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知自己做乜春

特別新聞報告!特別新聞報告! 香港最近受到一種極之陰濕的病毒肆瘧,病毒學名叫「唔知自己做乜春」(簡稱「乜春」)。感染「乜春」的病者會做出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決定,而且會一而再、再而三錯上加錯,不斷的「彈弓手」而全不自覺。「乜春」最可怕之處,是它恍如有智能系統一般,專門選擇寄附在位高權重的「貴人」身上,以致那些錯誤決定往往對社會做成極大影響。由於香港至今已有多位政府高官「中招」,民間多個團體都作廣泛報導,現階段懷疑「乜春」是經由各政府大樓內的中央空調系統迅速傳播。 其實早於今年5月時,「乜春」便有自董伯伯時代後進入另一高峰期的跡象。話說當時煲呔曾無啦啦要任命一班副局長,又無情情企硬把所有薪酬、國籍都不公佈,最後被各界人士逼逼吓又和盤托出,原來不論老幼,每人起碼收十幾萬,真係「啤」一聲。 之後疫情急轉直下,「乜春」更閃電散播。7月的僱傭稅、10月的生果金等,特區政府的彈弓手「絕技」認真貽笑大方 (Oh sorry!我們不應該笑有病的人…)。足見「乜春」病毒的可怕威力! 很可惜,特區政府一直無視「乜春」的影響力,也是引致11月在泰國發生的悲劇的主要原因。11月中,泰國的反對黨發難,扇動民眾擺佔曼谷的兩個民用機場,令曼谷航運交通完全癱瘓。在各國早早計劃如何安排國民盡快回國時,平日效率不錯的特區政府這次卻闊佬懶理,你急我唔急,你哋坐三五七小時車去布吉、芭堤雅玩吓先啦,局勢都唔係好緊急,況且香港有國泰嘛!一定有機位返啦!被記者質問時更發老脾! 就這樣,一位無辜的香港市民在那「三五七小時車」途中遇上車禍喪生,特區政府才急急腳安排包機到泰國 (你話兩件事無關係?問三歲細路仔都唔信啦!死死地認咗佢仲無咁羞家!)由此可見,「乜春」已令特區政府完全失去了判斷能力,呢頭話發覺曼谷當地政局轉壞,嗰頭人哋反對黨就話唔玩,讓返個機場出來。政府派包機去曼谷,7點起飛,6點才sms滯留曼谷已登記的港人 (我那幾經辛苦撲機票從烏塔帕返港的同事當晚在office即場收到message傳給我們看!)可見特區政府已病入高肓,連「搭飛機要多少時間前到機場」的common sense都已經沒有了。現在即使死死氣去立法會執番隻蕉食去補吓都於事無補! 俗語有云「病向淺中醫」,其實有病都不要緊,最重要肯認,快D睇醫生。好像SARS之後,香港人咪又爬番起身!但現在特區政府死口話自己無病,不單渾渾噩噩做錯晒D決定,還失憶唔記得什麼是「問責制」。一係唔問責,一係話集體問責,大家都有份決定,成班高官突然friend晒好似做咗結拜兄弟咁,「不願同年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日死」,又或者大家一齊唔駛死。這和那些簽完credit card後賴死唔找數的爛仔,又有何分別?我們香港人又可不可以利叠利,一次過「清晒」幾個高官呢? (突然諗起句電視廣告slogan:「邦民,幫幫手呀!」) 如果特區政府繼續這樣縱容「乜春」肆瘧,恐怕大陸將有需要派解放軍到港,將眾高官困在禮賓府革離防止「乜春」擴散。香港更有機會被WHO公佈為疫埠,屆時必定對香港這國際大都會的形象做成不可估計的打擊!在此奉勸特區政府勢必要嚴正對付「乜春」,否則連香港人都會擺住機場去示威!!!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唔知自己做乜春

靚太作死

日期:30 November 2008 時間:8:30pm 地點:香港大會堂 演員:陳文剛、魏綺珊@糊塗戲班 寫這篇文章的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在這次表演散場時我看見門口人頭湧湧,怕麻煩、懶瀟灑就「雞咁腳」走了,錯過了跟劇中主角魏綺珊、陳文剛和嘉賓黃德斌 (imagine his muscles!)拍照留念。現在想起來dum晒心口!無計啦!唯有係到發洩吓慰藉我心靈的空虛。 首先介紹《靚太作死》係乜東東?《靚太作死》是「糊塗戲班」的作品。早前我糊里糊塗看到他們另一作品《離留記》的poster,又糊里糊塗留意到主角之一是無線前新聞之花魏綺珊喎,咪糊里糊塗買了飛去睇……又OK喎!演出都不是像戲班名稱那樣糊里糊塗,所以這次又再捧場。 飛上寫著演出時間是8時30分。我們8時25分入場時,還看見魏、陳二人在跟粉絲們拍照和簽名。有無咁老定呀?點都要俾少少時間複下稿、培養下情緒啩?!開場後才明白原來早早跟觀眾打成一遍就是最好的準備,因為這是非一般的舞台表演。 這是一套互動式的舞台表演。 魏、陳二人除了演戲外,更重要的元素是跟台下觀眾的interaction。我特別specify話「interaction」就當然不是台上講個爛gag,引台下笑一笑咁簡單啦!二人是真真正正走「出」舞台,直入觀眾席去搞色搞水,帶起氣氛,把觀眾席變成舞台的一部分。如果觀眾沒有反應,是真的演不了的。(所以他們完場後多謝台下觀眾我是受之無愧!哈!)為了達到這效果,看見陳文剛敏捷的跳上跳落,當然無問題;但看著弱質纖纖的魏綺珊要不斷走上走落(甚至算爬上爬落),見到都替她感到辛苦。 除了這種走進人群的演繹方法,我還因為我那遲到的細妹而對這次演出感到額外親切。事源魏、陳二人其中一條橋是去挖苦那些遲入場的觀眾朋友。幸運地,我細妹跟她的朋友是其中兩位late comers,而我們又坐在第三行,仲唔俾佢地捉住?那大spotlight打在細妹二人的臉上,問佢哋「點解遲到?」由觀眾突然變成眾人焦點!細妹更被魏小姐搭晒膊頭問問題,張飛乜都抵晒啦! 劇本其實是稍短,所以為了彌補時間上的不足,他們在互動笑料中花盡心思,拖……長時間。演員只得魏、陳二人(黃德斌只是最後客串一下),所以感覺有點像「棟篤笑」,劇力完全depends on他們二人的表現。又要做戲,又要突然停低跟觀眾吹吓水,再continue,認真不容易!當你看到魏綺珊那非常投入,非常「狂」、非常「放」的演出,扮癲雞乸似癲雞乸,扮怨婦似怨婦,很難想像她就是當年一臉正經陪伴著我們「六點半新聞」的魏綺珊。雖然兩者都是幕前演出,但表現的模樣卻大相逕庭! 場刊中寫陳文剛不單是演員,也是劇團的藝術總監,演出過的劇目更是「水蛇春」咁長,不過我對他還是有點陌生。這次表演讓他完全展示渾身解數,在台上扮鬼扮馬,古靈精怪比得上香港的大師級詹sir,跟觀眾互動時即席的反應交流和爛gag更是一絕。轉數快得似是在看一本人肉版「腦筋急轉彎」! 雖然這次的演出已告一段落,但從台下的反應,再度重演應該不成問題。(原來已是第四度公演!)未看過的朋友們,計落他們二人「棟篤笑」的hourly rate不過是80元不夠,那百多元的花費絕對是抵到爛啦! PS:都話無合照囉!睇住張poster頂住先啦!

Read More 靚太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