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後,你在何方,Dick

Where Is Dick Fuld Now? Finding Lehman Brothers’ Last CEO By Joshua Green September 12, 2013 Aug. 29, 2013: Dick Fuld in exile “Hi, I’m Dick Fuld, the most hated man in America.” It was just after the crisis, and Fuld was making a rare social appearance at a party in the Sun Valley, Idaho, mansion of Jim […]

Read More 5年後,你在何方,Dick

抄雷曼的家 – 兩年之後…

4月初有幸得到兩張美國前財政部長 Henry Paulson 在香港論壇的門券,跟我那位真正的雷曼苦主朋友去聽一聽。 轉眼間雷曼被抄家已兩年了。今時今日,除了中環各銀行門口外每天繼續沒完沒了的「咚咚喳喳」外,香港的金融界大抵已經恢復正常。面對當年眼見雷曼陷水深火熱之中而不救的 Paulson,心中那份「恨」其實都消了七七八八。人始終都是要向前看。試問沒有他當天的見死不救,又那有今天 jailbreak了的 Plato呢? 雖然金融海嘯並不是當天論壇的主題,但負責主持的馮國經第一句就問 Paulson 當年為何救 Bear Stearns、救 AIG、獨不救雷曼?好!單是這個問題已是值回票價!   以下是我憑記憶整理 Paulson 的答案,可能有些少出入,請多包涵。 「大家首先要明白一件事,當年各金融機構相繼出事時,其實是包含兩種問題: liquidity issue & capital issue。Liquidity issue 指公司只是一時間的現金流問題,本身的資產水平是 OK 的。如果是 capital issue,情況就比較嚴重,基本上代表公司資不抵債。 Bear Stearns 出事時是有齊 liquidity 和 capital 兩大問題。而因為 Bear Stearns 只是投資銀行,而非有牌照的銀行 (註:有牌銀行才可以收存款),所以美國政府當時是沒有權力去動用政府的資金去打救它。可幸的是我們找到了 JP Morgan 願意收購 Bear Stearns,政府只需作擔保角色,才大步檻過。 到雷曼出事時,其實他們的狀況比 Bear Stearns 更加糟糕。我們當時想用同一個方法打救,所以雷曼破產前夕我們很積極跟美銀 (BoA) 與 Barclays 研究拯救的方案。但最後 BoA […]

Read More 抄雷曼的家 – 兩年之後…

抄雷曼的家 – 後記

想不到兜兜轉轉,這兩星期的亡命過山車終於走近終點。這兩週簡直就像「十四日不見如隔四十二秋」!那種大起大落全都是「foooooo~」一聲就過。可喜的是眾人縱使面對如此困難,不單沒有「大難臨頭各自飛」,反而互相幫助,我refer下你,你介紹下contact給我。兩位老闆亦很盡力幫得就幫,不是拍拍屁股走人。 這次我很用心逐隻逐隻字把整件事寫出來,我相信這是我人生中絕無僅有(呢D一次就夠啦!)和非常重要及難忘的一役。希望我能把那種難以形容的心路歷程透過對事件的陳述表達出來。 Last but not least,多謝忍受我這連篇冗長文字的朋友們,多謝關心我的朋友們,多謝send message給我的朋友們! 最後一個爛gag: 「今日唔知聽日事, 公司執笠話咁易; 雷曼次按係咁輸, 賤兔一夜變野豬!」

Read More 抄雷曼的家 – 後記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廿二日 (星期一)

終於過了這一個難捱的週末。今天早上急不及待dial in公司的morning meeting聽最新的發展。「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一個weekend突然殺出了Standard Chartered和Nomura,變成了3頭馬車爭雷曼,management並預計6小時內可能有結果。 既然大家都是無所事事,一於就去noon雀!Noon雀,afternoon mahjong也。這次已是我的第三次了:第一次是blackout period,唔trade得;第二次是06年12.27南亞海嘯,公司的internet全部失靈;這一次的原因都可說是最可悲了。 我們一行8人浩浩蕩蕩的去到CWB,正當大家殺得勝起,玩得興高采烈時,收到YH的SMS:「The deal is done」嘩!嚇人一跳!咁快?!仲驚人過食坎坎胡!大家本來諗住打番四圈先走,最後都決定在2:30pm便打道回府。的士途中收到D老闆的電話:「你們是不是整個team出去interview?」真係不知好嬲定好笑。不過老闆咁問到,真是心都離一離!都是快馬加鞭趕回去。 四時左右看見Nomura的頭子都走到來25/F,就站在我們座位後那corner位跟雷曼的高層寒喧一番。認真難為了我們,想扮勤力又無事幹,又無理由游手好閒,點好?唯有望著Bloomberg,望著Outlook,扮read緊唔知D乜!半個小時後,Nomura的management正式跟大家見面。大慨我的英文水平太差了,只是略略聽懂了他們說的一半,認真要去學學聽日本人的口音。大慨也應該從櫃底找那本我已忘記得七七八八的日語教材。 Management接受Nomura的offer,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他們願意承擔雷曼全亞洲2970名員工,反觀Barclays以為可以襟住搶,咿咿哦哦,揀呢樣揀個樣,誰不知殺出一個程咬金,哈哈!Standard Chartered則太新了,本身什麼infrastructure都沒有,所以只是99倍大冷門的陪跑分子。江湖傳聞(唔係內幕消息!),Nomura對於我們這一班孤兒仔亦十分慷慨。他們用了US$225mil去買我們的Asia operation,但另外放US$300mil到bonus pool,match我們去年的bonus。以今年的市況,收到去年的一半都已經偷笑,所以如果這傳聞屬實,大家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哦!

Read More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廿二日 (星期一)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廿、廿一日 (星期六、日)

心情很差的一個weekend。當我想專心update我的resume,再在週日下午駕車去一個寧靜的海灘想一想究竟該怎麼辦,自己又多手去搞我那部身體不太好的電腦。本來只想format C drive重新裝windows,竟錯手format了D drive!我的mp3、D-cam相呀!!!還好上兩週backup了大部份的相,損失才不致太過慘重……誰不知遇到老夫子漫畫最常見的情節 — 禍不單行,連本來已經「神神」地的E drive也突然暴斃,真是令我令我令我令我火上加油!即刻邊到都唔想去! 整個weekend結果就只是update了resume和不斷嘗試recover我那些不見了的data!

Read More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廿、廿一日 (星期六、日)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十九日 (星期五)

今天死命的在office撐到下午就是等Mr. Asia CEO五時正的townhall speech和晚上的team drink。還好股市今天風起雲湧,提供了最好的娛樂。延續了昨天像去年8.17大奇蹟日的走勢,怒升了1900點,連最重磅的中移動都被「移動」了15%,真是看得人目定口呆! 平常的townhall meeting都是要三催四請大家才慢慢的過去。今次他們佈下天羅地網,把所有的TV screen、speakerbus都現場直播,很明顯是想確保每一個角落的員工都聽到management的一番肺腑之言,期望能穩定軍心,最起碼在跟Barclays的negotiation完結之前,減低流失率。其實Mr. Asia CEO只草草講了5分鐘,講完等於無講。之後再公佈公司已正式委任KPMG為雷曼亞洲的清盤人,他們的阿頭趁機走出來打個招呼,實行先禮後兵,講一聲「打攪晒啦!」預先警告將會深入我方陣地進行清盤大行動。 黃昏的team drinks出乎意料的受歡迎,連平日少見的中國隊也踴躍參加!這次我們避走中環(敗家之將,費事撞口撞面都係識人),轉戰CWB Henry House,效果又不錯哦!Henry House的happy hour比較少人,所以我們很輕易就霸佔了兩張大檯。大家一起具杯cheers!時有點像「雷曼大班的最後一夜」,特別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大家除了談天說地,最火滾和最有共鳴莫過於談到PK Dick時了。大家頓時感到有了一個共同的攻擊目標,可以不停的插、插、插!另一邊廂,大家亦互相問侯前途如何打算。有幾位同事跟我一樣覺得似站在十字路口,對於是否該留戀這金錢世界? 整晚的高潮位當然是D老闆的出場!(咁大家不用擔心張單……)雖然D老闆在場令大家有點拘謹,但我相信眾人心裡都是很appreciate的。他這星期勞心勞力,真是如他自己所講「我為人民服務」。他告知weekend將會是與Barclays談判的關鍵時刻。其實今天下午trading的同事已過來收集我們的trade information,都知道這頭親事已到了進入直路階段的due diligence。究竟我們的前面是生機,還是死路?! 又要等週末之後下回分解……如果我心血少D,實變做思覺失調!

Read More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十九日 (星期五)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十七、十八日 (星期三、四)

這兩天大家都忙,當然不是忙做trade啦!公司都無啦,trade乜鬼呀!是忙於寫resume、見headhunter。所有人已經很大模斯樣地講手提電話,有重要來電時,便隨意走進一間無人的meeting room,關埋房門慢慢傾。我自己則不是很主動去找headhunter,反正各同事們的collective information是外面根本沒有工,headhunter大部份都是吹水多,實則是想攞料。況且就算有什麼openings,都不會三朝兩日見得成。現在是buyers’ market,他們一定好似揀西瓜,拿上手慢慢揀到最好的,再壓你價!另一方面,A老闆的看法是應該盡快在market中蒲頭,讓大家知道你的存在,you are in the game!聽落也有點道理。 不過我還是有點懶懶閒,weekend才update我的resume吧!其實,我也會想這是否「天意」,給我一個break去想清楚人生接下來的方向。畢竟已不知不覺間在這公司、這行頭三年有多,原本想多賺幾年錢,可以像Y同事般去試別的東西。誰不知一夜之間竟變無業遊民。金融界在這一役後必定元氣大傷,未來兩年都不見得有好日子過。或許,這真的是個好機會出去闖一闖?! 這次事件中最難受的顯然是那班人到中年的同事們。「仔細老婆嫩」,要養老婆、湊仔、供車、供樓,甚至乎照顧兩老。當平日氣勢逼人,腦筋轉數極快的D老闆都「榭」了,輕嘆一句「我終於知道什麼是mid-life crisis」,他們的壓力、這次所受影響可想有多大。所以,當老闆們在努力安置各隊員時,也會特別照顧這班夾心階層。 大家在公司多了空閒時間,除了互換情報外,交談的最熱門話題就是PK Dick。真係唔叫佢PK都唔得!雷曼的員工總共擁有大約25%的雷曼股票,他的領導失誤令公司內眾多百萬富豪一朝付諸流水。以D老闆為例,親手湊大的團隊就這樣被PK Dick一手打垮。十多年的effort,儲來的雷曼股票,不只銀包大傷,事業更一舜間變得一無所有。有時眼尾「捎」向他的房間,一副我未曾見過的落寞表情,真是忍不住暗嘆一聲「唉」…… 又以A老闆為例,他多年來在舊鋪儲來的股票,都在過檔時以高價換了做雷曼的股票,現在真是心都赤埋。難為他每天還可以在公司很用心的鼓勵大家積極面對,幫大家搵後路,我想我們眾人都是十分appreciate的。 叫得PK Dick當然不止於此!PK Dick自從雷曼爆煲後,連站出來講句說話的勇氣都沒有。最基本的道歉,或認錯都無。他出來講聲「Sorry guys, I fk-ed up」都起碼是一個交代。這兩天已有不耐煩的員工寫email「X九佢」。當Barclays在星期二用US$1.75bn收購了美國的業務之後,PK Dick才在press release中說「it is clearly the best possible outcome」、「I feel horrible」,真係BEST佢老味!累得25000名員工、千千萬萬的股東跟他一起陪葬,this is the best fking possible outcome?! OK算啦算啦,就當大家上錯賊船,就當PK Dick無能地做錯了決定,害得大家雞毛鴨血……但是,最令人髮指的是他竟然在雷曼破產後,在9/15-9/16將他手上持有3,382,046股雷曼股票,其中2,878,302股在market以賤價US$0.16-0.30賣出,套現50多萬。OMG!Does this guy has any dignity?他有沒有丁點兒的骨氣?PK Dick作為雷曼的總舵手,駕駛不善撞沉船,現在竟然是第一個跳船逃生?!我實在無話可說。他大慨應該去多上10年的PR班,再行過Blockbuster租隻Titanic去學下人家是怎樣做船長! 真係唔叫佢PK都唔得!!!

Read More 抄雷曼的家 – 九月十七、十八日 (星期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