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凍極光之旅之 (十三):瑞典人 vs 芬蘭人

雖然瑞典跟芬蘭彼此相鄰,但我發覺兩個國家的人的性格卻很不同。讓我由在兩地兩程夜晚揸雪車 (snowmobile) 的經驗說起。 在瑞典 Kiruna 的第一個晚上,我們就是跟之前提過的靚仔混血兒 James 揸雪車去睇北極光。(詳情:極凍極光之旅之 (九):尋找 Kiruna 的他鄉故事) 同團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一大班來參加婚禮的英國人,包括新郎哥新娘子。到了起點,James 打開了儲存著overall、頭盔、手套等裝備的倉庫,讓大家自己入內挑選,自己就忙著去準備一架一架的雪車,怎樣揀合 size 的裝束,其實都沒有解釋過。見大家都穿好裝備,很簡單的跟大家講解了架雪車怎樣噠車、怎樣加速、怎樣落 break 等等,再說說笑的講他會開慢點擔保大家第二天可以安全出席婚禮,大家笑嘻嘻的就出發。 幾晚後我們來到位於芬蘭的 Rovaniemi,又參加了一個晚上揸雪車去睇北極光的團 (為了 maximize 我們能看到北極光的機會,我們參加了好幾個類似的團!) 領隊哥哥 (忘了他的名字) 等齊人後,就帶大家進入店內的「四大機關」!每個機關都有兩三名職員嚴陣以待…… 第一關由一個手瓜起展的男人把守。每一個進來的客人,他打量一下就會到衣架上拿下一件合身的 overall 給你;當你還好像隻蛤蟆般嘗試將那件穿了一半就 stuck 住的 overall 穿上時,第二關的短髮少女已經過來問你鞋的號碼!過了頭兩關,來到另一間房放滿了一個個的頭盔。但在你揀選你的頭盔前,第三關的高大男孩會首先確定你已經帶上一個可以遮蓋著整塊臉的「鬼面罩」,有些人嫌麻煩問可否帶頂冷帽算數 — 唔得!外面很凍你一定要帶個鬼面罩!OK OK,帶就帶啦,再帶上個頭盔,就來到第四關,拿你的手套和給工作人員最後檢查全身的裝備。   當大家都穿好衣服,齊齊出去上雪車。領隊哥哥就跟 James 一樣向大家講解如可駕駛這架雪車。不過他就講得更仔細,例如轉彎時應該如何將身體微微向你轉的方向壓下去令架雪車更貼地;他還說雪車噠著後引擎超噪,所以要教大家慢駛、停車、起行等手勢,方便大家沿途用手勢溝通。講真,得那七、八架車,大家又不是開得快,都用不著這般認真吧?   ****************************** 由這兩個例子,可以睇得出瑞典人比較 care free,有一點「天跌落嚟咪當被冚」的感覺;而芬蘭人就比較有規律,事事有根有據有系統。對於兩個就只是彼鄰的國家,性格上有如此大分別,實在是有點驚訝。不過話說回頭,原來芬蘭文跟瑞典文不是來自一個語系,代表兩者其實是來自兩個不同的民族;而且聽說芬蘭雖然位於北歐,但他們其實不願承認自己為 「Scandinavia」的一份子。   再講一個例子說明瑞典有多「care free」。話說 Abisko 那個我差點就凍死的 Sky Station,(詳情:極凍極光之旅之 (六):我會像阿 Jack 一般凍死嗎?) 除了好x凍外,那個山頂木屋外面看北極光的位置,其實又斜又冼,但整個山頂我見不到任何安全設施或欄杆。如果有人冼腳,又或者站不穩向下碌,真的隨時可以一直碌下去,後果可以是幾嚴重!當時我忙著看北極光就什麼都不理啦,但現在回想過來都有點牙煙!因為當晚我有幾下都不是企得太穩冼一冼!

Read More 極凍極光之旅之 (十三):瑞典人 vs 芬蘭人

極凍極光之旅之 (十):How to survive a night in -5?

去到北極圈咁遠,當然一定要去聞名不如見面的 Ice Hotel! 去到 Ice Hotel 咁遠,當然一定要豪一豪入去間冰房,係張冰床上瞓番晚!   瑞典的 Ice Hotel,位於 Kiruna,每年12月建好開放,直至4月天氣開始轉暖就要收皮,將全部的冰屋溶掉!每年要重新起一次,一年還只可以做不夠半年生意,所以認真是貴得有道理!內裡不單有普通房之外,還有多間用冰搭成的房,張床都是冰做的,上面只會放一張馴鹿 (reindeer) 皮,當然就不會有暖氣,亦沒有廁所,你想去方便就要去 reception 所在的 building!除了普通的冰房外,還有主題房間 (Art Suite),年年不同,年年接受世界各地的朋友獻上他們的設計,成功被挑中的就會被起用建成一間獨一無二的主題冰房!今年 Ice Hotel 裡就有16間主題冰房,看看名單,設計者由阿根廷到荷蘭、由立陶宛到蒙古都有!   雖然建 Ice Hotel 是11月天氣轉冷後的事,但其實每一年3、4月, Ice Hotel 就要由旁邊的 Torne River 入定貨 — 他們會趁條河結冰未溶之前收集冰塊,儲定冰和雪在倉庫裡,夏天過後就可以全速興建新一年的 Ice Hotel!查實建一間 Ice Hotel 要多少冰雪?Wikipedia 話他們的倉可以儲起 10,000 噸冰和 30,000 噸雪!見到這些數字,我其實已經無感覺究竟是幾多!總之就係好Q多! 老老實實,大大張冰床,夜晚點瞓先?!我不是小龍女,瞓唔到寒冰床! 當然 Ice Hotel 都明白各位住客付了錢但又淆底的心情,所以特別在大家傍晚6時拿房前有一個 “How to sleep well in […]

Read More 極凍極光之旅之 (十):How to survive a night in -5?

極凍極光之旅之 (八):要看北極光就要狠心走北點

自從我們在 Abisko 的第一晚就看得到北極光,大家鬆一口氣,因為用了咁多錢總算沒有白費!而且不其然的變得有點囂,覺得「原來都唔係好難睇得到啫~~」,早知不用預留八、九天在北極圈內捕北極光啦!心諗睇到第五、六天時隨時睇到悶!! 世事又何來咁簡單! 在 Abisko 的第二天,就已經因為天氣不佳,整天都積著厚厚的雲層,連星星都看不到,更何況是北極光!不過我們都不以為然,心想之後的日子天氣好了又會看得到,還一心想會否有機會見到北極光之王「極光崩離」! 之後我們在瑞典的 Kiruna、芬蘭的 Rovaniemi 等地方前後逗留了五晚,晚上參加了好幾個團到郊外等北極光,結果除了在 Kiruna 的第一晚,在結了冰的湖邊看到不太強的北極光外,其他日子丁點兒都看不到!是丁點兒都看不到!!!白白食了好幾晚西北風! 起初我們天真的以為只要天晴氣朗就見得到北極光,但食了幾天白果後我們就知道這是太低估了北極光了!加上沿圖聽了幾個看北極光的「悽慘」故事: 1)一個新加坡人2年前來到 Abisko,逗留了整整兩星期,兩星期都看不到北極光。今年決定再來兩星期搏一搏; 2)一個台灣人已經連續7年、年年到 Rovaniemi 看北極光,7年來都看~~不~~ 到~~ ,今年3月尾將再來第8年。 我們終於明白能夠在第一晚就看得見北極光是一件何其何其幸運的事!簡直應該要齋戒三日,再劏雞還神!如果我們好像那個新加坡人或者台灣人那樣,肯定全程感到灰到無朋友! 經過這個由輕視到深深明白看北極光的難能之處的心路歷程,我以過來人身份對有興趣將來去看北極光的朋友有以下忠告。 由於北極光是太陽粒子撞向大氣層時產生,所以它的出現是十分地區性。起初我以為只要當晚有太陽粒子撞向大氣層,身處在北極圈內就可以像看到星星般見到北極光,但其實不是!星星是在離開地球很遠很遠的宇宙之中,所以全地球看到的都是一樣;但北極光只是出現在離地最多3000公里的大氣層,北極光的「地域性」應該更似天空中的雲 — 你在香港和廣州看到的雲已經是不一樣! 所以,如果你決心要看到北極光,我勸你索性狠心點,要去就去到最北的城市看!如果我們可以再策劃一次,我想我們會選擇在 Abisko 多留幾天,因為有好幾天我們在網上見到 Abisko 是看到北極光的,但我們身處較南的 Kiruna、Rovaniemi 卻真的一點都看不到,就算用相機曝光曝足一分鐘都還是沒有!結果每次用了成千元參加這些看北極光團換來只是幾條香腸、一杯咖啡和吃不盡的西北風!多浪費!

Read More 極凍極光之旅之 (八):要看北極光就要狠心走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