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ession

神父,我有事情要 confess 呀… 昨日,食完午飯,我正行去搭地鐵,見到一位長髮女子在我前面走。作為一個男人,我下意識地向她的背面打量打量:灰色套裝,不知是 Gucci 還是 Chanel 的大大個黑色皮包……「嘩,3吋斗零踭!真係行路都要小心d!」 就在我心裡面剛剛講完個「d」字,視線還未離開她那斗零踭時,「啪嘞」一下,就見到她右邊的斗零踏歪了,整個人向右跪了下去,連左邊的另一隻鞋都因此鬆了出來。 看見這情境,我有一秒鐘的 reaction time:我心想應停下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但我又想:「佢可能唔想知道被人見到P了K咁嘅醜態咁『攞』…」我稍一猶疑,就已經從她身邊走過了! 不出五步,我已經覺得內疚我竟然就這樣掂行掂過,但當下我亦無勇氣走番轉頭去變相承認自己剛才的涼薄,結果我就這樣好無良心的一走了之。 我相信那位長髮女子最多只是扭傷腳,應無大礙。但整件事情我對自己就這樣「見死不救」走咗去,好失望。 神父,我現在誠心懺悔,神可以赦免我的罪嗎?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Confession

揾命搏高爾夫球團

一月廿日,晴。氣溫十三至十八度,十分適合打高爾夫球。 我們一行二十多名學生跟隨阿Sir安排的高爾夫球團北上廣州打波。早上八時多便浩浩蕩蕩在皇崗乘旅遊巴出發!車程大概2小時不夠。 我們在車上傾傾講講,不知不覺就在公路上走了個多小時。 大概差不多到了,旅遊巴在公路上出了出口,走了一段,突然停了下來。大家在一段段談話中靜下來,齊齊向前望發生什麼事。年輕的司機小哥話走過了個路口,就在一條都不算少車、只得兩線單程路倒車向後行。咁都得?? well,在內地,我想這是見怪不怪吧。 倒了大概一百米左右,司機小哥將車停下,入番一波,再扭個90度,右轉入一條無鋪石屎的泥路。我見條路窄得連旅行巴都只能僅僅駛入,路口又沒有任何球會的指示,心想:「真係呢個路口?!」 好明顯我們全車都是英雄 — 英雄所見略同 — 大家都開始竊竊私語。坐在前頭的同學於是問了司機小哥一句,他回答道 (國語):「GPS說是這樣走的。」 大家望著條路,都對司機小哥的話有點半信半疑,亦有曾經到這球會的師兄們說:「從來無走過呢條路。」 司機小哥懶理我們這班港燦,勇字貼在車頭繼續向前走。起初都見到一些小屋在路旁。但再走了一段路,我們已經陷入一遍荒山野嶺當中!坐在前頭的阿Sir不斷的向司機小哥說:「不對路,掉頭!掉頭!」但司機小哥繼續向前駛。 路面除了越來越窄外,還開始有「之」字灣,左右兩邊已經不時被兩旁的矮樹敲打我們的車窗。司機小哥也不得不將車慢下來,小心翼翼望清楚。一位瞓足全程的同學都終於被架車「躉」醒,望出窗口時打了個突!我眼見有好幾個位置個轆都只是好勉強的留在路上,一不小心就隨時會掉下去!到時究竟只是陷了半個轆下去還是整架車會被拖下去,真的很難說!!! 大佬,我嚟打波啫,唔駛揾命搏呀! 這時候我從旅遊巴右側的座位跳到左邊!點解?因為如果條路真的不夠寬有個轆要掉落坑的話,司機小哥為了自己的安危,會本能地預留足夠位置讓自己身處的左轆留在路面,右轆跌落坑!這樣子當然是左邊的座位安全點! 見到司機小哥這麼的執著,有師兄於是都拿出手機看看幅 GPS 地圖究竟搞乜?這時我聽到有人大叫一聲:「唔係信錯咗蘋果幅地圖呀嘛??」 「咦,條路真係去球會喎!」一位師兄揚起他的手機說。「我哋仲有百幾米就出返條大路,就到球會啦!」我望向師兄的手機,螢幕上代表我們的那個藍點在一條迂迴曲折的小路上,左右兩面「白璽璽」什麼都沒有。不過,不遠處確實是將連接到一條大路,大路的另一面就是球會的建築群。 正當大家心裡面舒一口氣,心想:「點都好啦,到咗就得啦!」旅遊巴突然又停了下來… 又什麼事?! 「有舊大石係前面攔住咗呀!」 #$*#@%#*$ WHAT THE HACK?? 我走向車頭一望,好一塊好Q大的石頭噢!我估我們十個壯男都搬不動!!眼見球會近在咫尺,但這塊頑石這時竟然膽敢在此攔路!!!都是阿Sir處變不驚,說道:「大家落車!我哋自己孭番球包行過去!」他再下車跟司機小哥說:「我們訂了時間打球不能遲,你慢慢去找附近的村民幫忙吧!不用急,你有五、六個小時慢慢的搞。」我估司機小哥聽到這都可能是呆L咗,雖然就這樣丟下他有點不仁,不過這都可算是他咎由自取的。當我們不斷的叫他掉頭之時,他這位哥兒卻死要面子不肯認行錯路,死不掉頭,終於真的來到這個「死胡同」! 一行二十多人又再浩浩蕩蕩的拖著各自的球包,用自己雙腳走過去球會。入到球會門口時,那幾位「實Q」還以為我們這班人是白撞的!那裡有人會行路入球會?? 雖然經過了驚心動魄的車程,大家總算是準時來到了球會,還趕得切食個 lunch 才去出發台開波。至於在出發台上呆等了一個小時才有得開波,又是後話了。       oh… 你想問架車最後點?聽講司機小哥找了兩個村裡的小鬼做人肉倒後鏡幫忙睇位,我也不知道他是咁厲害全程倒車出去,還是倒車到一寬敞點的位置掉頭,總之黃昏時候架旅遊巴準時在球會出現了啦!

Read More 揾命搏高爾夫球團

打住喊露睇《一代宗師》

「啊… 你睇咗《一代宗師》啦,好唔好睇呀?」 這一個問題,其他電影好易答,但用在王家衛的電影,永遠都是一個問號。 不如這樣做個比喻:周星馳的電影,好唔好睇呀?大家都見過一些死硬派粉絲可以將各套星爺電影的經典台詞朗朗上口背出來,但亦有人會話他的所謂「無厘頭」狗屁不通,簡直是不知所謂!王家衛的電影,有一班死硬派粉絲大呼是大師級 (多數是影評人,仲要係外國個隻),亦有人會話「都唔知佢拍乜!」(多數是普羅大眾) 或者,就是這些能製造這兩面極端反差評價的電影人,才有資格去被吹捧為「大師」!! OK,到我這個都幾喜歡看電影的小人物講:《一代宗師》是打住喊露的幾好睇。 咁即係點?!?! 有聽過或者睇過王大導拍的戲的朋友,應該知道他隨除了出名拍片慢之外,他的電影本身都好慢,所… 以… 入… 場.. .前.. .一… 定… 要… 做… 好… 心… 理… 準… 備… 套… 片… 的… 情… 節… 是… 很…… 慢……… 的………. 通常睇王大導電影還有另一個難題 — 睇唔明。這次拍葉問的故事,題材所限,只是慢,但一定睇得明!唔明的,都因為睇過「宇宙最強」的兩套葉問自己可以為劇情對號入座! 情節上,除了葉問頭一場雨中以一敵n的大戰 (即是梁朝偉在雨中定了格那張海報) 有點無厘頭之外,其他都十分正路:宮二向葉問挑機為父親報一戰之仇、馬三因為變節為日本仔賣命殺死師傅 (宮二的爸爸)、宮二不惜犧牲一切都要為父報仇等等。絕對睇得明啦! 不過,王大導當然會在其他方面保持著他一貫的風格:超多近鏡大頭、set n個鏡頭不同角度拍一場戲、接近完美的場景加上又朦又清的拍攝手法、極盡講究的道具與佈景 (包括茄哩啡) 等等。我曾經聽一個節目主持講笑的話,《一代宗師》要拍十年 (其實拍是只拍了三年,其他時間是王大導做資料搜集和演員們事前學功夫),因為拍一個雪景,拍了一天,王大導結果只肯收貨幾分鐘的片,第二天又可能無乜靈感停機不拍…… 搞搞吓雪季過了,拍唔晒,要等下年。到下年冬天,王大導發現個雪景變了樣,無辦法,去年的片唯有全部不要,又要由頭拍過…… =P 這是真還是吹水我唔知,不過有一樣就應該是真。 王大導的風格是很喜歡做特寫,所以從來只可以找來一班美人來做主角。梁朝偉、當年的哥哥張國榮當然是不二之選;章子怡可能未必個個鍾意,但無可否認她的輪廓確是美,化一個淡妝都可以拍大頭。還有就是因為連打的部份都要大特寫,加上王大導對武術的尊敬 (making of 講嘅),幾位主角很難用替身,自然要認認真真花幾年食夜粥學真打!所以他們各人都花了很長時間去正式的拜師,張震還愛上了八極拳,訓練有成參加全國比賽贏了個一等獎!可惜的是,張震雖然是海報上「四人幫」之一,但他的演出被剪剩兩場不太相干的戲,希望將來可以在傳說中的4小時 director’s cut 裡面睇番他被剪掉的戲份! 講了一大堆廢話,好似還未講到「打住喊露」和「幾好睇」!打住喊露是因為套戲真的去得好慢好… 慢…,所以雖然我無悶到瞓著,但都忍不住一邊睇一邊狂打喊露!同時間我又幾欣賞這電影不論在情節還是道具、佈景的鋪排 […]

Read More 打住喊露睇《一代宗師》

師兄,你算得什麼?

話說1月1日商台《叱吒》頒獎禮,話劉浩龍 (師兄) 等了7年先有得出碟,再等了8年先有機會上《叱吒》個台,憑《爛命鴛鴦》摘下「專業推介叱咤十大第六位」。上了台還要「實踐承諾」向好友藍奕邦及周國賢下跪。 其實,又什麼特別?尤其是在今年的《叱吒》。 根據維基百科: 「林保怡加入娛樂圈以前,曾經為消防員,後因覺得消防工作沉悶,轉為投考加入警隊,成為警員,服務4年。另外,13歲開始參與業餘樂隊,15歲左右為半職業鼓手,18歲成為一位歌手的鼓手。由於有音樂的底子,在結束消防員和警員的工作之後,曾任唱片公司的製作統籌,1987年得到葉德嫻賞識其歌唱才華介紹入行。」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E%97%E4%BF%9D%E6%80%A1) 大家記唔記得,其實林保怡係唱過歌,仲前前後後出過9隻碟!(又係維基百科講嘅) 咁計落,林保怡先至係今界苦等最長的「歌手」(雖然他在得獎時話他是「演員」) — 他自1987年,共等了26年才憑「年少無知」得到第一首《叱吒》歌,還要是「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的大大大獎!!! 你話,相比之下,不論等的時間和獎的份量,師兄,你算得什麼? =P

Read More 師兄,你算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