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我對一隊5戰得2分的球隊中仲有期望?

如果你熟識我,應該知道是哪一隊。 利物浦。 2005年奇蹟地奪得歐冠後,利記中興了幾年,2009年對新特蘭的一個沙灘波,標誌著一段黑暗時期的開始。 今個球季新班主 John Henry 大刀闊斧炒了利記的 legend King Kenny Daglish,請了去年在史雲斯出名打短傳的 Brandon Rogers。雖然去年史雲斯剛升班打得令人驚喜,但Brandon 哥始終只得一年 track record,是龍是蛇真的好難講。現在開季打了5場聯賽,先得那2分咁大把,排尾3,理應好擔心…… 不過,事實上我除了間歇性有少少憂心外,其實都幾安心。第一、見到咁多年 underperform 的利記,其實早已經是0期望,所以都無諗要開季踢得點樣點樣好爭冠軍。 第二、除了第一場輸西布朗0-3之外,每一場真的是見到越打越好。在前場有壓迫性,後防不再是差幾腳回傳龍門再大腳踢上去,推進時已經慢慢見到短傳滲入的初形,現在最大問題是這種踢法甩波後被人打快速反擊失波,前線有控球但轉化不了成入波。但整體上是讓人感到熱血沸騰和有曙光的! 第三、頭5場波有3場是硬碰 Big 4 其中3隊曼城、阿仙奴和曼聯,雖然只是1和2敗,但每場波的賽後評價都不錯,如果以這種表現對中下游球隊,應該有得贏! 第四、蜀中不夠大將,Brandon哥願意放手一搏,讓小將們出頭,對球隊是好事。你總不能像曼城般買兩隊正選番來踢呀!搞好青訓後又不給小將機會出場,又有何用? 我希望班主 John 跟我一樣看得出班波是在適應中進步中,認真給Brandon哥多一點耐性,讓他可以繼續堅持他的足球信念,重新踢出80年代利記稱霸時那種細膩足球!

Read More 點解我對一隊5戰得2分的球隊中仲有期望?

去峇里的飛機上,坐在我旁邊的是……

當然是當今足跡滿天下的強國人啦! 老朋友小登科,小弟當然全力支持去峇里做兄弟!國泰每日得一班機去峇里,所以好鬼死難訂位!早3個月 travel agent 已經跟我說只剩下幾個位,再遲的話可能要排 waitlist 啦!有無咁多人去峇里玩呀…… 去都機場閘口,明晒!半班機是強國人!怪不得怪不得… 上機前我已經估坐在我旁邊的會否是強國人,這次可是真真正正的不幸言中!!一位50來歲、穿著老土 polo shirt 加吊腳西褲、口講我只能聽懂五成的重口音普通話的大叔坐在我旁邊的 aisle seat。 Well,又不是第一次搭飛機,只要他不是有臭狐侷死我其實都只是幾小時的航程。本來班機已經 delay 了個多小時,我們上機後還坐了大半個鐘才起飛。又未有 inflight entertainment,悶悶地瞌著了…… 矇矇矓矓間有隻手肘批了我的手臂一下……. 又一下…… 搞乜?原來強大叔請我食雞翼!奇在正常人這樣子碰到你通常都會下意識縮一宿,強大叔一點兒也沒有!大大隻雞翼繼續頂著我的手臂!我可不能夠就這樣輕易將我的「領土」割讓,這個互相頂住的姿勢維持了好幾分鐘,直至我被頂到完全清醒了,索性伸手去拿報紙讀。 起飛不久,空姐開始派餐前小食和飲料,強大叔一手接過花生,一手拿出他自備的保溫壺,向空姐要熱水。空姐的手推車上沒有熱水,跟強國人講了句「先生,請等一下」,向前推一格繼續派花生。但強國人不知是聽不到還是聽不懂,一手拉著空姐的手袖,又問一句「小姐,我要熱水」,我睇到眼都突埋,空姐轉過頭仍很禮貌向強先生解釋:她的手推車上沒有熱水,待會兒拿給他。專業! 食完花生,空姐幫強大叔加了熱水後,一個貌似領隊的男人走過來,將一份已經填好的入境表格交給強大叔,叫他照著填。強大叔二話不說、頭也不望的將他的保溫壺一手放到我的桌子上,還剛好插在那個放塑膠杯凹了的小圈圈當中,自己拿起筆慢慢填拿表格。 在看電影的我認真是呆啦咗…… 好似我張枱都是屬於他的,隨時可以讓他「徵用」…… 釣魚台是中國的!這張枱是小弟的!!我要宣示主權!!! 無… 這句台詞最終我無講出口。反正我只是在看電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讓我做個大方的香港人吧!@.@

Read More 去峇里的飛機上,坐在我旁邊的是……

東歐遊之廿四、臨別慢跑多瑙河 (完)

9天的行程轉眼就過,來到最後一天。雖然昨晚上了 Citadella,又因為坐不到尾班電車所以都幾夜瞓,但布達佩斯 (Budapest) 的多瑙河 (River Danube) 這次說再見後不知何時才能跟你重遇!所以我就決定趁 Cam 還在被竇裡眠眠之時,早早出來沿著這詩情畫意的多瑙河跑個靚步! 可能因為袋著鬼咁大部的 Galaxy Note,又或者時差的關係,跑得其實有點慢,比自己目標跑少了一座橋。不過無所謂啦,just relax!! 晨早又再次在河邊經過國會大樓,在晨光之下看感覺又有點不同。 這條北邊的 Magaret Bridge 這幾天一直都沒有機會經過,今日專程安排一開始就經過它過河,包保不會錯過! 遠眺 Castle Hill 我昨晚就是搭唔到你!!今日我跑步,你請我都唔搭,哼! 回程本來想走再南點的 Liberty Bridge,不過因為跑得慢不夠時間所以就由 Elisabeth Bridge 折返。 Google Earth 認真偉大!雖然我帶任何 GPS 去計自己的途程,但我在 Google Earth 上一 plot 就知道自己當日行行走走共8km,還可以弄這個跑步路線 3D rander 版! —————————————————– 好啦,我這個死唔斷氣的東歐遊記終於完了!即使大家覺得唔多好睇、唔多吸引都好 (我相信大家一定唔會咁諗啦!),東歐真是十分迷人,high recommended!!

Read More 東歐遊之廿四、臨別慢跑多瑙河 (完)

東歐遊之廿三、多瑙河藍色夜景

雖然我們的食物行程已經劃上了「完美句號」,但不代表我們的東歐之旅這樣就完了!在我細妹的強力推介下,我們晚飯後登高去看布達佩斯 (Budapest) 的夜景。 雖然我們出發前已看清楚起點和終點的位置 (在地圖上),但中間如何走上去我們可是一舊雲一點都不知!真有點像走進黑洞的感覺。沿著山腳行上去,離開了馬路基本上就再無街燈,我們只能靠山上照下來的燈光和自己手機當電筒揾路。行到分岔路又無指示牌,唯有選擇似乎方向上走向山頂那地標雕像,或者聽見那一面有人聲就向那方向行。我們行了15、20分鐘都還未到頂,心裡帶著一絲絲懷疑、不知應繼續行還是縮沙之時,幸好在前面見到一對情侶,心想跟著走應該錯不了多少! 果然,錯是錯了點 — 我們兜了去山頂的另一面再走回來,但終於成功上到了 Citadella 看夜景!如果比較那種燦爛程度,當然不能與香港這顆東方之珠相比;但人家布達佩斯得天獨厚有多瑙河 (River Danube) 貫穿其中,配上後天加上的幾條橋,確實是另一種美。 可能是我倆用了太多時間精力上山,在死不執輸、「仲唔影番夠本?!」的想法下喪玩相機、腳架、快門、捕光等…… 務求拍出一張完美的夜景照!結果?我們在山上食了個多兩小時西北風,食到連尾班電車都走了!走落山腳後 (落山時發現果然有快得多的捷徑!),再要在半夜行個多小時回酒店!還好,沿途都有不少讓我們燒菲林的景點繼續影! 晚上燈光襯托下的 Chain Bridge,跟 New York 的 Brooklyn Bridge 有得比呀! 匈牙利的國會大樓,非常宏偉!當我走到它的正正面前,拿著相機用長曝光拍了幾張照,突然之間鏡頭裡暗了一大截,乜事??原來晚上1點多鐘,它就會熄燈!下面張照片就剛好是在熄燈之時拍的,所以變成了半光半黑!

Read More 東歐遊之廿三、多瑙河藍色夜景

東歐遊之廿二、係正宗匈牙利餐!

整個旅程的「最後的晚餐」,當然要食好D! 來到東歐這幾天,好吃的西餐食了不少,不過始終好像差了一點點… 好似就是不夠地道。 所以這天我們落到酒店大堂,跟 receptionist 講,我們要吃最地道的匈牙利菜!他立刻從櫃桶拿了一張 1000 匈牙利福林的餐廳 coupon,話這間:掂呀!還在我們的地圖上畫了個地點。雖然 Mr receptionist 講得滿腔熱誠,但由於這一張 1000 的coupon,反而令我有點戒心酒店只是幫那些友好餐廳派 coupon,隨時還收個回佣。不過既然我們人生路不熟,又無好D的選擇,就試試啦! 雖然帶著一張已經劃好位置的地圖,但餐廳位置實在有少少僻,我們都反覆找了幾個街口才找到。 作為一個時刻保持警覺的典型香港人,我們當然首先在門口看看餐牌再從窗口打量入去:有一桌類似在吃 family dinner 的十來人在窗旁的長枱有講有笑,好似食得好開心。其實無論餐廳的外牆和內裡的布置都有一種很歐陸風情的酒把 feel…… …… 下著大雪的黃昏,男人剛收工,雖然已經帶著手套但還是忍不住向雙手輕輕吹出熱氣。在昏暗的橫街不知道走了多少個街口,終於望見遠處有一間燈火通明的店。男人像找到希望般加快腳步走向燈光,來到門口時二話不說推開寫著「Firkasz」的玻璃門… 「鈴鈴鈴!」除了掛在門上發出歡迎顧客的鈴聲外,店內傳來輕快的手風琴聲和無數的人聲,當然還少不了籠罩著整個店的 vodka 氣味… 男人會心微笑了…… …… oh sorry,讓我太豐富的想像力分了心!LET’S GO IN! 一入門口,左邊是吧枱和放滿了烈酒的酒櫃,右邊一進入用餐區就見到一位大叔在鋼琴前彈著輕快的調子帶動著整個餐廳的情緒。大叔見我們走進來,從從容容手不離琴邊彈邊望上來向我們點頭打招呼。 一坐下侍應阿叔就問我們要不要杯 palinka 漱漱口。要知道 palinka 有如是「匈牙利茅台」,成40多50度!我們早兩晚吃飯時跟那女侍應吹水時聽她說,匈牙利人是在餐前喝這 palinka,心想未食飯咪已經飲醉?!似乎她講的無花無假! 我們兩條香港麻甩佬代表當然不可示弱映衰香港人,飲咪飲,怕你呀!好彩只是 shot glass 咁細杯!飲落肚辣得要死,喉嚨似被烈火消毒了。 主菜點了這個 Cam 最喜歡吃的 goulash 和鴨脾,味道都不錯,但不是太大驚喜。不過鋼琴阿叔絕無欺場,一直在彈著 live music 贈慶,氣氛搭救! 講番剛剛在門口偷望進來時那張長枱,我一邊吃都有一邊八卦他們在慶祝什麼。憑我的推猜,原來是家族裡的小兒子大學畢業,他們三代同堂一起慶祝。 作為9天旅程的最後一餐晚飯,都可算為我們的旅途 (在食物上) 劃上完美句號。 […]

Read More 東歐遊之廿二、係正宗匈牙利餐!

東歐遊之廿一、最愛旅行行超市

去旅行,除非你去住三五七個月,想用最短時間去感受該國文化,逛超市逛街市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之前在布拉格 (Prague) 和克拉科夫 (Krakow) 都無時間逛,到了布達佩斯 (Budapest) 終於可以邊看 Great Market Hall 這景點邊逛街市! 根據旅遊書所講,Great Market Hall 其實亦是很多本地人「買餸」的地方。Great Market Hall 建於1896年,3層高的超高樓底是三角頂建築,兩邊都是大大塊落地玻璃,天然光晒進來非常光猛,望落其實幾似歐洲的火車站。 一走進 Great Market Hall,旁邊兩行賣的是蔬果肉類等典型街市食品,正中心一行多是遊客必買手信如鵝肝、醃肉醃腸、匈牙利酒、調味品等,總之一定可以讓你買夠手信返歸送給親朋戚友! 2樓賣乾貨手信,例如T-shirt、擺設、手袋等等,還有幾間匈牙利快餐讓你醫肚。至於地庫就是賣海鮮,可惜我們去的那天是星期六下午,他們逢週末只開上午,我們「追車尾」只見到幾個正在收舖的海鮮檔,無緣見那些新鮮海鮮。不過,地庫除了海鮮外,也賣醃漬物,即是好似中國人那些醃青瓜、咸酸菜之類。其實走過這個匈牙利街市就發覺他們留傳下來的傳統處理食物方法跟中國很相似,就如醃肉 vs 金華火腿、醃橄欖 vs 醃青瓜。不過我們中國人就無匈牙利人咁有童真,你看看下面這兩幅照片,一盒盒的醃物特意用不同的蔬果做出笑臉!望著那一整個櫃的哈哈笑,真的讓人會心微笑! 除了 Great Market Hall 外,我們到 Castle Hill 時也見到逢週六週日才擺檔的跳蝨市場,也別有一番風味。例如這檔巧克力店之前就沒有見過,為了滿足 Cam 要幫靚靚 sales 留倩影我們就買了幾粒試試。原來匈牙利的巧克力不是勁甜就是勁重酒味,Cam 嫌太甜吃了一粒就耍手擰頭,我食到差點兒被那些超級甜味搞到痰上頸! 當然一定會有的又是這些醃肉醃腸。這裡其實賣得比 Great Market Hall 還要便宜,據說他們是直接從城外的小鎮拿過來賣。我自己就不是特別好 Salami,這時專家上身的 Cam 說這類賣的價錢只是香港 Citysuper 的五份之一!!搞到我都感到唔買實在太執輸對唔住自己,跟 Cam 分了半條醃腸! 結果?回到香港大概吃了這半條的半條就因為放得太久發霉了……

Read More 東歐遊之廿一、最愛旅行行超市

泛民,你們愧對市民呀… 尤其是你呀,公民黨!

2012立法局選舉塵埃落定。在地區直選,泛民拿下100萬票,佔總數的55%,但最後結局是35個議席只是以18:17險勝建制派。公民黨幻想陳淑莊、余若薇可以一張名單拿兩席徹底 (係徹底!) 失敗,直接簡接連累民主黨李永達老貓燒鬚…… 我們香港市民盡了我們的責任,100萬人站出來給你們泛民投了票,結果是你們人為的戰略錯失,全香港市民要繼續陪伴泛民在立法局苦戰! 建制派「齊心協力」,配票配得近乎完美,民建聯出9張名單,拿9個議席。港島區為例 (我住港島區), 曾鈺成明明可以穩陣大勝,鍾樹根選前調查只是「機會均等」爭末席,結果曾鈺成只有36,000幾票,連民主黨的單仲偕都不及;但鍾樹根輕鬆拿到33,000幾票,無驚無險排第4安全入局! 民 建 聯 配 票 成 功 九 張 名 單 全 入 局 再看「超級區議員」,這個有300萬選民的組別戰線太闊,民建聯的地區式配票不易,相反民主黨可以大規模式配票 — 港島區九龍東投涂謹申,其他三區投何俊仁,加上馮檢基早早告急的策略成功,結果3人分票平均,將去屆地區直選票王劉江華踢走,5席中搶得3席。這種6:4的議席比例才是泛民應該做到的,但可惜他們之間毫無默契,贏了形勢輸了比賽,確實是愧對我們這一班選民! 人民力量與其他泛民鬼打鬼都算啦,但其他各泛民都只是懂得各自為政,人人得一招 — 打告急牌!人家建制派可是陪你打告急牌之餘又實實際際在背後做統戰和配票的功夫。你可能話泛民那裡像建制派有那麼多人力物力?講錢講地膽是不可比,但你們有比建制派足足多20萬票的選票資源呀!建制派少票所以配票要做得極準,泛民其實有票多是可以承受大一點的 margin of error,仍可以達到目標。而整個佈局最大問題是公民黨一意孤行,港島區、新界西都想用以老帶新的一張名單爭兩席,結果一敗塗地,票多到瀉但各名單都只能一人當選,兩張名單各自白白浪費了30,000票!30,000票呀!在新界西,余若薇不但入不了局還犧牲了民主黨的李永達和陳樹英,民建聯一聲「Thank you!」第9張名單都得米了! 佈錯了局也算了,但在公佈選舉結果其間訪問了陳淑莊、余若薇、梁家傑,全部否認是部署錯誤!他們認為自己是盡心盡力,失敗了無話可說;陳淑莊還言之鑿鑿說選民應該投給自己的選擇而不應做「配票」行為。大律師呀大律師,你們這些公義的說話就留在法庭上講好了,現在大家是在玩政治,接受「需要配票」的政治現實吧!就好似踢波,對手有實力又有戰術,你們話只要踢天才波就夠打了!可能你們公民黨覺得每區一席已經是達標,陳余兩人再搶到議席是 bonus;但你們可否為香港的公義著想,香港人切切實實需要泛民你們這些議席去抗行保皇黨。你們可否告訴我,兩張明星選票共拿了140,000票但只得兩席,有什麼用?令自己覺得公民黨的氣勢夠勁?但當未來4年有一次泛民不夠票去擋住政府的惡法時,你這所謂氣勢又有屁用?可否收起你律師的傲氣,聆聽別人,承認錯失? 再深入一點,由 Day 1 公民黨已經知道這兩張名單的情況是搏一搏,希望「保一送二」。分拆做4張名單不大可行,因為郭家麒和陳家洛知名度不足 (我之前只識紅花會那個陳家洛…),所以各張名單1分2不代表可將70,000票均分。與其入賭場搏兩鋪大細,沿用上屆成功搶兩票的余若薇拍陳淑莊戰港島、再將陳家洛拍郭家麒戰新界西是否安全得多?以余陳兩人的雙明星效應,今年港島再拿兩席的機會真的不少;再利用公民黨的名氣搏新界西都仍是「坐2望3」,勝算高得來不會浪費選票。當然,這是「馬後砲」式分析,但今天不學精,2016年又會否是死牛一面頸,重蹈覆轍? 最後,民主黨今次疲態畢露,青黃不接的現象極嚴重,如果不好好反省,做好基層工作,到連何俊仁、劉慧卿等人都要退下來之時,我真是唔知你點算?!

Read More 泛民,你們愧對市民呀… 尤其是你呀,公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