長林超英6月30日的香港家書作開場白。

林力、林丰:

你們近來有些甚麼新情況,可以向我和媽媽報告嗎?我們名義上退休了,但是每天都過得忙碌和充實。

你們知道嗎?爸媽出身基層,幸好當年教育制度公平、公正,不論出身,只計成績,又幸運地碰上尊重公義、貪污絕迹的七十年代,我們得以建立較好的事業和組織圓滿的家庭。假如當年的社會不是機會均等,也許你們不會來到世上,又或者你們現在仍然在社會底層掙扎求存。我們覺得受了香港的恩,因此都願意盡我們所能,付出時間和精力,為香港做些有益的事,希望香港的未來更美好。

可惜回歸十多年,香港貧富懸殊加劇,跨代貧窮現象成形,基層的生活質素下滑,工作時間加長,工資卻沒有相應增加,報章充滿謾罵和消極消息,令人煩躁不安。上屆政府把教育塑造成「產業」,貴價名校無錢莫進來,接受教育再不講平等機會,社會流動出現萎縮,另一方面,貪污在政府頂層蔓延,腐蝕政府的管治能力,公義能否彰顯漸成疑問。這個樣貌的香港,不是我熟悉的香港,我非常擔心,活在這個樣子的香港,年輕人還會覺得有前途嗎?他們還會有動力奮鬥嗎?

香港為甚麼會這樣?1997年香港回歸,香港人突然間由寄人籬下變成當家作主,但是我們一向只顧賺錢,沒有想過會執政,結果是香港政府被商業思維控制,盲目學英美等國家的「小政府、大市場」,在美國,富可敵國的商團騎刧了政府,是路人皆見的事實【註1】,政府軟弱,決策利商而不利民,繁榮的果實不合比例地向商團和富人集中,貧富懸殊加劇,此外賺錢至上的市場心態入侵社會的方方面面,引致道德潰壞而有錢就大晒【註2】。人民多見不公義,怨氣積累,惡毒的語言自然到處瀰漫,社會逐步走向兩極化和不穩定。香港的情況,其實是英美兩國的縮影,是一種大勢下的必然。

加上本地的特定歷史背景,帶來複雜的政治局面,多元的角力,無窮的內耗,使香港困在迷霧中,找不到配合新時代的發展方向,歲月蹉跎,在全球的跑道上,我們逐漸落後。

過去一年,梁振英政府上任,社會中的各種矛盾加劇,喧嘩吵鬧變本加厲,急需處理的民生事務深陷在泥沼之中,無法開展。梁先生不是完美無缺,但是他最低限度勤力,承認貧窮的存在,注意到弱勢社群的需要,對比前任行政長官的怠隋無為和對富豪傾斜,真是天淵之別。

前任行政長官的最大污點之一是房屋,他停建居屋,少建公屋,把土地供應權以勾地表方式拱手相讓給地產商,造成樓價飈升,置業困難,以及大量基層市民被高租金迫遷入劏房,回應社會大眾對住房的渴求,梁先生上任後,政府取回土地供應的主動權,復建居屋,又積極找地建公屋,雖然我認為他焦點太集中在找地,而忽略了其他的社會價值觀,但是他的努力還是應該肯定的,可惜在報章和互聯網少見建設性的提議,多見尖酸刻薄的批評,究竟大家想他勤力,還是想他游手好閒?

前幾屆特區政府都被香港人罵到天翻地覆,結果先後變成跛腳鴨,香港原地踏步,白白浪費了十五年。本來高質素和熱心服務的公務員隊伍,也被罵到人仰馬翻,士氣低落,前綫人員軍心渙散,資深人員在等退休,長此以往,服務質素一定會下降,大家想想,祇罵不讚有用嗎?

如果香港人對用心服務社會的人,只有打擊,毫無感激,在可預見的將來,公眾事務人人卻步,剩下存心以權謀私的人加入政府,這樣又豈是香港之福?

願望香港人多些互相關懷,多些互相欣賞,給香港一個祥和的氛圍,大家都開心一些。

又願望社會維持機會平等,讓所有人得以一展所長,讓青年人有前進的動力,這樣香港才有美好的未來。

我知道今次說話的內容比較沉重,不過香港是我的家,我實在太擔心這個家的變化。

林力,林丰,香港也是你們的家,希望你們以各自的專長,為香港作出貢獻。

祝生活安好!

老豆

2013年6月30日

註1:Jeffrey Sachs: The Price of Civilization – Economics and Ethics after the Fall. The Bodley Head, London, 2011。

註2:Michael Sandel: What Money Can’t Buy –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 Farrar, Strauss and Giroux, New York, 2012。

林超英是我港大的學長,他唸理科,我唸文科,差天共地,很難相識,但大家都是學生活動活躍分子,他參加大專服務隊,幫助香港的農民去築農村路,幫木屋區居民,筆者則是搞社會活動、搞示威、揭反貪污、搞保釣,因而經常在學生會大樓碰面。講這些背景,大家就明白林超英為甚麼會寫這封信,因為我們都是來自基層,成長時着實受過香港社會不少恩惠,覺得香港是我家,我們亦因之十分可惜有人要拆這家。

這個拆家的悲痛,在我入讀港大的第一年時,也有感受到。當年港大學生會長久被一些稍重學生歡娛活動,少搞社會關懷,一心想畢業後,從商從政的同學們上莊,招來一些同學不滿,於是有解散學生會之議,而在陸佑堂召開全港大學生大會。

不要以為會上談的是要學生會多搞社會服務,而是謂學生會太有錢(此點後詳),不應再收學生會會費,而應由學生自決是否加入學生會,加入者便交費,不加入便不交費,好像還有人提議學生會要將已有的錢分予當時的大學生。

為甚麼學生會太有錢?港大立校百年不少畢業生都念舊,認為港大、港大學生會是他們另一個家,從而捐錢、捐地回「家」。經年累積,金額不菲。1972年筆者做上學生會,鑑於當時股市上升不少,在1972年11月許,學生會幹事會便議決賣出些股票,沽出金額逾600多萬元,當時市區樓價約七、八萬一層,新界樓價約三、四萬一層,如當時筆者等幹事有先知,買100層市區樓,或200層新界樓收租,你話港大學生會會更加幾有錢?所以亦難怪當時有人叫「分身家」。只不過這些人沒有考慮到或故意不考慮到這些「身家」是歷代港大學生捐獻累積的,不是你太公留下來給你的。分人家太公的家產是否豪奪?筆者刻意提出這點亦是有意,下詳。

開了一晚的學生會員大會,講甚麼道理都是無用,因為來開會的人一定是已有立場,不是來聽道理的,最終付諸表決,「保家」校友險勝,港大學生會得而倖存,當時有位保家大師兄有這段話,大約兩點:這個家確是像個筲箕,千瘡百孔,裝不到米,但我們是應加大個孔去漏米,還是補回個孔,去裝米?

港大學生會這個家保存下來後,翌年本報集團主席馮紹波當了學生會會長,取消了貴族式的Barn Dance,取消了極度「黃色」的「學生會第二夜」Second Union Night的活動。要辦這些貴族和黃色活動可以由個別學生會屬會搞,不再是學生會辦的「全民」活動,港大學生會長從此走入基層。馮紹波的一屆有支持盲人工潮,第一次有港大學生為支持基層訴求而瞓街(不過馮紹波就好啦,瞓街都有何東女生宿舍人煲湯,拿棉胎來支持)。他亦辦了第一次港大學生回國參觀訪問,當時辦這些活動,學生會幹事都要做好個心理準備,不用再旨意可以當上港府政務官,即是畢業後少了一半的就高職機會。

筆者做接着的一屆學生會幹事,搞了N次社會抗爭活動,較大的是保釣。

接着下來的一屆有本報社長麥華章做幹事,他們做了的好事是反貪污捉葛柏。

再接着下來的一屆有陳毓祥做會長,推行了廣泛的關中認社活動,他之後於宣示釣魚台是中國的主權活動中,喪身釣魚台水域。

之後的港大學生會都一直關心社會活動,雖然筆者不太認同近年他們的一些活動,但有活動好過無活動,只要肯留心基層訴求,就是好活動,時間會讓人成熟,考慮周詳。

當年如港大學生會這個家散了,怕今時港大學生會的活動要偏重於招會員、攬會員,再能關注基層與社會活動多少?天曉得。

香港是我家 批評帶建議

藉着港大學生會,馮紹波、麥華章和筆者,於70年代已認識,到要搞《經濟日報》,也是一拍即合,因為我們都是來自基層,都搞過社會活動,都希望香港有公義,都希望香港整體社會好。讀者或許會發覺筆者在曾蔭權做財爺時,筆者是支持他的,他當上特首後數年,筆者是反他的,這是不是變色龍?亂講。財爺官大還是特首官大?不拍特首大官馬屁,而擦財爺小官的鞋,變的不是筆者,而是曾某人,筆者的立場如一,是其是,非其非。合港社會利益大事者,支持,不合者反對,話之你係乜官。

聽完林超英這封家書,怎不無感慨:大家想補好個筲箕去裝米,還是把筲箕加多些孔去漏米,筆者不是叫大家不去批評政府,而是能否在每個批評之後,加個可行的行動建議,筆者強調「可行」是指不要提議要解決貧窮問題,就將香港儲備一鋪清袋,分身家。這個是政客撈票的口號,只給短時之快,定會帶來長久之痛,因為無財之家,定會家貧百事哀,這是我們在貧窮基層出來者的深刻體驗之一。

趁這幾天離港,且也坐言起行,寫些又批評又帶建設的文章。意大利早上6時,酒店廁所內成此文,思如泉湧,良有以也。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533abb23-c142-497a-99e6-35906f32dc57-514583?section=003)

林超英

鍾意讀石Sir,因為我覺得他講說話 make sense。最近幾年香港在各個層面都出現極多矛盾,搞到所有決定都要諮詢諮詢再諮詢,然後等人提出司法覆核,再等敗方上訴到終審法院,才可以有個所謂的「最後決定」… (當然還可以有變數) 等它一個三五七年吧!

出來做事了這些年,最怕就是人家一味 ban ban ban,但又不會反過來提出一些建議 — 那怕只是大方向都好呀!我夠知道 ban 人 idea 好過癮兼好 easy,但當你把所有 idea 都 ban 晒之後,又如何?





無自來水又租俾 Starbucks?

3 06 2013

中環STARBUCKS
公廁攞水沖咖啡

【本報訊】《蘋果》調查發現,國際知名連鎖咖啡店星巴克(STARBUCKS)在中環中銀大廈地下的分店,由於舖位沒有安裝自來水系統,開業兩年來一直要到大廈停車場的廁所取水沖咖啡,但廁內取食水的專用水龍頭與尿兜相距僅5呎,顧客齊聲質疑不衞生,食環署得悉事件後已向星巴克發出警告。星巴克回應時堅持水源衞生及經過額外過濾,但為釋公眾疑慮,該分店現已改用蒸餾水沖製飲品。
記者:馮國良 張珮琪 徐雲庭

引起爭議的星巴克咖啡店位於中環中銀大廈地下,櫃台對開有枱凳可容納20多人坐下享用咖啡,運作與一般星巴克咖啡店無異。《蘋果》接獲投訴,指該店每朝均派員推着水車到大廈停車場男廁,從寫着「星巴克咖啡店專用」的水龍頭駁膠喉取用食水。投訴人指該廁所狹窄,擔心有細菌,關注星巴克從廁所取水會否有衞生問題,並認為星巴克咖啡售價不菲,應使用優質水源。

 

食環署:違規並發警告

記者連續多天到上址偵查,確認每朝約9時至中午12時,星巴克職員會多次來回推着一部近一米高的金屬水車,利用職員通道往距離咖啡店逾70米外的停車場廁所,取水時職員會用膠喉接駁廁所專用水龍頭,把食水灌滿水車後運回咖啡店,再經過濾後用作以沖咖啡,排污時職員會用另一部水車把咖啡店污水推回廁所傾倒。
食環署上周五接獲有關投訴後到該店視察,事後回應指該店「取水的方法及地點不符合規定」,已向負責人發出警告,要求立即糾正,又謂之後會再跟進及採取適當行動。本報昨日訪問多名中環白領及星巴克顧客,他們幾乎一面倒批評星巴克從廁所取用食水做法不當:「就算有過濾,我都接受唔到……點知有冇人監察?」
香港星巴克發言人強調,上述廁所內水龍頭供應的是食水。對於為何要從廁所取食水,她解釋2011年租用中銀大廈大堂營業時,上址已沒有直接水源,故惟有從中銀提供的最近水源取水。但她強調水車使用的水箱是密封及會定期清潔消毒,食水並會經過先進的過濾系統確保乾淨才使用。但星巴克為釋除公眾對事件的疑慮,該店上周五起已改用蒸餾水,不會再到廁所取用食水。星巴克又表示正尋找一個新的水源。星巴克發言人指,香港並無其他分店從廁所取用食水。

星巴克:過濾系統完善

星巴克強調其食水過濾系統完善,但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對從廁所取得食水的衞生仍有疑問,因廁所內難免有細菌,而一般食水過濾系統未必能完全殺死細菌。據網上資料,一般廁所較常見細菌包括大腸桿菌及葡萄球菌。
負責中銀大廈管理事宜的新中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回應稱,中銀大廈供應的食水均符合水務署優質食水的標準,大廈亦按水務署建議定時清洗水缸及測試水質,連續多年取得優質食水計劃的金證書。並謂物業管理公司在租出上址時,已向租戶明確表明沒有直接水源供應,租戶製作食品時需確保符合香港食物安全條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30529/18276022)

中銀大廈大堂

Starbucks 竟然要去公廁攞水沖咖啡固然是黐Q線,仲有2年來它其實是一蚊水費都不用付,公廁水是我們納稅人找數,但一杯杯 Starbucks 咖啡就賣成30多40元!

但在我們全城插爆 Starbucks 的同時,中銀亦應該要被鬧爆!3歲小朋友都知道沖咖啡要用食水,中銀明知道個位無自來水,為什麼硬要搞一間 Starbucks?是因為在大廈加一間咖啡店會令自己的形象高檔點嗎?如果我是在中銀大廈上班,除了想聲討 Starbucks 外,我會更想為我兩年來飲的公廁水咖啡追究中銀。





嗱渣

30 05 2013

譚振聲「挾持」學生會戶口

【本報訊】港大學生會前評議會主席譚振聲「落莊」後,仍向滙豐銀行報稱為學生會戶口簽署人,「挾持」港大學生會戶口至今。早前已就此事報警求助的新任學生會會長鄧日朗,昨到滙豐銀行遞交文件,希望盡快啟動戶口,惟銀行稱必須由譚振聲主動向銀行取消簽名才成事。

自行申請做簽署人

港大學生會的滙豐銀行戶口,現約有儲備3,000萬元,只能由教職員擔任的「榮譽司庫」和學生會代表同時簽名,才能動用學生會款項。2月底已被評議會罷免的前評議會主席譚振聲,在新學生會4月「上莊」後,竟續以學生會負責人身份向滙豐銀行出示文件,成為港大學生會滙豐銀行的戶口簽署人之一。
鄧日朗上周五已就譚振聲成為戶口簽署人事件報警,他昨與學生會成員再度往滙豐銀行遞交文件,其中包括會議記錄,期望盡快取消譚的簽名,讓新任學生會成員可動用資源,包括向屬會提供撥款,用作支付活動開支。
不過,銀行職員昨日稱,除非譚振聲主動取消,否則銀行現階段無法單方面取消譚的簽名。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430/18244687)

港大學生會 欠數萬街數

【本報訊】有3,000萬元儲備的港大學生會,因被上屆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擅在學生會戶口加上自己名字,令會方無法動用資金,出現財困,正向大學申請貸款100萬元應急。學生會會長鄧日朗稱,目前有數萬元「街數」待清還,亦要籌備新學年迎新活動,旗下如《學苑》、校園電視等或因資金不足而癱瘓。港大正研究是否貸款予學生會,或要下月中才有回覆,學生會不排除要籌款。

最快年底才收到新會費

遭罷免的前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早前在學生會戶口加入簽名,變相凍結現屆學生會的資金。鄧日朗昨稱,學生會要最快11、12月才收到新學年會費,但9月開學前,除要舉辦迎新營,亦要印製註冊日小冊子等宣傳品,開支甚大。他表示,早前周年大選補選,印製選票等涉款數萬元開支,仍待找還。
學生會約兩星期前向校方提出借款100萬元應急,雙方昨再開會。鄧稱,學生會每年開支約200萬元,欲向學校借半年開支應急,已提交財政預算報告。他引述學生事務長周偉立指,校方要先釐清是否可以作為借貸人等問題,暫未有答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529/18275640)

譚振聲  VS  鄧日朗

人仔細細就已經玩到咁「嗱渣」的手段。聽講某程度上是因為舊莊跟新莊政治取向不同。見到香港這種凡事政治化的趨向,真是覺得好厭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