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 爆!

又到講故仔時間! 話說上星期一,醫生細妹 call 我: 「你咁奸嘅!係我最需要你時你唔覆我 message!」 「係咩?行開咗嘛!乜事?」 「我架車係告士打道爆咗軚呀!好辛苦先係條中線夾硬將架車駛埋去巴士站咋!不過阻住晒所有巴士埋站囉!」 「吓?咁而家點?」 「頭先打咗俾車房佬叫拖車啦,而家係間車軚舖換軚。你知唔知咩牌子好?」 「都係 Bridgestone 或者米芝蓮啦?!」…… (下刪一大段兩個車軚行外人的廢話討論…) 當晚我諗住揸車出去打波之際,想起老豆話架車條軚好似唔多夠氣,又想起醫生細妹今早個狼狽情況,心想都是穩陣d搞掂條軚先好。就叫埋老豆去停車場幫架車「打打氣」。不消10分鐘,就已經打好了三條軚,正當我磨拳擦掌準備出發去表演我的華麗球技時… BOMB!!! 發生乜事!抬頭一望,只見車的另一邊有點煙霧迷漫的感覺,我跟老豆對望了一眼,走過去。剛剛才打脹的那條漏氣軚,爆了!整條軚扁了。 Oh well…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叫今日換軚經驗豐富的醫生細妹活學活用,過來幫拖! 有多年駕駛經驗的老豆,鬆容不逼的指導我們如何換軚。不過當我們將所有螺絲都鬆了後,又遇到另一個難題:掹唔到條軚出來!點掹都掹唔到! 唯有又打去車房佬求救。車房佬話應該因為裡面生鏽,被鏽漬食實咗;叫我們盡力左右踢條軚,踢到鬆為止!我們跟著指示起勢咁踢,踢踢踢踢踢!踢到快可以練成碧咸的七璇斬,條軚都好像是風紋不動。但洗濕了頭,做晒嘢又換唔到軚實在唔忿氣,所以我們三人繼續踢踢踢! 終於,條軚好似郁了少少!於是我決定改變策略,當條軚好似玻璃樽蓋般,不斷左扭右扭。前後紐吓停吓足足5分鐘,才終於將條軚扭出來!我… 我… 我… 快無氣了! 條軚拿出來一看,發現一響雙爆,眼見起碼有兩條裂痕。條軚原來之前已經補過;見補軚個位,好似縫衣服般縫起,睇落好似有點兒嬉。咁都可以頂得住100公里時速的壓力走過多少轉的西九龍走廊,厲害! 究竟一日裡面兩架車爆兩條軚,有幾多機率呢?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爆… 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