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朋友

9 05 2017

轉咗去間新startup返工, 唔經唔覺已經半年啦! 呢半年來除咗返工比較忙之外,亦因為比較集中寫我兩個網上有關startup嘅專欄,荒廢了無乜寫那些風花雪月的事情。經過咗半年適應期,現在希望可以喺個窿度走返出來,不再寫來寫去都係startup,所以決定要重出江湖,再次花點時間寫寫那些無謂嘢先!

唔知你係一生之中, 有無遇過一啲人係這麼近那麼遠? 例如我屋企照顧咗我十年以上嘅菲傭姐姐, 十年來朝見口晚見面;但當佢離開咗我屋企之後, 就冇再見過面講過一句說話了。雖然佢來到我家的時候我已經係一個中學生,講真大家之間嘅感情不算深厚,基本上真的只是一個僱傭關係。但畢竟大家同一屋簷下過了十個寒暑,就這樣說一聲再見後就不再見了,想起其實都有點兒唏噓。或者是我不懂與其他人 keep in touch 的問題吧!

160509 disappeared

不過其實有時腦中閃過也有不少類似的情形。有些人你可能有段時間每天每星期常常見,但當過了那段日子之後,與他的聯繫卻突然銷聲匿跡。例如,有些日子我每星期都會去看一位中醫師,斷症時大家有傾有講,好似朋友一樣。言談間,我知道他其實心目中的想法,是到國內跟師傅一起修行;他常常掛在嘴邊說:時機到了,就會放下香港的一切,跟師父修行一段以年計的時間。大家也知道看中醫這事情,其實都幾花時間,每星期都要騰出一天放工後,特意趕去中醫診所。所以,當身體沒事沒幹,就可能停下一段時間。不過每次當我再回去看這位醫師時,大家又會像見到老朋友般,又再在診症以外有講有笑。有一天,介紹我看這位醫師的朋友跟我說,醫師沒有做了。他真的回到國內去修行!我突然想起,這些年來其實大家都沒有留一個聯絡,可能大家都心想:過一段時間大家又會在診所碰面,所以這一個曾經是我生命中每星期都見的「朋友」,轉眼間就溜走了,想起都覺得有點可惜。

當然這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這是一個不斷重覆的輪迴。由中學開始,那些你每天都見面、一起在學校出生入死的同學仔,我相信大部份到了今天,你能夠每個月見一次面都已經是非常難得,應該還有不少可能是每年一度的聚餐都未必見得到。在美國讀大學時,有幾位朋友,大家同住在一座大廈之內,幾乎天天是一起上學、一起吃中飯、一起叫外賣吃晚飯;還有每個週末不能錯過的四方城約會!畢業後大家各散東西,大家所居住的 time zone 也不同,有幾位連聯絡也幾乎沒有了。每年唯一留下的溝通,可能只是生日的時候互相在對方的臉書上寫下一句「happy birthday」。

可能人就是要一直往前看,這般的想起「舊時」只是一瞬間的感性,到了明天早上起床,又要準備一整天工作上的挑戰,自然也沒閒在這裡扮憂鬱了。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Advertisements




送餐平台KO對手必殺技

23 04 2017
圖片來源:Farmgirlmiriam

圖片來源:Farmgirlmiriam

上次分享了送餐平台如何處理 cold start problem,不過這只是做好平台的第一步;其實做甚麼生意都好,要了解經營上細節的 know how,是一點都不簡單的事!送餐平台都明白這個道理,而他們解決這難題的招數,就是……

請對家舊員工

將人家實質的工作經驗據為己有!人家「東家唔打」有很多原因,所以對家不要的員工不一定是不濟的;加上他既然已在這行頭裡做熟了,不但上手快,而且有時候更可以根據經驗改善新公司的做事方式,避免重蹈一些舊東家已蹈過的覆轍。有時候,即使自己公司其實沒有空缺請人,都應該跟這些舊員工見見面。一來,見了面如果發覺他其實是很厲害的人馬,會否考慮調動一下公司架構,將他收歸旗下?

即使不能即時聘用,亦都可以把他放進shortlist,將來有機會時再行聯絡。相反地,如果發現他確實只是空殻一個,也不要緊,因為在與他見面時能打探市場資訊甚至是對家軍情,也是有大大的好處。事實上,有好些時候,公司出招聘廣告志不在請人,只是意在想從面試者的經驗吸取資訊--這方法在開發新功能時尤其有用!

話說回頭,送餐平台在同事們一番努力之下,總算準備就緒,是時候要大肆宣傳一番,吸引香港人的眼球!他們聲勢浩大的在鬧市中,大派免費贈券吸引人群到平台落柯打,反應非常不錯!大家急不及待盯著電腦,期待訂單的出現……

深入虎穴挑機

訂單源源不絕,比大家預期中還要好!正當大家互相慶祝時,卻突然發現…… 何解大部分訂單都是送同一個地址?!接著更發現原來這是競爭對手搞的鬼!他們找人在街上拿了一大疊贈券,然後就瘋狂下單買「免費」食物;這樣做一來在燒對手的錢,二來趁對手剛起步,系統、車隊等等未夠成熟,就給他們一個「壓力測試」,嘗試擊潰對方的系統!有平台同事見到這些搞事訂單,提議把它們全數取消掉一了百了,不過其他人馬上指出,由於糸統收到訂單後會即時自動通知餐廳,所以有好些訂單已經是「準備中」,取消的話反而會打擊餐廳對平台可靠性的信心,萬萬不可;但如果只如實將訂單若無其事的送過去,對手可能之後會繼續用同一招「玩嘢」。

經過團隊「退庭商議」後,決定先派同事守在電腦前,將那些餐廳未接的惡意訂單拿掉。接著送餐平台GM(總經理)決定親自扮演「外賣仔」的角色,拿著一袋又一袋的食物深入虎穴,直搗黃龍!

當平台GM親手將食物送到對手辦公室的茶水間時,他們的同事馬上四方八面地湧向--不是枱上的食物,而是平台GM的身邊!

「送餐平台給你多少工資?」

「他們現在有多少個車手?」

「他們系統是怎樣跟餐廳和車手對接?」

「他們是從哪裡聘請你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在追問眼前這位「外賣仔」。終於,只見「外賣仔」不徐不疾脫下頭上的鴨咀帽,輕描淡寫地向大家介紹:「Hello!我是送餐平台的香港區GM,想拜會你們公司的總經理。」

大家食物都沒有拿就馬上雞飛狗走!

送餐平台GM當日走出對手公司大門之後,就再沒有收到一張搞事訂單了。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送餐平台生存第一式

5 03 2017
圖片來源:Ananya440

圖片來源:Ananya440

今天大家走在香港的街道上,看見一架又一架不同顏色的送外賣電單車已經是見怪不怪,但數數手指原來網上叫外賣的服務在香港只是流行了不足3年。早前有機會聽到了其中一個送餐平台剛進軍香港時的趣事,不單有趣而且亦充滿了經營初創的智慧,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如果你有試過由零開始做一間服務性的初創,你會明白找你的第一個客戶是最最最困難的事情,我們稱這為 cold start problem。以小弟當年做共享工作空間 (co-working space) 的經驗為例,當我們設計得很型格的工作空間裝修完畢後,幾位拍檔心想一個這麼好的空間,客人一看應該馬上會愛上這裡然後簽約加盟!

但實情是,雖然正如我們所料,上來參觀的客人評價都很好,但第一個星期我們卻是一個客人都拿不到!後來一位朋友上來參觀後,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所在:大家上來看到一個空空如也的工作空間,都不願做第一隻「白老鼠」;人人心底裡都有一種羊群心態,想見到有人試過了,才加盟。於是乎第二個星期我們就請了一班朋友義務到我們的空間裡工作 (或假扮工作),讓空間裡多了些人氣。果然,不消幾天我們就簽下了第一個客人!

這間送餐平台也遇上了類似的情況。他們雖然在世界上不少地方已經打出名堂,但來到香港又是變回新丁一名 , 香港人都沒有聽過它的名字。所以當他們剛起步想邀請餐廳加盟到它的餐廳網絡時,走訪了大大小小的餐廳但都是空手而回,因為沒有人想做它平台上的第一間餐廳!於是,他們也用上了我們的那一招:有一位同事的媽媽是烹飪能手,大家就在平台上為她開了一間「餐廳」,然後去到其他餐廳招商時就跟餐廳老闆說:我們已經開始逐漸為新加盟的餐廳上架,歡迎你隨時下單試試我們的速遞服務!

果然,有餐廳老闆「中計」,在平台從同事媽媽的「餐廳」叫了外賣!同事們見到馬上急電伯母,請她出手弄幾個小菜,再由一位同事親自扮演車手的角色,將食物以最誠懇的態度送到餐廳老闆的手上。老闆對這個特別款待的服務當然是非常滿意,對平台的印象分大加,最後決定加盟,成為了第一間加盟店了!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創業難,創業做社會企業就更難!

3 03 2017

早前去了看香港青年協會主辦的 Social Innovation Challenge 2017,看到六支隊伍分享他們創立的社會企業。其實創業難,創業做社會企業就更難!因為本來初創要做到賺錢已經是一個大問號,社會企業背負著更多的道德責任下,要賺錢就有如是十個問號!所以我對於這班有心人是特別的肅然起敬!

六支隊伍各有長短,不過冠、亞軍兩隊明顯比其他隊伍做得成熟;大會除了由評判選出的贏家外,還有一個現場觀眾一人一般票的「我最喜愛社創項目大獎」,我投這一票時也在這兩支隊伍中左右為難!所以今天決定將兩個隊伍的概念都跟大家分享一下!

GreenPrice Supermarket

GreenPrice 雖然僅僅飲恨得亞軍,不過卻得到「我最喜愛社創項目大獎」!看 GreenPrice 的介紹,第一樣學到的是:原來過期食物都食得㗎!雖然我在屋企已經習慣食過期食物 (又是買得太多之過…),不過每次都被阿媽哦話食過期食物會食壞肚,這次終於得到平反!

很多人可能都好似小弟般,知道食物有使用日期標籤,自自然然認為見到過期就不能食用啦!但沒有留意標籤其實是有兩種的。第一種叫「此日期前食用」(Use by Date),常見於相對保鮮期較短食物如牛奶、果汁,這些食物過了期是真的會壞掉,所以是絕對絕對不要吃!而第二種叫「最佳食用日期」(Best before Date),即是過了期質量只是由「Best」變成「not best」,但仍可以安全食用!當然,如果食物是過了「最佳食用日期」很長時間的話,就不建議食用了!

解釋了一大篇,終於可以講 GreenPrice 的理念是甚麼了。雖然很多食物過了「最佳食用日期」都仍可食用,不過商家通常都會因為它們「過期」而丟掉;GreenPrice 就是以低價向這些商家買入這些過期食物 — 一來不用白白浪費食物,二來可以讓有需要人士以較相宜的價錢買到食物。我記得之前讀過一段新聞,法國立例禁止超級市場將未過期食物隨意丟棄,而要捐贈於慈善團體;現在 GreenPrice 的做法比之再行前一步。

Beams Creative

Beams Creative 所針對的問題也是與浪費有關。香港是出了名的會議和展覽中心,剛發表的施政報告也提出了興建會展第三期的建議。不過,這些每次只維持幾天至一、兩星期的展覽,每次換展覽時拆卸攤位就產生大量的垃圾,非常浪費。Beams Creative 的幾位創辦人之前就是在大公司為這些展覽商設計、裝卸、再拆卸、丟棄這些展覽攤位,看見業界這般浪費實在是於心不忍。所以走在一起,希望用他們在建築、設計的專業知識,做出一些儘量少浪費的展覽攤位。

要減少浪費,第一可以使用一些能循環再用的物料,第二就是在設計這些攤位時,一些部份是已經預期拆卸後可以留下來再用。這兩點講出來,其實不是甚麼驚為天人的道理,不過就是沒有人做。在香港,最大的展覽主辦單位是香港貿發局 (HKTDC),而獲批准在貿發局旗下展覽搭建攤位的,只有寥寥幾間承辦商。現在香港展覽垃圾仍然這麼多,只能說大概他們沒有從環保這方面著手改善吧!

本來我心裡以為業界少有重用這些材料的原因是因為香港的運輸、存倉費用昂貴,所以重新做一次比循環再用在價錢上更划算;但 Beam Creatives 舉出了幾個他們已經做過的例子,證明其實這是一個謬誤,只要在設計和選擇材料時留意一下,重用不單是環保亦能幫客戶省錢!所以希望 Beam Creatives 能夠起一個帶頭作用,將展覽業界的浪費風氣逐漸改變。

Source: The HKFYG Jockey Club Social Innovation Centre Facebook

Source: The HKFYG Jockey Club Social Innovation Centre Facebook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視障人士的希望 韓國初創 Dot Incorp

12 02 2017

這次韓國 startup 之旅除了參觀了一堆 co-working space 外,青協還特別安排了我們參觀一間名為 Dot Incorporation 的韓國 startup,因為去年中時它的 CEO Eric Kim 來了香港參加香港青年協會舉辦的世界青年創業論壇,所以這次我們禮尚往來去「探班」!

要介紹 Dot Incorp 是做甚麼,最好就是先去片!

Dot Incorp 的第一個產品,就是一隻智能凸字手錶 Dot Watch。原來智能電話面世了接近10年 (第一代 iPhone 2007年推出),當大家享盡它帶來的方便時,對於失明或者視障人士來說,他們還處於只能講電話,或者用凸字手錶讀時間;WhatsApp、Google Maps是大家每天必需的 app,但視障人士就無得用。Dot Watch 就是為了填補這個空隙而誕生!

Dot Watch

Dot Watch 錶面上共有24個點,分成4組,24個點會自動跳動流水式顯示凸字,就好像將一本有聲書 (audio book) 用凸字「讀」出來,將資訊通知用家。譬如當一位視障人士用 Google map 時,Dot Watch 會將 Google map 上的最新指示在錶上跳動出來,這樣他們就可以跟大家一樣四處走!本來不少視障人士就已經因為自己的殘缺而不願意走出去接觸這個世界;在發明了智能電話後,平常人好像「聰明」了一點,但不能用這些新科技的視障人士卻原地踏步,結果是跟大家的差距更遠了。有了 Dot Watch 就可以幫助他們更容易融入這個世界。我記得有一次在巴士上看到站頭有一位視障少女在等巴士,手上拿著一張大大隻字寫著「40,40M」的A4紙,天真地站在路邊等… 等開40號巴士的司機大佬見到停站。我當時看見心裡感到一絲無奈,但另一方面佩服她不甘於受制視力上缺陷的勇氣。將來有了Dot Watch,配合巴士公司的手機app,她就可以收到40號巴士的即時位置,到時就可以如其他人一般在巴士到站時伸手截車了!

小弟在香港這個先進城市,以為盲人懂得凸字是理所當然的事,聽完 Dot Incrop 的崔小姐的介紹才知道,視障人士要學習凸字其實並不是那麼簡單。首先,原來凸字機是一個接近 monopoly 的生意,因為大家認為它不是一個可以賺大錢的產品,無新的市場參與者願意研發;所以今時今日的凸字機器,還仍然是牛龜般又大又重!而且閒閒地要US$2000-3000!相對地 Dot Watch 的售價只是 US$300 而已。現在這隻 Dot Watch 已經進入生產的最後階段,這幾個月將開始出貨。

Dot Watch

Dot Watch 以外,另一件我覺得很有意思的產品是這件 education pad。

Dot Education Pad

上半部是如 Dot Watch 上一列顯示凸字的點,下半部是一個控制器和喇叭。平日我們學習語言時,讀著書本上的字,老師就會「A-P-P-L-E,Apple」般教我們,這個 pad 其實就是做著同一樣的事情。配合一些學習的軟件,上面的點會打出「A-P-P-L-E」的凸字,而下面的喇叭就讀出「Apple」,這樣就可以幫助視障人士學習。

知識就是力量,知識改變命運,有了知識才能改善生活。這句說話就特別適合生活於貧困非洲的視障人士。非洲是七大州中視障人士比例最高的地方,但當地人生活貧困,不可能承擔那部 US$2000 多元的凸字機,難以學習凸字,所以 Dot Incorporation 就選擇這個市場作為這部 education pad 的試點。為此崔小姐一位纖纖女子單人匹馬一年內5次到非洲的肯亞,找上當地協助視障人士的團體,實地了解當地學習凸字的情況和搜集用家資料作研發之用,希望可以做一件價錢相宜而又有用的產品去幫他們學習。我問她一個女子隻身去到一個大家都這麼遙遠又不熟悉的國家,不害怕嗎?她輕輕一笑,說 「startup 資金有限。」真是一位女中豪傑,小弟佩服!

小弟自問並不了解視障人士的世界,但都可以想像到失去視力生活上的苦況;所以參觀完 Dot Incorp,我真心希望這個產品可以成功,為視障人士帶來接軌世界的機會。亦因如此我在這裡尤如廣告雜誌般介紹他們,以我有限的影響力希望可以幫到他們 (希望大家別介意!)

祝成功!

Dot Incorporation Eric Kim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蘇局長,你對美食車太樂觀啦!

6 02 2017

美食車食品貴?蘇錦樑:排隊人數係對價錢嘅肯定

美食車先導計劃首批11架美食車前日起營業,但被批評食品偏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今日說,現時評論人流言之尚早,但這兩日排隊人數不少,希望勢頭延續。對於有認為食物價錢昂貴,他指由排隊人數可看到,旅客和市民都覺得美食吸引,相信他們排隊支持就是「對價錢有一定肯定」,亦相信經營者會因應市場需要調整價格。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205/56264166)

170206-foodtruck

美食車剛推出有人龍,似乎幾受歡迎?

看了蘇局長的回應,我忍不住「哈哈!」的笑了出來!你知道嗎,香港執得最多最快就是餐廳。租金貴、生意做得好又會給無良業主開天殺價固然是原因,另外就是香港人太貪新鮮了,「新屎坑」之後就會另覓新歡。

我以這幾個月在銅鑼灣親眼看到的做例子。公司對面早兩個月開了間主打特色雞蛋仔的小食店,我看見它的餐牌,自己都垂涎三尺,尤其是它的金莎朱古力格仔餅!所以我在它開張不久就「蛇王」落去買下午茶 (shhhhhh…) ,果然是好好味呀~~~ 即使未到放工時份,排隊買的人也很多,我都等了近二十分鐘才拿到那份新鮮出爐的格仔餅。

兩個月後我再「蛇」落去買下午茶的時候,人龍不再。舖面收單的哥哥由忙到無停手變成企係到等客落柯打。是因為水準差了嗎?食落又唔覺,大概是熱潮過了,貪新鮮的香港人又去吃其他美食了。

食品味道好的一間尚且由大賺特賺變成生意尙可,隔一個街口的蜜瓜包的景況就更嚴峻。本來它挾著來自日本的 gimmick,剛開張也是門庭若市,排隊的人龍閒閒地十多廿人,還每人限買兩個幾巴之敝!即使覺得三十多元有點貴,我也趁墟也買了個試試… 噢唓~~ 原來只是一個新鮮的星球包,裡面夾了雪糕,還要是很普通很普通那種!非常失望及頓時覺得極度呃錢… 果然,香港人的味蕾都不是省油的燈,兩個星期不到那條人龍就消失了。

講咁耐,都係想話,你美食車新開張,連香港人都想趁周末放假專程過去試吓新嘢啦!不過第一唔知食物水平如何,第二食物價格不便宜 — 本地人試過後會否再去幫襯,好難講!所以係咪真係蘇局長講到咁好景?!

蘇局長,等多兩個月再講啦!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到韓國創業去

23 01 2017

上次分享了小弟對韓國創意工業發展的感受與愚見,今次想講講這次旅程中認識了的幾個創業團體。如果你想發展韓國市場,他們可能可以幫到你。

Seoul Center of Creative Economy and Innovation (CCEI)

Seoul Center of Creative Economy and Innovation (CCEI)

Seoul Center of Creative Economy and Innovation (CCEI)

CCEI 應該是韓國裡其中一個最大型的 startup 網絡,它是由韓國政府、多個地方政府和幾間大型私人企業合辦,全國擁有共17個中心支援創業者。每一個中心都由不同的企業資助 (都係 Samsung、SK、LG 之類啦),所以會專注於不同的範疇 (如軟件、硬件、電子通訊等)。我們參觀的首爾 CCEI,短短兩年間已經幫助超過400間 startups 和 SME 籌得2億美元的資金和貸款,中心面積雖然不大但每年有超過70000名用戶。負責人朴先生當天還介紹了好幾個中心 incubatee 發展的 startup 的產品,主要是 hardware 為主。而當地導遊看了朴先生的名片後告訴我們,朴先生領導的另一個團體是直屬總統府,來頭不少!

我參觀後的感覺是肯肯定這中心擁有最多的 connections,不過它的使命偏向協助韓國本土初創邁向世界,多於協助外國企業打入韓國市場--從它的網站連英文版都無就知道。所以我認為如果是初到「韓」境,CCEI 未必是最幫到手。

Seoul Center of Creative Economy and Innovation (CCEI)

Maru180 & SparkLabs

Maru180 & SparkLabs

Maru180 & SparkLabs

SparkLabs 是處於 Maru180 這 co-working space 的一個 aceelerator program。相比起 CCEI,SparkLabs 的背景國際化得多。負責人 Eugene 在矽谷浸過咸水,幾位創辦人有韓國本地薑也有老外。SparkLabs 主打 early-stage 的初創,每間被選中的初創它都會投資 US$25000,而且還能免費使用 Maru180 的 co-working space;每一期「畢業」的 startups 都有機會在 demo day 展示他們的產品,協助他們尋找更多的投資者。SparkLabs 也是 Global Accelerator Network (GAN) 的成員,可以幫助 incubatees 開拓國際網絡。由2013年創立至今,SparkLabs 總共有8個 batch、65間 incubatees,當中超過70%成功獲得投資,成績非常不錯。不過跟 CCEI 一樣,SparkLabs 似乎較著重幫助韓國初創衝出去全球這個「大海」;如果我們只是想打入韓國這個「小魚塘」,似乎並不是他們那杯茶。

之於 Maru180,是一個任何營運少於3年、員工人數少過16人的企業都可以申請的 co-working space;被選中的可以有6個月的辦公室 (忘記了租金多少錢還是免費),當然還有很多 co-working space 的連帶優惠。最正是它有一間 Device Lab,裡面有30多部不同型號的手機和平板,開發 app 的公司就最啱用!

Maru180 & SparkLabs

Maru180 & SparkLabs

Maru180 & SparkLabs

Seoul Global Startup Center (GSC)

Seoul Global Startup Center (GSC)

Seoul Global Startup Center (GSC)

GSC 是這次行程中最「年輕」(2016年8月啟用) 和最能協助外國企業打進韓國市場的中心。GSC 是由首爾市政府資助,打正旗號「to assist foreigners and teams with global products in developing startups and small enterprises」,還對申請者加了一個團隊裡起碼要有一個老外的門檻!GSC 是一個5個月的 incubation program,除了提供免費的辦公室外,亦有不同的商業、法律、甚至連申請簽證的諮詢服務,協助外國企業在韓國「落地」。所以GSC是今次旅程中找到進軍韓國最好的落腳點!

在 GSC 我們亦有機會跟好幾位外國創業者交流,他們第一個忠告就是:一定要有本土的 partner--最起碼都要有一個本土的 GM,因為要開公司或者搞其他的文件、戶口等等基本上是非韓國人不可。而韓國的 startup 市場其實開發得很少,所以發展空間很大。以前大家有一個印象,就是韓國人跟日本人都是只喜歡用自家本土的公司;雖然導遊話仍然有這種情況,不過這班在 GSC 的創業者就沒有這種被「歧視」的感覺,只是認同不懂說韓語確是有一點吃力。

Seoul Global Startup Center (GSC)

D.Camp

D.Camp

D.Camp

D.Camp 是這次旅程最後一個參觀的團體。D.Camp 2013年由韓國20間銀行成立的 Bank Foundation for Young Entrepreneurs (aka Dream Bank) 所創立,來頭不少!6層高的大樓頂層是可以容納100人的活動室;4樓和5樓分別是辦公室和 co-work space,供 incubatees 免費使用6個月;地下至3樓就租給其他初創企業。

進入了 D.Program 的 incubatees 除了有免費的工作空間和 mentorship 外,D.Camp 每個月都會舉辦 demo day,讓大家有充足的機會去介紹自己的產品和廣闊人際網絡。而且既然是由銀行創立,投資當然不少得!D.Program 中的初創企業有機會可以獲得 US$100-300k 的投資,都咪話唔大手筆!

D.Camp 現時只有些3-4間非韓國本土的初創企業進駐,證明都是比較偏向適合本土企業--well… 至少都叫做有呀!

D.Camp

參觀過這幾間中心後,發現大多主打協助韓國本土初創發展和打入國際市場,只有 GSC 是專注協助外國初創進軍韓國市場;而且最大的障礙是語言,雖然接待我們的負責人都能說流利英語,但當見到其中幾個團體連英文網站都沒有時,很難想像它們可以提供全面的英語支援。另外,這些中心最早都只是在2013年成立,證明初創發展在韓國的確只是起步不久,整個 eco-system 應該還有待發展,未必有如大家想像般成熟。

PS: 這只是我們今次參觀的幾個機構,相信首爾還有其他的 co-working space、incubators etc (香港都唔止咁少啦!) 等大家去發掘囉!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