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主席下錯注

所謂的「下錯注」,不是指梁主席押後游梁二人宣誓的決定正確與否,而是指他對自己未來四年的主席生涯開壞了頭。 不過,首先想問句:點解法庭未判就可以以游梁二人違反基本法為由,不讓他們宣誓?尤其是當其他宣誓失敗的議員都可以再宣誓時,即是「再宣誓」這行為基本上是可接受的。香港不是未定罪的人都是清白的嗎? 這次鬧劇,有四個可出現的結果: 1. 主席容許二人再宣誓,政府司法覆核失敗 2. 主席容許二人再宣誓,政府司法覆核成功 3. 主席不容許二人再宣誓,政府司法覆核失敗 4. 主席不容許二人再宣誓,政府司法覆核成功 簡單分析一下四個情境: 情境一:主席算賣了半個人情給泛民,少少得罪了建制同事,不過梁生既然有主席銜頭,政府又輸了,建制的同事都只能忍下去。這次給了泛民面子,贏回少少信任,之後泛民還禮,未必下下去到最盡。 議會關係:不太差 情境二:主席算賣了半個人情給泛民,少少得罪了建制同事。但政府贏了,正式褫奪二人議員資格,建制同事都應該順番氣。泛民輸了給法院,無話可說,要賴都賴 CY 政府,不會算入主席身上。 議會關係:不太差 情境三:即是主席判斷錯誤,泛民加上游梁二人可以也文也武、大搖大擺插死政府、建制和主席;主席這次縮沙之後,泛民一定對他的信心和信任大減,四年立法會年期基本上未開始而到冰點,所有事情泛民一定同主席撐到行。 議會關係:差到極點 情境四:主席算是搏中,游梁二人確是無權再宣誓;但主席這次縮沙之後,泛民一定對他全不信任,四年立法會年期基本上未開始而到冰點,所有事情泛民一定同主席撐到行。 議會關係:差到爆 現在梁主席已經選擇了選擇三或四,不論政府司法覆核成敗,他都已經將自己放了在一個很不利的位置,將來四年在立法會好難有好日子過。 祝「君」好運~~~ PS:當然,梁主席如果與政府有好吸引的 side deal 就另作別論。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梁主席下錯注

回到 startup 的軌道上

在寫下《揾工宣言》的三個月後,小弟終於搵工成功,在一間 startup 落腳。本來諗住正正經經找一間大公司,但原來一份在 startup 界混了數年的 resume,headhunters 見了會一去無回頭;大公司收到了,就算加個朋友補飛向HR同事美言兩句,都同樣是石沈大海。人家根本看不到你一手一腳砌盤生意出來的經驗,「think out of the box」可能是跟「麻煩友」打了等號。還好有新東家的老闆賞識。 開新工雖然有點忙,放了工其實都有時間寫文。但是腦筋忙了一整天,靈感都被擠到一邊,拿起支筆時卻一點墨水都沒有了,所以丟空了這個 column 一陣子。終於,多得隻「海馬」,今天 (星期五) 可以忙裡偷閒,抽點時間和空間執筆。話就話忙裡偷閒,但其實做 startup 就是註定時時刻刻都要擺一副戰鬥格,中午十二點不到開 slack 看,差不多個個同事都 online!看來放了工返屋企不問工事的日子都不是我過的了。 以前自己搞 startup 時,由於不是做得大,所以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是得 founders 們幾丁友,可能再加三兩個同事,有時真係好悶,又覺得自己有少少自閉咁。難得新公司人多勢眾,多到我不是太過適應!lunch time 隨便叫聲都有浩南哥出場般浩浩蕩蕩衝出街的場面,久違了! 最後,早幾天在公司座落的全新駐港超大型 co-working space、讀著前東家有如公告天下要將它的電子錢包暫時「收檔」的電郵,除了急急腳 (現實地) 由電子錢包轉走晒D錢外,也暗自慨嘆自己之前做過、認為大有前途的 startup 項目,就算當日一直做下去都認真是無得做 — 做 coworking space 有大型美資搶攤,做電子錢包有中資「雙馬」挾撃,點玩呀?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回到 startup 的軌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