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購了匯賢產業信託 – part 2

上次我羅列了4大原因認購香港首隻人民幣計價股票匯賢產業信託 (87001.HK),有跟開股票的就知道我這次完成「中伏」,它上市至今已經跌了10%有餘! 我不是財經演員,不需要「隱惡揚善」- 吹噓自己的得意之作,忘記自己失敗之師。只是希望無人讀了我的大作而荷包有所損傷!所以大家最好都是讀了小弟的「偉論」後千祈不要跟我買賣,這樣子我會無咁大壓力! 早兩星期在 iMoney 讀到一篇關於匯賢上市情況的評論,與我的分析方向一致,有人認同,輸錢的心情都好番少少。唯一分別是人家看勢色不對已走了貨,我就選擇繼續坐艇當收下人民幣息啦!

Read More 我認購了匯賢產業信託 – part 2

米蘭站的超購神話與香港人的巴黎悲哀

全城熱爆的新股二手名牌店米蘭站(1150)脫穎而出,一舉擊敗天津    港(3382),奪下本港史上新股「超購王」桂冠(見附表),再次證明零售股實為本港散戶心頭所好。據市場消息透露,米蘭站公開發售超購逾2100倍,凍資超過580億元,亦是年內新科「凍資王」,認購人數達9.5萬。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10516/4/ocbk.html)   請大家先不要太興奮,米蘭站的IPO集資金額只是2.7億港紙咁大把!前兩日我看報紙頭版講一名惠州來的女子,她收到老公的西九天際屋做情人節禮物,都已經是3.45億啦!香港人這些吹噓「超購王」的新聞真是「笑大人個口」! 作為trend following的朋友 (The Trend is your Friend!),我當然混水摸魚跟風胡亂抽一番。就正正因為人人都早知它會超級超購,所以明明只想買$100都堯會借足9成孖展抽$1000。一來反正孖展息口仍然極低;二來當人人都借但你不借時,你僥倖的話可能分到一手半手,黑仔的話可能一股都分不到;三來即使你傾家蕩產地借孖展,這樣子超購,你肯定不會分到比你的本金多而要補倉*,所以做成一種spiral effect令所有人都會去認購比自己想要數目多很多的股數,搞搞下咪搞了隻超購王出來!   賣二手手袋的米蘭站令我想起香港女士們對手袋的瘋戀令LV、Hermes、Birkins等都成為了香港人去巴黎的必到景點。但可憐香港人卻是這些店中的悲劇人物。 回想十多廿年前,香港人在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LV門外已經會碰到一群一群的內地同胞。有些會蹲在地上「奀奀腳」鬆弛筋骨;有些會高談闊論,聲音大得連聾的也能聽見;有些會「kak-tu」一聲吐出好一把飛劍到地上…… 當香港人走進店裡,店員看見香港人的黃皮膚就很自然認為是跟他們是一伙的,眉頭一皺,態度好極有限。 廿年光景過去,我們中國富強了!今時今日你再到巴黎的LV,那些sales看見內地人走進店中,雙眼簡直就像鑲了兩個會發光的 $$,要他們拿著個痰罐來serve都OK!黃皮膚的香港人當然也滔滔光。 那個眼帶 $$ 的 sales走過來,很隨意的問到: 「Where do you from?」 「We are from Hong Kong!!」 香港人有點自豪的答完這句後… 出事啦!那個sales 眼中的 $$ 立刻熄燈,態度180度轉淡,改為用帶點鄙視的眼光望著香港人。雖然法國人字典中沒有「港燦」這詞語,但從那sales的眼神中可以深深感受到被人「兜口兜面」大嗌一聲「港燦」的感覺是怎麼樣。   大陸人窮的時侯,香港人被矮化;大陸人富的時侯,香港人被歧視。你說悲哀不悲哀! 我們都是到巴黎… 站買手袋算了! *舉個例說,如果你用$100做孖展抽$1000,當你分到比你的$100多的股票時 (say $150),你要上市當天補回差額予証券行 ($150 – $100 = $50差額)  

Read More 米蘭站的超購神話與香港人的巴黎悲哀

只怪當年我年少無知……

《華府》 自小我已知道中國人是「華人」,所以當我看到關於美國的新聞時,又聽到報導員哥哥不斷講「華府」、「華府」,我就覺得很迷茫。「點解美國人地方又用我們中國人的稱號?」「『華』字唔係代表我們中國咩?點解美國人又用得…?」 只怪當年我年少無知… 分不清此「華」不同彼「華」,這是「華盛頓」的「華」。   《唐寧街》 1997年前香港仍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新聞時常都會報導英國的政經事情,就似今天我們常常看到關於中國領導人的消息。通常英國首相接見外賓,都是在位於唐寧街10號 (10 Downing Street) 的首相府。小時侯看到這些報導時就會很奇怪為什麼堂堂首相府會坐落在「唐人街」 Chinatown?Chinatown不是很「兜茂」的地方嗎? 只怪當年我年少無知… 又沒有學好英文看英文台的新聞,分不清「唐寧街」與「唐人街」……   《電視財經新聞》 我自少就對數字很敏感,所以其實我喜歡看財經新聞中那些價格數字多於一般的新聞報導。看見些股票外匯報價就手指指話要買這個買那個。小朋友就是這樣,以為指指下就等於買咗。但最令我開心的是每次我買的都是會升的! 此話怎說?因為每次我看到的價格都是右邊比左邊高,好似咁: 左邊是昨天的價錢,右邊是今天的收市價嘛!當右邊的價錢比左邊高,便即是升了啦!我一直以來學習閱讀都是從上到下、左到右讀的,應該沒有錯的了! 只怪當年我年少無知…沒有「bid-offer」這concept……

Read More 只怪當年我年少無知……

抄雷曼的家 – 兩年之後…

4月初有幸得到兩張美國前財政部長 Henry Paulson 在香港論壇的門券,跟我那位真正的雷曼苦主朋友去聽一聽。 轉眼間雷曼被抄家已兩年了。今時今日,除了中環各銀行門口外每天繼續沒完沒了的「咚咚喳喳」外,香港的金融界大抵已經恢復正常。面對當年眼見雷曼陷水深火熱之中而不救的 Paulson,心中那份「恨」其實都消了七七八八。人始終都是要向前看。試問沒有他當天的見死不救,又那有今天 jailbreak了的 Plato呢? 雖然金融海嘯並不是當天論壇的主題,但負責主持的馮國經第一句就問 Paulson 當年為何救 Bear Stearns、救 AIG、獨不救雷曼?好!單是這個問題已是值回票價!   以下是我憑記憶整理 Paulson 的答案,可能有些少出入,請多包涵。 「大家首先要明白一件事,當年各金融機構相繼出事時,其實是包含兩種問題: liquidity issue & capital issue。Liquidity issue 指公司只是一時間的現金流問題,本身的資產水平是 OK 的。如果是 capital issue,情況就比較嚴重,基本上代表公司資不抵債。 Bear Stearns 出事時是有齊 liquidity 和 capital 兩大問題。而因為 Bear Stearns 只是投資銀行,而非有牌照的銀行 (註:有牌銀行才可以收存款),所以美國政府當時是沒有權力去動用政府的資金去打救它。可幸的是我們找到了 JP Morgan 願意收購 Bear Stearns,政府只需作擔保角色,才大步檻過。 到雷曼出事時,其實他們的狀況比 Bear Stearns 更加糟糕。我們當時想用同一個方法打救,所以雷曼破產前夕我們很積極跟美銀 (BoA) 與 Barclays 研究拯救的方案。但最後 BoA […]

Read More 抄雷曼的家 – 兩年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