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凍極光之旅之 (七):北極光呀!!!

上回講到我差點兒凍死吊車上,千盼萬盼終於被「吊」到上山頂的 Abisko Sky Station,一落吊車立即衝入旁邊的木屋裡。經過5分鐘的 defrost,我終於回魂過來!要把握時間出去捕北極光!!

在我回魂之時,談虫和鄧雞早已經衝了出去。我出了木屋,見旁邊的山坡已經是人頭湧湧,但因為大家都為了看北極光將燈光減至最低,所以見到的只是一個又一個黑影。那個累積了大半年雪的山坡其實都幾斜,四周都沒有圍欄,如果有人失足一冼其實真的可以直線碌~~~ 下去,都幾危險。我和 EC 摸黑一仆一碌地,憑著只有我們四人才聽得懂的暗號 — aka 廣東話 — 終於找到談虫和鄧雞。

我抬頭向山的右方望去,見到在漆黑中帶藍的天空中,鋪了一層綠色的紗,淡淡的,若隱若現。

莫非,這就是北極光?

這真的是北極光?!

嘩!我們咁好彩,第一晚上山就已經見到北極光!!!

我立即從袋裡將相機拿出,手指冒著寒風 set 腳架… 這時候你就明白為什麼我之前話要事先好好摸熟部相機,因為你要摸黑將腳架和相機 set 好,最多用頭上的頭燈稍稍照一照。搞好後事不宜遲,立即開始影北極光!我知道要開大光圈和較無限遠焦距,但不知道應該用多長的曝光時間才是最完美,唯有不斷試,30秒… 45秒… 50秒… 1分鐘…… 天空上的北極光時強時弱,而且範圍亦不斷變遷,所以每影一張可能又要轉一轉相機瞄著的方向。

第一晚就見到北極光!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我想我拍了大概十多二十張吧!談虫和鄧雞已經覺得太凍要回木屋取暖。我就想爭取時間多拍幾張,因為之前拍到的,有些因為太黑我望不清楚拍的方向,結果或太高或太低、或太左或太右;有些因為摸黑當中一些 setting 搞錯了;又有些剛好有人在前頭行過、或者有人用紅色頭燈閃過以令我的照片多了一遍紅色,都不能用。所以真正可以收貨的照片其實不多。只不過暴露在這零下廿、三十度的室外真的唔講得笑,談虫和鄧雞回木屋後不久我也支撐不住要入屋再次 defrost 自己了,defrost 完再衝出去拍了一會,時間已經差不多,要準備坐吊車下山了。

回到山下,我們由吊車站走回我們住的小屋,沿途都隱隱約約見到天上的綠光。就在我們行了十多分鐘剛到小屋的門口時,OH MY GOD!!!不得了,漫天都是北‧極‧光!!!仍不算是十分強,不過這時的北極光覆蓋面比山上見到的還要大!大家都覺得很興奮,立刻拿出家生,就在小屋前的馬路追著那遍北極光影呀影。這次的北極光時而由左至右佈滿你整個眼簾,而且有更多強烈的動態;時而有一點像流星般突然往下飛,留下一條長長的尾巴;最漂亮的一下,亦剛讓我好好彩拍到的是,那遍北極光剛好形成了一個反轉了的「C」字,Amazing~~~

一個「C」字形北極光

我們由山上走回屋時,見到漫天都是北極光!

第一晚就見到北極光,勁開心!個 trip 已經是值回票價,YEAH!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