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十一):火山之國

精彩的 Greenland 旅程,很快就結束了。回顧這五天的旅程,是意想不到的奇妙,大自然風光原來真的可以是這般如詩如畫,漫天遍野的冰山可以是如此震撼得來平靜。「不枉此行」這四個字來形容,絕不為過。 不過,現在其實只是這次旅程的中站!我們還有近一星期的行程在冰島呢! 冰島是著名的火山島國,你還記得2010年冰島的 Eyjafjallajökull 火山爆發,大量火山灰吹到歐洲,癱瘓了歐洲的航空交通幾星期!今天的冰島仍然有30個活躍的火山帶 — 「活躍」不代表短期內會爆發,但卻不能否定有一天這些火山帶會如沉睡的獅子甦醒,再一次隆隆的噴出熱辣辣的溶岩!而根據我們在冰島碰過的幾位導遊所講,島上另一個著名火山 Katla 已經有97年沒有爆發,比平均的週期長,即是任何時候它都有機會做一個 long overdued 的爆發! 我們在冰島的第一個行程,就是穿越被不少旅遊網介紹為必看首選的 Landmannalaugar。由於途中會經過一段又一段火山地形的路段,普通的私家車是走不了的,一定要坐那些個車軚幾乎高過你個人的四驅吉普車,而且最好是可以攀山之餘又能涉水的!你看看以下這幅相就會明點解啦! 這個 day trip 的司機兼導遊是望上去似冰島古惑仔的 Gummy,但實情他是一位攝影藝術家!認真是估你唔到!我事後才發現,去 Landmannalaugar 這段路所見到的火山景色,原來是我們在冰島見到最原始的,那些黑沉沉的火山灰地形,感覺就好似去了另一個星球。   襯上綠悠悠的苔蘚 (moss),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荒涼美。其中有一個位置,我們望出車窗外的山幽,我以為自己是望著一幅油墨畫多過一個真實的景色;換著是一位古代文人,見到如斯景色一定會詩興大發,奈何小弟只是一個肚子裡沒有墨水的小混混,想唸兩句古詩扮吓才子的能耐都沒有呢! 剛才提到「綠悠悠的苔蘚」,竟然可以在這些像炭灰的火山岩上生長,可見它們超橫強的生命力。不過,Gummy 跟我們說,其實它們是比我們眼見脆弱,如果我們一腳踩下去,它們可是要十年或更長時間去重新生長呢!所以 Gummy 再三叮囑我們,要一步一小心! 來 Landmannalaugar 除了欣賞這些火山岩的自然景象外,當然還有它的自然冰島式溫泉。跟大家在冰島必去的 Blue Lagoon 不同,這個在山谷當中的小溫泉,是這裡天然地貌當中的一個小池,兩旁有源源不絕的地熱水流入。這裡沒有職員等候跟你收錢,只有一個為方便遊行的露天更衣間;只見那些本地人,有理無理就將衣服脫光,絲絲然的走進溫暖的泉水,然後露出一個 kimochi~~~ 的表情。我們當然都唔執輸,快快脆換了泳衣跳入水!這種跟大自然最親密的接觸,比起在 Blue Lagoon 時更有風味。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十一):火山之國

十五年前已把編碼課程定為必修科的一間大學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早前表示,希望編碼課程能在十年內成為中學課程中的必修科,小弟舉腳贊成。學習編碼 (programming) 是一個十分實際地學習邏輯思考 (logical thinking) 的練習,肯定對學生的批判性思考 (critical thinking) 有所得著;而且當你寫一個程式時,出現問題要 debug 近乎是必然的,在今天這個「贏在起跑線上」、「唔輸得」的潮流下,讓小朋友學習如何面對挫敗再振作,應該是一個很好的鍛鍊。 莫議員的這個提議,令我想起了自己十五年前到美國升學,入讀 Carnegie Mellon 的一件趣事。時至今日,香港人仍沒有多少個認識這間學府,我當年都是誤打誤撞下,因為一位好朋友入了去讀,才發現原來這是一間「好code得」的大學,在計算機科學 (computer science) 上與人人知曉的 MIT 齊名!小弟當年的學校成績馬馬虎虎,無緣入讀它最勁的 computer science,只能掹車邊修讀 information systems。 讀 information systems,亦要寫 code,所以第一個學期已經要必修 programming 101 的課堂學 Java,這一點不驚奇。奇就奇在,從其他的同學仔口中才知道,原來不論你是讀 business、economics、science,還是 design、architecture、drama,都是必修這門 programming 101 的,而且是不合格就不能畢業!這對那些一心來讀文科、以為一世不用再掂數理化的同學們,簡直是晴天霹靂,比死更難受!還好因為人人都要讀,所以教這科目的教授奇多,很自然可以找到功課和考試都比較手鬆的教授;而且這裡全校都是電腦奇才,或威逼或利誘(或色誘…)都可以找到槍手「指導」功課。不過,到學期末的終極大考,要入電腦室寫 code 考試就無得避啦。仁至義盡的教授都只可以事先張揚幾條考試題目,講到明到時就從中揀一條,同學們在考試時間內即場寫個程式出來。這班同學唯有死死氣死記每題的編碼,考試時硬生生的背誦出來,認真辛酸。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十五年前已把編碼課程定為必修科的一間大學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十):沒有最 hea,只有更 hea 的 boarding pass

我相信大部份朋友都搭過飛機,見過登機證 (boarding pass);即使你未搭過飛機,現今大把人喜歡自己去旅行幫張登機證影相再放上臉書炫耀一下,有點印象了吧?一張正常的登機證大概是這模樣: 這次我們從倫敦去冰島的 Reykjavik 時,搭一間叫 WOW 的廉航。廉航呢家嘢,慳得就慳,所以這樣一張比較簡陋的登機證都不是太驚奇:   登機的資料就只是印在一張白紙上,不過斷估都大概知道每一行所代表的資料,沒有大問題。 到我們有 Reykjavik 搭飛機去 Greenland 的 Ilulissat 時,張登機證又是與別不同:   望上去就像你去超市購買後張收據,不過航班號碼、登機時間等資料都有,我們只能話張紙 hea 咗D囉! 你以為這就是我所講最 hea 的登機證?這就錯了!以下這張是我們由 Ilulissat 回程到 Reykjavik 的登機證:   無花無假!我們就是拿著這張 memo 紙上機。如果你見過比這個更 hea 的登機證,SHOW ME!I will buy you a round!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十):沒有最 hea,只有更 hea 的 boarding pass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九):飛越冰河

來到 Ilulissat,可以見到這些嘆為觀止的冰山景象,全因它旁邊就正正是已被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 (UNESCO World Heritage) 的 Ilulissat Icefjord 每日源源不絕的泵出大大小小的冰山。這個又名「Kangia」的冰川,芳齡25萬歲,三圍是60km (長) – 6km (闊) – 1km(深),傳聞當年 Jack 跟 Rose 被逼「You jump I jump」,就是因為架 Titanic 撞上了又 Kangia 產出的冰山。有看過套電影的人都會問:咁大座冰山又點會睇唔到撞埋去?!無錯,就真係睇唔到!因為大多數的冰山,三分之二都是在水裡面,所以以前未有先進雷達前,真是很容易中招!至於隻船一撞就散有無涉及偷工減料的問題,又是後話了…… 這一片超過4萬公頃的冰川,是世界上最活躍的冰川,每日以40m的速度移動,每年就出產460億立方米的冰山 (老老實實,我真是想像不到那是多少…) 而 Ilulissat 就正正是這些冰山流出海洋的出口,所以在這裡連夏天都看到這麼壯觀的景色。跟世界各地一樣,Kangia 都因為全球暖化的關係,融化得越來越快,所以個出口比小弟的髮線上升來得更厲害!看看下面這幅圖,就可以見到 Kangia 由1850年開始個冰川邊旁一直向入移,即是塊冰川雖然應該是夏天融化,冬天再結冰,但結果是融化成水的速度比結冰快,冰川的面積減少,以前本來是冰的地方已經長期變成海的一部份。 本來,我們訂了乘搭直昇機實地上 Kangia「踩場」,可惜連個天都唔鍾意我,當天早上大霧瀰漫,能見度太低而被逼取消;我們行程又太緊逼,再下一次起機時我們已經離開了 Greenland。唯有退而求其次,在我們離開 Ilulissat 當天早上,坐上小型飛機飛越 Kangia 冰川,在高空遠眺這片冰地。 我們由 Ilulissat 機場起飛,見窗外風光由一間間小屋慢慢變成一大片荒蕪的土地,再漸漸見到這些啡色的陸地一步步被白色的冰川蠶食,到最後眼裡就只有一片白海。 不要以為這些冰川就只是一塊超大的雪地,白朦朦一片;其實一直飛,我們見到這些冰川上的地形都一直在變。有時候一大片平坦的冰片,上面有著縱橫交錯的裂痕;有時候是一片井井有條、一段一段的冰山脈;有時候卻變成毫無章法的一高高低低冰山谷;又有時候看到一個大湖與它的彼岸 — 只不過眼前所有都是被厚厚的冰封了;有時候還會伶伶仃仃見到一片冰做的高原,鶴立「冰」群!           不要以為剛才所見到的全都只是白色的,在這裡都夾雜了不少其他的色彩。首先是啡色,不是因為像我們城市中的冰雪被人為弄髒了以變色了,而是因為這些冰山在移動時曾經來了個鯉魚翻身,上下倒轉了,所以本來藏於泥土的部份反了上來,連帶把沾上了的啡色泥土也重見天日了 — 不要問我這怎麼可能,因為我也覺得很神奇! […]

Read More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九):飛越冰河

共享經濟的二毛錢

  最近三色台的財經節目探討共享經濟 (Sharing Economy),還介紹了幾間香港的本地薑。有點手痕,讓我也分享我的「二毛錢」 (my two cents) 全球對共享經濟的嗤之以鼻,源於 Uber 和 Airbnb 的急速冒起。普通人對這種嶄新的經營模式有點驚為天人的感覺;想創業的就有如18世紀去舊金山的淘金者般,眼裡看到是遍地黃金的機會。 首先,共享經濟的要點是「共享」兩字,現在有一些公司的營運模式是先買了一些貨品,再分租給客人,這就不應該被分類為「共享」。例如我發現香港越來越多人喜歡玩 boardgame,但認為一盒一盒的 boardgame 需要太多空間存放,而且一班人聚在一起會時時想玩新的 boardgame,所以我看到了商機,買入一些好玩又受歡迎的 boardgame,再放上網,讓用家足不出戶,用滑鼠按兩按就可以租得到,幾方便!概念上好像很新頴 — 沒有人想過 boardgame 都可以租,實在太創新了!不過這跟我們以前去 blockbuster 租電影其實又有甚麼分別?而且最大問題是未能享受到共享經濟的最大優勢:免卻存貨的投資和風險。 第二,是不是所有東西都值得「共享」?雜物房裡面的士巴拿你一年用多少次?書架上的書你一年讀得了多少本?衣櫃裡那些上年的名牌手袋買的時候價錢不低,就這樣放著多浪費!如果能夠拿出來共享,又環保,又可以賺少少租金,你說多好! 一把廿元卅塊的士巴拿,我自問與其上網尋找肯共享的朋友,倒不如快快脆落街買一把吧!價錢太便宜的東西,共享的價值並不高,因為去租借或放租所需的時間和心血,與得益不成正比;正如一般人會否因為兩個街口外的超市罐汽水平兩毫而行多5分鐘呢?至於萬萬聲的名牌手袋,莫說是租給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就算是朋友,不是很熟很熟的你都未必肯借啦!每一個都是心肝寶貝呢!當然,你可以話:有租金收番喎!不過,如果租借那位有意無意倒了杯茶落個袋,又或者弄花了,點算?「特別版來的,現在有錢到買不了,你怎樣賠給我!」搞這樣的一個共享平台,除非你可以為這樣一個袋買保險,否則做中間人的風險極大。你看 Uber 最重視的,不是平台上有多少架靚車出租,而是要買一份為全世界所有經 Uber 營運的汽車都覆蓋的保險!否則有甚麼事,不論是法律上或金錢上,多多都不夠賠! 還有一點是,一個共享讓大家家中雜物的平台,實際上可以「成交」的量有多少?如果在香港搞得起,可以將這個模式面向世界,發大來搞嗎?最慘是做得高不成低不就,做又無乜增長前景,摺埋又覺得好浪費,到時就真的只能大嗌兩聲「雞肋!雞肋!」 小弟當然認為共享經濟有著無限的商機,不過首先是要尋找到一些值得共享的東西。衣食住行四大範疇中,「住」和「行」是比較高消費的活動,但同時間都已經有很強的經營者,還有突圍的空間嗎?在「衣」和「食」又有沒有商機呢?現今的大趨勢是越來越多人選擇做 freelance 而不去打死一世工,在這方面又有沒有人才共享的發展機會呢?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共享經濟的二毛錢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八):鯨魚鯨魚… 你係邊度呀?

9月中不論到冰島還是 Greenland,看鯨魚都已經是水尾,有好些鯨魚團9月頭就停辦了。不過難得來到點都要碰碰運氣! 今次帶我們出海的是 Captain David,有30多年開船經驗。David 告訴我們,在 Ilulissat 附近有太多浮冰,鯨魚不太喜歡,所以我們要先駛離這個範圍,這大概用了我們個多小時。在我們坐到有點麻目之際,只見 David 突然停了隻船,拿起面前的望遠鏡四處觀望。有料到?? 我們很心急的望著 David 望出去的地方… CHER~~~ 得海鷗幾隻之喎!David 望了大概一分鐘,放下望遠鏡,一邊繼續開船往前行,一邊告訴我們,要找到鯨魚的蹤跡,第一可以看看會否突然有一群海鷗聚集,因為那些海裡大概有食物,可能亦吸引了鯨魚;第二是尋找鯨魚噴出來的水柱,通常它們出來透氣的話不會只噴一次水就回去,而每次上水噴氣之間就相隔大概10分鐘。 有著這些貼士,我們四個人就東南西北、前後左右各守一角,聚精會神地尋找著 David 所講的這些「線索」!望了10多分鐘,望都眼都朦埋,無嘅?!名乎其實的「影都無」!我們這個鯨魚團時限為4小時,是以時間計的,就算看不到鯨魚都不會有回水;現在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差不多要啟程回航。這時 EC 就用上了《Inside Out》Sadness 的語氣說:「應該都係睇唔到㗎啦……」去「勉勵」大家。就在大家一起歎惜的時候,坐在船頭的譚虫突然指著前方大叫:「Is that the water spout?!」David 立即拿起望遠鏡… 「OH YES!」 之後就全速向噴水處開過去! 正如之前所講,鯨魚每次噴水之間都會有大概10分鐘的滯緩,而隻鯨魚當然就不會企定定係度,乜都唔駛做啦!所以我們都不肯定它會不會又在水底裡游走了。這10分鐘的等待可真漫長…… …… ……「見到啦!」譚虫又再大嗌一聲,我們立刻向她的方向望去 — 大概20米外見到一隻、兩隻鯨魚,一邊噴水一邊露出那弧形的背脊。 David 說這兩隻是 fin whale,是 blue whale 之後大二大的鯨魚,通常比較怕醜;它們每次都只是上一上來露個背脊給我們看,有時候加送兩條水柱,之後又落到水裡,如是者重覆了三、四遍,最後它們噴了幾吓水就溜走了。 臨尾中番個尾彩,咁都睇到鯨魚,真係好好彩呀!雖然整整四小時裡面真正看到鯨魚的時間大概只有10分鐘,但原來看到的一刻真的是會感到十分興奮!看著那兩個背脊 + 兩條水柱,我們在船上就似小朋友般在「嘩嘩聲」大叫,可能條鯨魚見到都會有一點莫名其妙!   雖然已經看到了 fin whale,但睇鯨魚這事情我們又點會介意睇多幾次!在去看 Eqi Sermia 冰川的回程時,我們就請肥仔船長幫幫忙,看看會否咁啱遇正隻鯨魚出來散步,肥仔船長爽快答句「No problem!」 由於之前已經看過了 […]

Read More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八):鯨魚鯨魚… 你係邊度呀?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七):Eqi Sermia

來到 Ilulissat,不論你是好動的年輕人還是在享受人生的中年人,一個必去的景點就是位於 Ilulissat 以北100公里的 Eqi Sermia。 Eqi Sermia 又有「calving glacier」的稱號,是一片超過100米高的冰川,它的特別之處是你可以坐船去到好接近它,近距離觀看平日在海裡面見到的冰山,是怎樣由冰川轟隆轟隆的跌出來! 由 Ilulissat 坐船到 Eqi Sermia,大概要2小時。當我們開始可以遠遠的眺望到它時,卻是肥仔船長最緊張之時,因為這時候雖然夏天剛過,但在這裡整個範圍都是滿滿的浮冰!只見肥仔船長聚精會神地將隻船左拐右拐,避開那些大塊的浮冰,船的速度也越來越慢。有時候他在無辦法之際,會索性把船開上塊浮冰上!!!用重量真真正正的「將冰山劈開」 (無謂再抑壓心底愛~~~),殺出一條血路。   終於,我們來到 Eqi Sermia 的面前,導遊 Debby 話我們雖然未至如與它是零距離,但大家都只是相距一公里咁大把。   眼前這塊高高的冰壁,已有二十萬年歷史,除了水上過百米的高度外,水裡面亦有超過七十米深。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 — 碌大雙眼等 — 等冰壁上有冰山跌出來。當這些冰山跌落水時,會發出如打雷般的巨響!不過就像閃電和打雷的關係 — 當你聽到雷聲時那「電」已閃了良久,因為聲音的傳播是比光慢;而同樣地當你聽到冰山落水的巨響時,那些冰已經跌了落水一陣子。不過,仍然有一樣東西比這些聲響再慢一點,就是這些落下的冰山所產生的浮波,你會再過好一陣子才感到好像有隻大船在旁邊經過泛起的波浪,有時都會幾 chok!所以,要看跌冰,不能依靠聲音,只能靠自己雙眼望實眼前這五公里連綿的冰璧…… 那裡有異動呢?!想用相機怕下這時刻,就更加要眼明手快,一見到有動靜就立刻拔槍「chap chap chap chap」的射過去!   其實,如果有時間,還可以在冰川旁邊的營地過夜,那裡有幾間小屋招待遊客。白天時可以走到去冰川旁以高角度望過去,晚上又可以在冰璧的陪伴下看星看月亮,當然還有可能望到夢寐以求的北極光!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冰島少冰綠島不綠之旅 (七):Eqi Serm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