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凍極光之旅之 (十三):瑞典人 vs 芬蘭人

雖然瑞典跟芬蘭彼此相鄰,但我發覺兩個國家的人的性格卻很不同。讓我由在兩地兩程夜晚揸雪車 (snowmobile) 的經驗說起。 在瑞典 Kiruna 的第一個晚上,我們就是跟之前提過的靚仔混血兒 James 揸雪車去睇北極光。(詳情:極凍極光之旅之 (九):尋找 Kiruna 的他鄉故事) 同團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一大班來參加婚禮的英國人,包括新郎哥新娘子。到了起點,James 打開了儲存著overall、頭盔、手套等裝備的倉庫,讓大家自己入內挑選,自己就忙著去準備一架一架的雪車,怎樣揀合 size 的裝束,其實都沒有解釋過。見大家都穿好裝備,很簡單的跟大家講解了架雪車怎樣噠車、怎樣加速、怎樣落 break 等等,再說說笑的講他會開慢點擔保大家第二天可以安全出席婚禮,大家笑嘻嘻的就出發。 幾晚後我們來到位於芬蘭的 Rovaniemi,又參加了一個晚上揸雪車去睇北極光的團 (為了 maximize 我們能看到北極光的機會,我們參加了好幾個類似的團!) 領隊哥哥 (忘了他的名字) 等齊人後,就帶大家進入店內的「四大機關」!每個機關都有兩三名職員嚴陣以待…… 第一關由一個手瓜起展的男人把守。每一個進來的客人,他打量一下就會到衣架上拿下一件合身的 overall 給你;當你還好像隻蛤蟆般嘗試將那件穿了一半就 stuck 住的 overall 穿上時,第二關的短髮少女已經過來問你鞋的號碼!過了頭兩關,來到另一間房放滿了一個個的頭盔。但在你揀選你的頭盔前,第三關的高大男孩會首先確定你已經帶上一個可以遮蓋著整塊臉的「鬼面罩」,有些人嫌麻煩問可否帶頂冷帽算數 — 唔得!外面很凍你一定要帶個鬼面罩!OK OK,帶就帶啦,再帶上個頭盔,就來到第四關,拿你的手套和給工作人員最後檢查全身的裝備。   當大家都穿好衣服,齊齊出去上雪車。領隊哥哥就跟 James 一樣向大家講解如可駕駛這架雪車。不過他就講得更仔細,例如轉彎時應該如何將身體微微向你轉的方向壓下去令架雪車更貼地;他還說雪車噠著後引擎超噪,所以要教大家慢駛、停車、起行等手勢,方便大家沿途用手勢溝通。講真,得那七、八架車,大家又不是開得快,都用不著這般認真吧?   ****************************** 由這兩個例子,可以睇得出瑞典人比較 care free,有一點「天跌落嚟咪當被冚」的感覺;而芬蘭人就比較有規律,事事有根有據有系統。對於兩個就只是彼鄰的國家,性格上有如此大分別,實在是有點驚訝。不過話說回頭,原來芬蘭文跟瑞典文不是來自一個語系,代表兩者其實是來自兩個不同的民族;而且聽說芬蘭雖然位於北歐,但他們其實不願承認自己為 「Scandinavia」的一份子。   再講一個例子說明瑞典有多「care free」。話說 Abisko 那個我差點就凍死的 Sky Station,(詳情:極凍極光之旅之 (六):我會像阿 Jack 一般凍死嗎?) 除了好x凍外,那個山頂木屋外面看北極光的位置,其實又斜又冼,但整個山頂我見不到任何安全設施或欄杆。如果有人冼腳,又或者站不穩向下碌,真的隨時可以一直碌下去,後果可以是幾嚴重!當時我忙著看北極光就什麼都不理啦,但現在回想過來都有點牙煙!因為當晚我有幾下都不是企得太穩冼一冼!

Read More 極凍極光之旅之 (十三):瑞典人 vs 芬蘭人

極凍極光之旅之 (八):要看北極光就要狠心走北點

自從我們在 Abisko 的第一晚就看得到北極光,大家鬆一口氣,因為用了咁多錢總算沒有白費!而且不其然的變得有點囂,覺得「原來都唔係好難睇得到啫~~」,早知不用預留八、九天在北極圈內捕北極光啦!心諗睇到第五、六天時隨時睇到悶!! 世事又何來咁簡單! 在 Abisko 的第二天,就已經因為天氣不佳,整天都積著厚厚的雲層,連星星都看不到,更何況是北極光!不過我們都不以為然,心想之後的日子天氣好了又會看得到,還一心想會否有機會見到北極光之王「極光崩離」! 之後我們在瑞典的 Kiruna、芬蘭的 Rovaniemi 等地方前後逗留了五晚,晚上參加了好幾個團到郊外等北極光,結果除了在 Kiruna 的第一晚,在結了冰的湖邊看到不太強的北極光外,其他日子丁點兒都看不到!是丁點兒都看不到!!!白白食了好幾晚西北風! 起初我們天真的以為只要天晴氣朗就見得到北極光,但食了幾天白果後我們就知道這是太低估了北極光了!加上沿圖聽了幾個看北極光的「悽慘」故事: 1)一個新加坡人2年前來到 Abisko,逗留了整整兩星期,兩星期都看不到北極光。今年決定再來兩星期搏一搏; 2)一個台灣人已經連續7年、年年到 Rovaniemi 看北極光,7年來都看~~不~~ 到~~ ,今年3月尾將再來第8年。 我們終於明白能夠在第一晚就看得見北極光是一件何其何其幸運的事!簡直應該要齋戒三日,再劏雞還神!如果我們好像那個新加坡人或者台灣人那樣,肯定全程感到灰到無朋友! 經過這個由輕視到深深明白看北極光的難能之處的心路歷程,我以過來人身份對有興趣將來去看北極光的朋友有以下忠告。 由於北極光是太陽粒子撞向大氣層時產生,所以它的出現是十分地區性。起初我以為只要當晚有太陽粒子撞向大氣層,身處在北極圈內就可以像看到星星般見到北極光,但其實不是!星星是在離開地球很遠很遠的宇宙之中,所以全地球看到的都是一樣;但北極光只是出現在離地最多3000公里的大氣層,北極光的「地域性」應該更似天空中的雲 — 你在香港和廣州看到的雲已經是不一樣! 所以,如果你決心要看到北極光,我勸你索性狠心點,要去就去到最北的城市看!如果我們可以再策劃一次,我想我們會選擇在 Abisko 多留幾天,因為有好幾天我們在網上見到 Abisko 是看到北極光的,但我們身處較南的 Kiruna、Rovaniemi 卻真的一點都看不到,就算用相機曝光曝足一分鐘都還是沒有!結果每次用了成千元參加這些看北極光團換來只是幾條香腸、一杯咖啡和吃不盡的西北風!多浪費!

Read More 極凍極光之旅之 (八):要看北極光就要狠心走北點

極凍極光之旅之 (七):北極光呀!!!

上回講到我差點兒凍死吊車上,千盼萬盼終於被「吊」到上山頂的 Abisko Sky Station,一落吊車立即衝入旁邊的木屋裡。經過5分鐘的 defrost,我終於回魂過來!要把握時間出去捕北極光!! 在我回魂之時,談虫和鄧雞早已經衝了出去。我出了木屋,見旁邊的山坡已經是人頭湧湧,但因為大家都為了看北極光將燈光減至最低,所以見到的只是一個又一個黑影。那個累積了大半年雪的山坡其實都幾斜,四周都沒有圍欄,如果有人失足一冼其實真的可以直線碌~~~ 下去,都幾危險。我和 EC 摸黑一仆一碌地,憑著只有我們四人才聽得懂的暗號 — aka 廣東話 — 終於找到談虫和鄧雞。 我抬頭向山的右方望去,見到在漆黑中帶藍的天空中,鋪了一層綠色的紗,淡淡的,若隱若現。 莫非,這就是北極光? 這真的是北極光?! 嘩!我們咁好彩,第一晚上山就已經見到北極光!!! 我立即從袋裡將相機拿出,手指冒著寒風 set 腳架… 這時候你就明白為什麼我之前話要事先好好摸熟部相機,因為你要摸黑將腳架和相機 set 好,最多用頭上的頭燈稍稍照一照。搞好後事不宜遲,立即開始影北極光!我知道要開大光圈和較無限遠焦距,但不知道應該用多長的曝光時間才是最完美,唯有不斷試,30秒… 45秒… 50秒… 1分鐘…… 天空上的北極光時強時弱,而且範圍亦不斷變遷,所以每影一張可能又要轉一轉相機瞄著的方向。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我想我拍了大概十多二十張吧!談虫和鄧雞已經覺得太凍要回木屋取暖。我就想爭取時間多拍幾張,因為之前拍到的,有些因為太黑我望不清楚拍的方向,結果或太高或太低、或太左或太右;有些因為摸黑當中一些 setting 搞錯了;又有些剛好有人在前頭行過、或者有人用紅色頭燈閃過以令我的照片多了一遍紅色,都不能用。所以真正可以收貨的照片其實不多。只不過暴露在這零下廿、三十度的室外真的唔講得笑,談虫和鄧雞回木屋後不久我也支撐不住要入屋再次 defrost 自己了,defrost 完再衝出去拍了一會,時間已經差不多,要準備坐吊車下山了。 回到山下,我們由吊車站走回我們住的小屋,沿途都隱隱約約見到天上的綠光。就在我們行了十多分鐘剛到小屋的門口時,OH MY GOD!!!不得了,漫天都是北‧極‧光!!!仍不算是十分強,不過這時的北極光覆蓋面比山上見到的還要大!大家都覺得很興奮,立刻拿出家生,就在小屋前的馬路追著那遍北極光影呀影。這次的北極光時而由左至右佈滿你整個眼簾,而且有更多強烈的動態;時而有一點像流星般突然往下飛,留下一條長長的尾巴;最漂亮的一下,亦剛讓我好好彩拍到的是,那遍北極光剛好形成了一個反轉了的「C」字,Amazing~~~ 第一晚就見到北極光,勁開心!個 trip 已經是值回票價,YEAH!

Read More 極凍極光之旅之 (七):北極光呀!!!

極凍極光之旅之 (六):我會像阿 Jack 一般凍死嗎?

山長水遠去到北歐,為了保證我們不會看不到北極光空手而回,我們在 Stockholm 稍稍停留了兩日就向北上,到深入北極圈內、位於北緯 68.35 度的 Abisko 去捕北極光。 在北歐三國當中,要看北極光的話,去挪威的就到 Tromso,去芬蘭就到 Inari,去瑞典就到 Abisko! 去到 Abisko,在晚上你只需找一個漆黑空曠的地方,向北望就隨時可以見到北極光!當然你也可以參加一些夜間團帶你出去「追光」,通常這些團會先揸雪車 (snowmobile) 出去一些郊外的地方,那裡會有一間小木屋,領隊會生個火,為大家煮個簡單的晚餐充飢。幸運的話,你就可以在那小木屋外見到北極光!不過我這次旅行去了幾個這種雪車團,我的感覺是揸雪車是主,看北極光是副 — 因為來回兩程用了很長時間。所以除非你住的地點是太光看不到北極光,我覺得不必日日都跟這些團。 而在 Abisko,除了這些雪車團外,你還可以去 Abisko Sky Station。 話明是 Sky Station,當然它是在「天空」上 — 要坐 sky lift 上山頂。Sky lift 說穿了就是平日你滑雪時坐上山的 ski lift。Sky Station 的開放時間是晚上 8-12,而且如果風大雪大,有可能安全理由停駛。因為上面地方有限,所以也是要預約的,而且都不便宜 — 每人 SEK 695 (HK$868),齋上山;如果想在上面坐定定食埋個晚餐,盛惠 SEK 1595 (HK$1993)!我們在 Abisko 留兩晚,也只是第一晚訂到上 Sky Station。 當晚我們8時多去到 sky lift 入口,已經是將帶來可以穿的全穿在身上。不過接待處的姐姐望了我們一眼後,都是要我們在它們的衣帽間中再穿一件 overall。什麼是 overall?它就是一件頭由頭笠到腳,你可以想像它是雪地上的潛水衣,目的是將你體溫發出的熱力困住,保持你的溫暖。 […]

Read More 極凍極光之旅之 (六):我會像阿 Jack 一般凍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