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朋友,Czarina is back!

半年前:《最後的牛尾湯》 轉眼半年已過,望穿秋水,頸到長埋,終於… 終於… 終於…… Czarina is back!!! 新店現在仍在試業當中,雖然佈置仍相對簡陋,可揀的菜式有限,但鐵膽的羅宋湯味道依舊,黃老板照樣好客,莎厘娜情懷常在! Czarina 今個星期仍是試業中,8/15 星期五才正式開張! 新地址: 高街50號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Read More 港大朋友,Czarina is back!

最後的牛尾湯

我珍而重之,將最後一口的牛尾湯放進口裡…… 小時候,我們一家週末時因為無人煮飯,每一、兩個星期就會來 Czarina 吃一次晚飯。所以對我來說,我跟 Czarina 可算是識於微時。不過,對 Czarina 來說,我已經算是新一代的朋友了。爸爸在大學工作了30多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餐的「莎記」。但他倆的友誼,又那裡止30年這麼短? 其實爸爸讀中學的時候, 已經是黃老闆的客仔了,當時「莎記」還只是賣飯盒為生的小生意。這樣算來,這份俄國餐豈不是吃了足足半個世紀?! 到 Czarina,99% 的時間都是吃它的 set:沙律、湯、主菜,最後送上一杯咖啡或茶,都是一百蚊有找 (現在晚餐可能不是),又抵又好食!雖然現在午餐為了迎合吃得比較少的 OL 們可以選擇不要沙律,但沒了沙律那感覺總是差一點點。這麼多年來那沙律都是那個模樣 — 三片每次都不同的火腿、兩片雞蛋、暑仔沙律、加上伴碟的一片蕃茄、一片青瓜和酸菜。小時候不太喜歡吃蔬果,所以蕃茄青瓜酸菜全部「送」給媽媽,只有那暑仔沙律我是最愛吃的。還有就是那兩片雞蛋,到現在我每一次仍是會先吃掉雞蛋,然後才開始正式開始吃我的沙律。不得不提的是沙律上輕輕畫上兩筆的那個鮮黃色的「沙律醬」,味道有點像鹹的煉奶,我到今天都仍不知道那其實是什麼做成的,但它卻是為這個沙律頭盤畫龍點睛的重要兩筆! 湯,是最難決擇的環節!羅宋湯、忌廉湯 (火腿還是磨菇?!)、牛尾湯,個個都咁吸引,點揀???羅宋湯當然好味,但它是餐牌上的鐵膽,感覺上就好似無咁馨香,所以我常常心思思想換第二種湯。不過細細個時爸爸就告訴我一個不成文規定:整個套餐只可以換一樣,如果換了主菜就不可以轉湯,但有時候兩個主菜都不是太喜歡又真的好想喝個牛尾湯,只有很不好意思的問侍應哥哥這次可不可以「換湯又換菜」。 主菜每次都是二揀一,雞牛豬魚蝦,次次不同。遇上不是太喜歡的菜式,就如剛才所講可以有一次「上訴權」,換個你喜歡吃的。我最喜歡就是吃它的白汁魚,那個「白汁」又香又 creamy,加上一片片大磨菇,正!我爸爸就喜歡它的炸魚,其實我都鍾意,不過始終都是愛白汁多一點點。講起炸魚就不得不提它的自製 tata source,獨門秘方,出面無得賣,有時掛住的時候就要叫碟炸魚止止癮啦!妹妹有時候是最貪心的一個,吃人家的 set dinner 竟然想要塊牛扒!雖然要求過份了一點,但通常都是有求必應的,將就一下給你一塊小一點的牛扒啦! 主菜都吃過後還有杯餐茶!但我已經飽得不得了啦!! 最後,當然不得不提黃老闆!他不定時就會在店內打躉,跟熟客們吹吹水。以前他胖胖的,一副粗黑框眼鏡加上一頭銀髮,很開心很有福氣的樣子。可惜幾年前他大病了一場,沒有出舖頭一段時間,再見他時已變了做排骨精,認真嚇了我一跳!不過依然健談,希望他老人家時時身體健康! 自從 Czarina 宣佈因為租金問題,2月過後不再續約,就任何時間都是超級難訂抬!難得爸爸早兩天去吃午餐,我和妹妹就叫他打包個牛尾湯讓我倆回味一下。我兩個對著碗牛尾湯,依依不捨的喝呀喝,直至喝下最後一口…… 今天是 Czarina 的 last day,真的很難想像陪伴著我們成長的 Czarina 就這樣要講再見。雖然聽聞他們想另覓地方再續前緣,但世事難說,只能誠心希望真的有東山復出的一天,這碗「最後的牛尾湯」不是真的最後了。  

Read More 最後的牛尾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