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遇險記 (上) 之硬食三明治

8 07 2013

小白,真名 BMW 318is,生於 1994,自兩歲起為我家收養。雖已屆行將頤養天年之時,但年來一直只是小病小修,偶爾玩過熱、死火、爆軚,才要我揾拖車。

六月八日。雨,反反覆覆的已下了整個星期。難得今日天氣稍為好轉,我跟 EC 遠征白石練 driving range。晚上十時多,練完波駕著小白準備返西環醫肚。來到干諾道西 Mandarin Hotel 對出的隧道口時,前面一架噴了磨沙黑色的 BMW 640i ,因為交通略有阻塞,打死火燈慢慢的停下來。我見裝亦依樣葫蘆先打死火燈,再慢慢的在它大概一個車位後將小白停下,眼睛習慣性地望著倒後鏡留意著跟隨而來的車。

只見一輛白色車身、黑色車頭冚、一身打仔格的跑車在我的倒後鏡出現。眼見它在我倒後鏡的倒影高速駛過來,越駛越近…越駛越近…越駛越近!!!喂!點解完全無煞車的意圖?!

OHHHHHH SHITTTTTT……

BANGGGGGG!!!

我和 EC 兩個猛力向前一 chok!正在打 Candy Crush 的 EC,手中的手機一下子飛了落地,驚惶失措的臉上打出了三個字:乜事呀???

在我倆稍一定神之際,只見一陣白煙在窗外冒起,咁嚇人?立即跳車逃生啦!出到車才發現原來是後面那架打仔車整個車頭撞了落小白的 bumper,得返半個車頭。白煙之中走出四個南亞裔的o靚仔,20歲出頭,臉上也有點驚魂未定。望著撞我這幾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眼裡看見其中一人身上的潮 tee 寫著:「信你一成 雙目失明」我心裡一沉…… 這不正是我當下的心聲嗎!!最大鑊的是,後面那車撞過來時,衝力太大,將小白推前撞到了前面那架640i!雖然只是將它的 bumper 撞凹了一點點,但它是一架好貴好貴的 640i 呀!求其修一修都幾皮嘢啦,貴過我架小白!慘在我是三明治中間的那塊火腿 / 咸牛肉 / 餐蛋 / 吞拿魚…… 在倒後鏡望著後面不煞車,我卻欲走無門,可悲呀!~~~

 重創 等緊警察  撞花了前面車尾少少 

 

如此一撞,我立即話要報警備案啦!後面那四位大哥聽見我話要報警立即淆晒底求我不要報警,話他們會幫我整。(普通話) 開玩笑!!第一、不備案的話,到時大家離開案發現場之後,你走佬我都吹你唔脹;第二、你撞我,搞到我撞到前面,到時前面找我晦氣怎麼辦?!… 你咁驚,難道是飲了酒?

我當他們四人的說話耳邊風,立即打 999 報案。報案後我走到前面架 640i 看看,開車的是位看似菲律賓籍的司機,後座坐著一位打扮靚靚的大家閨秀,花容失色的瑟縮在車廂後座不敢出來。直至我輕輕的敲窗問侯她情況,她才落車跟我和 EC 講了幾句,看見那班南亞朋友走過來,又急急腳上車了。

在等待鐵馬來的期間,那四位大哥繼續轟炸我:

「唔駛報警啦!」

「都已經報咗啦!唔通我而家叫警察唔好來?」

oh by the way,他們是識講廣東話的,還講得不錯。我不理會他們,趕緊為三架車的情況拍照留下紀錄。

大慨等了5分鐘,兩架鐵馬齊聲到達。警察叔叔話我們搞到後面好塞車,問我們可否先開走駛埋一邊。前面 640i 當然無問題。我望著小白,試試啦。咦,又ok喎!我和 640i 就跟著在前面開路的鐵馬穿過隧道,在盈置大廈外面停下來,等落口供。但後面那車良久都還未到,可能是撞到行唔到!這時候我再望清楚小白的情況:前面的鬼面罩甩了一個,左邊車頭撞凹了,車頭蓋被撞得拱了起來;後面就仲傷,基本上整個大包圍被撞得甩了出來,只是左邊輕輕的拖住,bumper 的中間也被撞得拱起來,搞到車尾廂彈起不能關嵌。等著等著,那架打仔車終於好像有點「訖吓訖吓」的來到了。

車頭

車尾

我望一望它的車頭,再望一望小白的車頭… 好好彩!假如我不是車早已經停定,右腳踏實了煞車掣,當後面撞我時,小白肯定會順勢大大力的撞向前,那時隨時就真的連我的車頭都會冒煙,而前面 640i 亦不會只是受了點輕傷!到時修理條數?哼!認真是不敢想像!

後面架車頭超級重創

不知道大家有無咁「好彩」經歷過撞車,還要是三車連環相撞 (勉強算是啦!) 警察哥哥來到後,第一件事問:有無人受傷要送醫院?無的話,事情會簡單一點;接著他就解釋因為是三車事故,所以一定要為司機做酒精測試 (如果只是兩車就不用做?) 起初我以為後面班南亞朋友仔咁驚青不想報警,是因為他們飲了酒。但測試結果大家都是零度無飲過酒,那麼可能他們就只是年紀輕,純粹騰雞!

酒精測試

這種情況:無人受傷,無人醉駕,警察就只是循例落簿,發了個 case number,口供都沒有正式落過,叫我們三方自己先試試傾掂數賠償問題。如果真的拆唔掂,可以在10天內拿著 case number,打去交通意外調查組,到時就會正正式式請各路人馬上去錄一份詳細口供,再看看是否要上庭斷定責任誰屬?!我就無有怕呀!後面撞過來肯定錯不在我;雖然我撞到前面車尾,但我的車已經是完全停止了,點計都不是我的錯吧?況且一看小白色跟後面打仔車車頭的損毀程度,就知道我所講並無虛言。

當場我就跟兩位司機講明,我就不會賠前面啦;如果後面位阿生不肯賠的話,就齊齊上差館囉!後面位南亞朋友無 say no。接著我跟他說,我要拿架車去我自己的車房打個價先,再通知他。

數就講完,咁我架車而家點搞好呢?夜麻麻 11時多,叫架拖車來都不知要等多久兼要付多少 OT 錢。

反正架車撻得著,我慢慢揸番屋企吧!不過後面個大包圍已經差不多甩落來,剛趕到的韋老豆索性將它拆下來,但就點都放不入個車尾廂內。雖然個大包圍多數都是無用,但無論如何都想將它先拿回家才算。咁點好?

結果我們很醒目的截了架的士,將個大半個大包圍放入的士車尾廂,小半個露了出來,再用的士平日用來固定行李的橡根繩綁好,總算是行得通!

於是乎,我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的很慢很慢地將小白揸返屋企,等明天車房佬來定奪究竟它是否傷得太重,要人道毀滅……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