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你們愧對市民呀… 尤其是你呀,公民黨!

2012立法局選舉塵埃落定。在地區直選,泛民拿下100萬票,佔總數的55%,但最後結局是35個議席只是以18:17險勝建制派。公民黨幻想陳淑莊、余若薇可以一張名單拿兩席徹底 (係徹底!) 失敗,直接簡接連累民主黨李永達老貓燒鬚…… 我們香港市民盡了我們的責任,100萬人站出來給你們泛民投了票,結果是你們人為的戰略錯失,全香港市民要繼續陪伴泛民在立法局苦戰! 建制派「齊心協力」,配票配得近乎完美,民建聯出9張名單,拿9個議席。港島區為例 (我住港島區), 曾鈺成明明可以穩陣大勝,鍾樹根選前調查只是「機會均等」爭末席,結果曾鈺成只有36,000幾票,連民主黨的單仲偕都不及;但鍾樹根輕鬆拿到33,000幾票,無驚無險排第4安全入局! 民 建 聯 配 票 成 功 九 張 名 單 全 入 局 再看「超級區議員」,這個有300萬選民的組別戰線太闊,民建聯的地區式配票不易,相反民主黨可以大規模式配票 — 港島區九龍東投涂謹申,其他三區投何俊仁,加上馮檢基早早告急的策略成功,結果3人分票平均,將去屆地區直選票王劉江華踢走,5席中搶得3席。這種6:4的議席比例才是泛民應該做到的,但可惜他們之間毫無默契,贏了形勢輸了比賽,確實是愧對我們這一班選民! 人民力量與其他泛民鬼打鬼都算啦,但其他各泛民都只是懂得各自為政,人人得一招 — 打告急牌!人家建制派可是陪你打告急牌之餘又實實際際在背後做統戰和配票的功夫。你可能話泛民那裡像建制派有那麼多人力物力?講錢講地膽是不可比,但你們有比建制派足足多20萬票的選票資源呀!建制派少票所以配票要做得極準,泛民其實有票多是可以承受大一點的 margin of error,仍可以達到目標。而整個佈局最大問題是公民黨一意孤行,港島區、新界西都想用以老帶新的一張名單爭兩席,結果一敗塗地,票多到瀉但各名單都只能一人當選,兩張名單各自白白浪費了30,000票!30,000票呀!在新界西,余若薇不但入不了局還犧牲了民主黨的李永達和陳樹英,民建聯一聲「Thank you!」第9張名單都得米了! 佈錯了局也算了,但在公佈選舉結果其間訪問了陳淑莊、余若薇、梁家傑,全部否認是部署錯誤!他們認為自己是盡心盡力,失敗了無話可說;陳淑莊還言之鑿鑿說選民應該投給自己的選擇而不應做「配票」行為。大律師呀大律師,你們這些公義的說話就留在法庭上講好了,現在大家是在玩政治,接受「需要配票」的政治現實吧!就好似踢波,對手有實力又有戰術,你們話只要踢天才波就夠打了!可能你們公民黨覺得每區一席已經是達標,陳余兩人再搶到議席是 bonus;但你們可否為香港的公義著想,香港人切切實實需要泛民你們這些議席去抗行保皇黨。你們可否告訴我,兩張明星選票共拿了140,000票但只得兩席,有什麼用?令自己覺得公民黨的氣勢夠勁?但當未來4年有一次泛民不夠票去擋住政府的惡法時,你這所謂氣勢又有屁用?可否收起你律師的傲氣,聆聽別人,承認錯失? 再深入一點,由 Day 1 公民黨已經知道這兩張名單的情況是搏一搏,希望「保一送二」。分拆做4張名單不大可行,因為郭家麒和陳家洛知名度不足 (我之前只識紅花會那個陳家洛…),所以各張名單1分2不代表可將70,000票均分。與其入賭場搏兩鋪大細,沿用上屆成功搶兩票的余若薇拍陳淑莊戰港島、再將陳家洛拍郭家麒戰新界西是否安全得多?以余陳兩人的雙明星效應,今年港島再拿兩席的機會真的不少;再利用公民黨的名氣搏新界西都仍是「坐2望3」,勝算高得來不會浪費選票。當然,這是「馬後砲」式分析,但今天不學精,2016年又會否是死牛一面頸,重蹈覆轍? 最後,民主黨今次疲態畢露,青黃不接的現象極嚴重,如果不好好反省,做好基層工作,到連何俊仁、劉慧卿等人都要退下來之時,我真是唔知你點算?!

Read More 泛民,你們愧對市民呀… 尤其是你呀,公民黨!

拉布戰

對於因為替補機制立法而因伸的拉布戰,我今天不是評論誰對誰錯。總括來說,整件事情都是錯的 (由政府的假諮詢到發動拉布戰),都是浪費我們納稅人的金錢。 我想說的是,當大家矛頭直指曾鈺成與民建聯齊齊打茅波發動終止辯論時,我有另一個睇法。如果我們倒一倒帶找出為什麼會出現「終止辯論」這情況發生,很明顯是由於社民連三子想出了1300多項修定加上在會議上無限9-up這新招,搞到根本連開3日3夜會都講不完,目標就是令立法會連對這法案投票的機會都沒有。 我相信他們諗得出這條絕世好橋時,已經研究清楚這是「合法」的,這個我們都無謂去深究。法理上合法但情理上又是否認真「合法」?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啦!政府面對這樣的怪招突襲,唯有急急腳找方法拆招。最後左鑽右鑽,終於鑽出了用《議事規則》第92條去拆招。聲大大的社民連當然立刻起哄說不應該,公民黨又抽水說這樣「立下極壞先例」云云。但是為什麼沒有人站出來說其實這種拉布方式都是「立下極壞先例」?!如果以後逢有什麼法案,不論是非,總之有幾位議員 (不一定是泛民或社民連三子) 就是不滿意的話,他們幾人都已經可以任意的使出這招「拉布」去癱瘓香港的立法體制? 最後,對這次拉布攻防戰,我用一個譬如總結。社民連的行為,就好像出怪招去鵝頸橋找神婆用打小人方式對付政府,政府被打到腰酸背痛後,唯有找位大師在立法會會議廳開個壇作個法去化解!其實講到尾大家都只是各自用旁門左道去互相牽制吧! VS

Read More 拉布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