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智文的 CAN DO spirit

  早一陣子有幸親身聽到「蘭桂坊之父」盛智文博士 (Allen Zeman) 談到他對香港未來發展的觀點。他的說話其實沒有甚麼大家不懂得的大道理,但經他整理、再從他充滿 charisma 的一張嘴說出來,確實令人一邊聽一邊點頭。 盛智文表面上在說自己出身、上位、成功的經歷,但其實貫穿整個演說的,就是他不斷強調的「Can Do」精神;而他亦不諱言在他年輕時,香港是一個你相信「Can Do」肯努力就可以成功的城市;但這個年代的年輕人,看著今日社會的情況,實在不能怪責他們漸漸失去這種信念 — 不是他們不想「Do」,而是他們看不到「Do」了之後可以有甚麼成果。這亦是今天香港社會不斷地在撕裂的其中一個根本的原因。不過,他依然相信「香港」是世界級品牌;如果我們想保持著這個品牌,首先是要相信,其次就是要團結一起去做好個 brand,在各方面都好似香港一直以來般,做到最好。 講番年輕時的盛智文,在加拿大時已經計仔多多,上學年代在課餘時間兼職派報紙做打雜都已經揾錢多過在課室裡教他的老師 (我想:今天在香港怎麼可能?),那麼為什麼會來了香港?原來正正是他畢業後無耐做生意已經大賺,不過在加拿大交稅交到牙痛;有一日突然聽到這個叫「香港」的地方,只需要交15% 稅,咁抵??就決定隻身來到香港闖一闖,一闖就40年! 他絕對是天生的生意人,在香港這個新地方發展一樣搞得有聲有色。當年他就可以以無人能及的視野,和一個簡單的信念 — 香港需要一個讓香港人聚腳、享受、娛樂的地方,還要就近 CBD 地帶 — 看出當時還是一塊爛地的蘭桂坊所擁有的潛力,一仗功成。 除了蘭桂坊之外,大家過去十年見得盛智文最多的一定是在海洋公園,尤其是他喜歡一起扮鬼扮馬與眾同樂 (他在2014年(被) 辭退海洋公園主席一職)。他也笑笑口講到當日走馬上任時的情景:董伯伯找上他為當時已經是奄奄一息的海洋公園救亡,他到現場視察過後發覺真係唔係好掂,有D難搞;於是問董伯伯,如果他不答應幫手的話會找誰,董伯伯話應該從政府內部找個人負責。他想了一下,心裡知道這樣海洋公園就必死無疑,答應接手。最後都證明董伯伯這次的眼光不錯,所以才有盛智文這一句:Disney has the fake mouse, we have the real mouse! 總結當天盛智文的說話,其實他對香港的將來仍然充滿信心,亦不斷為在座各位輸入正能量。讓我在這裡節錄幾句,為香港人打打氣!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盛智文的 CAN DO spirit

P2P借貸可以爆得好大鑊

美最大網貸平台股價急跌創新低 美國最大網貸平台LendingClub Corp.,在前行政總裁Renaud Laplanche上周五辭職後股價急跌,繼周一急跌35%後,周二再急跌11%,創收市新低。公司早前內部調查發現違規出售2,200萬美元貸款予一名投資者。《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指,高盛及富瑞(Jefferies)已停止向LendingClub Corp.買入貸款。後者亦宣布將未能於本月16日前公布首季業績。(fc/u) 背景資料:Lending Club (LC) 2014年12月在美國上市,招股價$15。曾經倍升至$30水平,但之後股價就不斷走低,周二 (10/5) 收報$4.10,比招股價跌超過70%,比高位跌超過85%。   P2P借貸,今日最熱門的 fintech,個餅可能是大到無朋友,人人都覺得前途無限。不單止在美國熱爆,在內地的P2P借貸平台的數目都如雨後春筍;不過,香港因為一直都無一套明確條例監管,政府當局講明暫時無得做。不少人埋怨香港的監管機構慢兩拍,令金融創新遲遲未能在香港起飛。在某程度上我是認同的,不過在P2P借貸這方面,我就情願香港走慢一點,都好過是是但但人有我有,因為沒有好好監管的P2P借貸,風險比想像中高! 當天金融海嘯的形成,就是投資銀行將銀行最根本的業務 — 借貸 — 複雜化,將安全的金融產品變成計時炸彈。本來銀行的本業就是付利息給存戶,再以高一點的利息將存款借給有需要的人。銀行會做好盡職審查 (due diligence) 確保借款人有足夠能力還款,加上政府對銀行有嚴格監管,所以這業務應該是十分安全的。不過,銀行家知道這樣做個餅不能增加多少毛利又不高,所以就想出了複雜的 CDO 去遊說銀行借貸給那些還款能力較低的人。銀行可以將這些 sub-prime 貸款打包賣給投行,風險轉移得來又有錢銀回流,又可以借過;而投行就利用「金融偽術」將這些高風險的借貸透過 CDO 改頭換面成貌似安全的金融產品,最絕的是還可以反過來當投資產品賣給銀行!結果做成借貸風險被大幅低估和金融市場錢滾錢之下槓桿太多,一爆!海嘯一場…… 今日P2P借貸其實就等同當日還款能力較低的 sub-prime,貸款本來是無問題的,因為有高息補償風險,一個願打一個願捱。P2P借貸還可以如其他的共享經濟般,將資源從過剩的一方,流向缺少的一方。不過,審批這些借貸肯定無銀行受監管般嚴緊,而且在這個無王管的灰色地帶有錢就可以開間P2P借貸。現在這個低息環境中,當然大把人有閒錢,他們願意冒多少少險,以P2P的方法借錢出去,換取高一點的利息收入,激進的甚至乎自己借平錢再在P2P市場高息借出。規模小的時候還可以,但當越來越多人參與這個遊戲,大家為搶生意自然就越來越進取,又無監管,膨脹迅速,個泡沫越吹越大;再加上現在又聽到有人將這些P2P貸款如當年的 sub-prime 般打包成「CDO」,再這樣下去歷史就只會又再重複,只是出事的產品換了臉。 你可能話,P2P 這些「細數」又怎能與跟銀行借錢買樓的「大數」比?要爆都大極有限啦。以這個邏輯推說,Facebook 的市值又怎可能大過美國各大銀行呢? Peer-to-peer 的網絡效應實在不容忽視,再加上了人為的槓桿後就更危險。 至於幾時會爆?看過電影《孤注一擲》(The Big Short) 的人應該明白到,看對了方向但捕捉錯了時間可以是非常痛苦的。我當然估不到未來會怎樣,不過內地已經傳來零星P2P平台出事的新聞,加上 Lending Club 這次事件展示出危機的冰山一角。早爆的,就如 bitcoin 般曇花一現;越遲爆個煲越大,要去到金融海嘯般的規模可能有點誇張,不過爆起來都可以好大鑊!我不是說要杜絕P2P借貸,不過在有有效監管之前,地球很危險,你快點回火星吧!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

Read More P2P借貸可以爆得好大鑊

睇《太陽》學 fintech

  要走在潮流的尖端,當然是每星期跟老婆緊追著韓國煲《太陽的後裔》啦!意想不到的是,原來煲韓劇都可以學到韓國的 fintech! 就在最後最後一集、最後最後的5分鐘,話說女主角出國前要㩒錢。只見她在 ATM 排隊之時,已經是拿著手機,左撥右撥選了張電子 ATM 卡,接著一張韓文表格彈了出來。雖然我不懂韓語,但一看就知是填寫提款的金額;女主角填好了,再做個指紋識辨就搞掂。輪到她時,只需將手機放在 ATM 上,手機以 NFC 跟 ATM 連接,三兩秒錢就馬上出來了。 其實,講到尾這都只是指紋識辨和 NFC 的科技,大家每天在 unlock 自己部手機和用八達通上淘寶網 shopping 時都已經時常用到。不過當我看見這樣子結合來在 ATM 㩒錢時,腦袋還是「叮」一聲:原來可以咁用!試想想,當你在星期五放工時,站在港鐵站的自動櫃員機前,看著前面那十個八個的人龍時,是否立刻想香港有這種「高科技」呢?每人各自在自己的手機先輸入好密碼和金額,行到 ATM 時不用5秒就拿錢走,多美好!今時今日我還是要站在 ATM 前如賊仔般鬼鬼祟祟的入密碼,就是生怕被人偷窺盜用。 人家韓國當然是大力的推自家的 Samsung Pay,而我們香港呢?這星期大家為本土的八達通「終於」可以 P2P 轉款而歡呼;但回頭一想,內地用微訊付款已經有如食飯般方便,香港的龍頭八達通今天才施施然推出… 有沒有突然驚覺香港由20年前輕觸式付款的龍頭,今天快要排到龍尾了!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睇《太陽》學 fintech

誰說香港沒創意?

今早起來,如常的上臉書看看,見到這張改圖,當堂「哈」一聲笑了出來!真不知道誰竟然有這般智慧,咁都諗得出!我想,張國立大哥在香港都是無得撈啦,好好的留在國內掙錢吧!(PS:識得睇梗係睇comment!) 其實,香港人的創意一點都不差,可惜創意工業的發展就是差一點點。歸根究底,香港百多年來由小小的漁港發展成世界金融中心,社會文化也隨著發展成徹底拜金。你看看其他金融中心:紐約、倫敦、東京,全部也是這樣,所以這也是正常的。不過,他們各自是泱泱大國中的大城市,所以不喜歡的居民,可以自由移居去其他城市發展。彈丸之地的香港,自從被割讓給大英帝國後時至今日,可以說是兩面不是人。從外地流入的人材,十之八九是為了在金融市場幹一番事業的;至如那些醉心於那些所謂「唔揾錢」的藝術、創意工業的有能之士,縱使嫌香港生活貴又可以去得邊?大陸雖然是我們的「阿媽」,但就算不談文化與素質的差別,我們連移居當地的資格都成疑。結果,他們空有創意、有理想,但在這個寸金尺土之地,最後還是只能去揾份穩定的收入去養活自己;即使是有些少本錢的,都只能有一日沒一日般苦苦經營自己的創意事業或品牌,又何來資源去大力發展和推廣? 再推前一點,回到讀書時代,本港的父母何以死慳死抵都要小朋友一星期學七樣課外活動?培養興趣?(普通話) 笑話!說穿了只是為了幫他們鋪路入好學校,再入好大學,再再揾份好工,有穩定收入,再再再買到層樓,這樣就 very good 啦!這種苦心,相信大家都體諒,但香港從此變成了一個單元城市,職業是以金錢來衡量貴賤。假如那位一星期學七樣課外活動的小朋友,有一樣真的學得特別出色,好到有香港隊水平,到時父母都不知該開心還是擔心?!開心的是望子成材,能夠如此獨當一面入香港隊,做父母的當然高興!擔心的是這些閒科做得好有鬼用,將來都揾唔到食,如果為了勤練習荒廢了學業,入不到好大學找不到好工,點算? 結果香港的年青人多是日復日在公司做喪屍,創意就只能「發洩」在高登、臉書等平台,而香港的創意工業多年來一籌莫展。一年前終於有三位高人領悟了這個道理,創立了《100毛》和《毛記電視》,完全點中了香港人的 paint point,立即爆紅! 至於近日在臉書上洗版的 Art Central、Art Basel,只不過是高檔來路貨,把香港發展成一個藝術品買賣中心,而並非提高香港的藝術素質。正如如果香港年年請美斯、C朗來香港踢足球表演賽,難道香港的足球員光睇波就可以踢高一皮?這些 art fair,除了一些真‧藝術人士去朝聖之外,其他不少人只是從贊助商 (多是銀行) 拿了免費飛,為了 po 相上臉書 (呃like) 為主,感受感受藝術氣息為副。(這樣說如果踩到你條尾真不好意思,小弟其實只是在嘲笑自己的膚淺,因為如果我有飛的話一定會這樣做。藝術嘅嘢,我識條鐵咩!) 小弟才疏學淺,沒有一條好橋如何去解決這個困局,反而日夜在「苦苦搞 startup」和「打份工算啦」這兩難之間腦交戰。我想,這種多年來孕育成的拜金文化,不是隨便就可以改變過來。各位創意之士,還是高登、臉書見吧!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誰說香港沒創意?

面書不再只有「like」

最近在《Businessweek》上讀了一篇文章「Inside Facebook’s Decision to Blow Up the Like Button」,介紹負責這個將面書上的「Like」升呢到「Reaction」的舵手 Chris Cox。 即使你不是面書的用家都知道它「like」的厲害之處,簡直可以說是界定了過去這年代的數碼文化;現在當你要對別人表示讚賞,再講「做得好」就 out 啦!當然是說「俾個 like 你!」 不過,有些時候就比較難做,例如朋友寫了一篇賺人熱淚的 post 去悼念剛過身的寵物,如果我想對朋友作情感上的鼓勵,那麼我應該「like」個 post 還是不該?「讚好 」人家的傷心事好似邏輯上不合情理。也正因為如此,作為 Chief Product Officer 的 Chris 就帶領著這個名為「Reaction」的變革。 在不久的將來,有一天當你如常的起床 — 第一件事當然就不再是刷牙而是上 facebook!你會發現你不再只可以「like」你朋友的 post,你會多了五個 emoji 的選擇:sad、love、wow、angry、haha。老實講,這五個 emoji,甚至是更多更多的 emoji,平日我們已經十分慣常地用在我們的 whatsapp 信息中,所以不是一件新奇事。不過,對面書來說,這是顛覆了它面世以來最賴以為生的特色,可能是真真正正的牽一髮動全身!所以由決定新加入那一些 emoji 到了解用戶對這次改變的反應,他們都非常小心去評估,才最終決定推出。   小弟個人認為這次改變也何算是理想當然,人是有很多不同情感的動物,無理由永遠都只容許人「like」而已;而且多了不同的情緒表達,對面書來說也有好處,得到的用戶資訊將會更全面,「錢途」亦會更好。例如如果我這一段時間長期表達 angry 的話,旁邊的廣告是否可以「識做」地顯示多一點輕鬆、減壓的產品或服務呢? 不過,現時每一個 post 簡簡單單只有「like」、「comment」和「share」三個按鈕,之後加入了這五個新 emoji 後,如何將它們顯示出來而又不會令版面看來太擠擁呢?且看看面書 UX 團隊的功力。 聽說「Reaction」已經在某一些地方選擇性投入服務,得到更多用戶意見而無大負面反應的話,相信很快我們也會可以用到了!   Please […]

Read More 面書不再只有「like」

真‧廢青 startup 毛記電視

本來一個平平無奇的1月11日星期一晚上,你我的阿爸阿媽如常在客廳看著三色台 (有得揀嗎?亞視真的是永恆?),你我這樣的廢青如常留在房裡玩 whatsapp facebook instagram,遠遠地偷看朋友們在做甚麼。 但昨晚直到今日,我們的 facebook 卻全被 (深呼吸,一口氣) 《Shell Bonus咭好獎fun給你呈獻: 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洗版了! 很奇怪,《100毛》和《毛記電視》紅了一整年,都無乜人從 startup 的角度去讚嘆過他們的成就。要我選的話,《毛記電視》肯定是2015年的年度 startup! 搞 startup 要成功、要出眾,一種玩法是「顛覆」。Peter Thiel 在《Zero to One》裡說:要做得比現有的好10倍才去做。我不敢說《毛記電視》被現有的影視媒體好10倍,但它過去一年所做到的卻是很多 startup 都有所不能。 乘著雜誌《100毛》的氣勢,《毛記電視》橫空現世,去年中一「啟台」已經是人氣極旺,不過令我發覺原來它真的咁紅是在去年書展,見到要排30、40個人才入到去《100毛》的攤位!當然,人家不如那些財雄勢大的連開幾個攤位才形成這樣一個排隊「假象」,但這樣一個走小眾的平台可以引起如斯反應,不簡單呀! 《毛記電視》其實說穿了就是廿一世紀網絡版《18樓C座》,不過現在還有那一個廢青會坐在收音機旁邊聽周老闆一輩長遍大論的談論時事?由聲音升級到影像,由高談闊論改變成諷刺式二次創作,講到尾還是香港式剝花生,只不過形式隨時代進化了。 也不知是計算好還是誤打誤撞的,《毛記電視》以新聞報導模式出世,本來是賣內容的;當中做型古怪騎騎呢呢「主播」們,竟然一個個各自紅起來,人氣高企,還各有各的虛擬人物性格,facebook 上閒閒地幾千過萬個 like。低成本塑造出一班「明星」,更可以獨當大旗,參演那些「明張目膽」的植入廣告 — 即是拍出跟平日製作一樣的二次創作短片但就明刀明槍擺到明其實是植入式廣告。大家依然是睇住來笑,笑住來睇,比起在三色台突然要大家當著攝影機面前食炸雞的兀突場面,觀眾接受程度高得多,廣告商的收效亦高了。 《毛記電視》首年的空前成功,大概可以用昨晚的「分獎典禮」來總結。只得毛記主播加上一小班在香港平均來說半紅也沒有的歌手、演員撐場,卻仍是一票難求,還可以得到電視台現場直播!   不過,正如所有 startup 一樣,過了充滿新鮮感的第一年,如何保持下去才是艱難之處。首先,要保持創作力之餘,現代這班廢青觀眾追求的更是層出不窮的新意;如果只能以同一樣的惡搞方法 repeat 又 repeat,就可能變成廿一世紀網上版 EYT。另外,這種明張目膽植入式廣告,觀眾接受的臨界點在那裡呢?到那一個程度、密度,大家開始感到厭倦?正如前年 Ellen DeGeneres 在奧斯卡群星自拍的廣告人人受落,到上個月的食炸雞事件卻被人恥笑為低手。最後,《100毛》和《毛記電視》的成功,在於小眾 — 壟斷一個小眾市場正正就是 startup 界其中一種搶灘方法。下一步該怎樣走?繼續做小眾市場的王者就永遠做不大;想步向大眾的話,卻一定要犧牲某一些原則和風格。 Any肥,多謝《毛記電視》在香港這個亂世給我們這班廢青一個「笑吓啦」的機會! PS:如果你覺得我不斷「廢青」來、「廢青」去是不敬的話,咁就…… 算吧啦……   Please come and […]

Read More 真‧廢青 startup 毛記電視

電腦取代人類?

  經典電影《The Terminator》中,電腦的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進化到一個程度反過來以 Skynet 統治人類。可能就是因為這套電影,令我們這一輩的人心裡暗角都有一絲恐懼,怕當我們設計的電腦越來越「聰明」,人類就會逐漸變得無定企! 最近讀了 Peter Thiel 的《Zero to One》,其中一段談討電腦跟人類的關係。Peter 認為這種「電腦取代人類」的想法是杞人憂天,因為現在的電腦無疑在處理海量資料時比我們人腦厲害,但有關 decision making 和邏輯思考的事情上跟人類比仍是拍馬屁都未追上。所以我們應該放心跟電腦「分工合作」,各自發展自身的長處。 其中一個關於電腦化或自動化的爭論是:人類的工作是否會被電腦慢慢蠶食?讓我分享這星期去大會堂飲茶的經歷。 去過大會堂飲茶的人都知道,它是超級爆兼無得訂位的。以前 weekday 想跟同事們去食午飯,麻煩要一位勇者不怕被老板發現,早早閃下去攞枱。不過今年有了 Foodgulu 這個 app,就可以預先網上攞飛,去到只需要將 app 內的 QR code 一掃就可以了。這星期我就第一次享受這個系統,早早在家已攞飛,雖然在人頭湧湧的 12:30 才到,但不用等多久已經有枱。 去到大會堂才發現原來 Foodgulu 不只是一個手機 app,它亦將等位的號碼紙自動化,而且以前酒樓裡的職員會用 walkie talkie 去通知門口同事哪張枱清理好,現在就直接打入系統,清晰方便。不過,縱使多了這種種的自動化好幫手,我這次還是見到大會堂那位十年如一日的帶位姐姐,而且看上去她其實並無因為這些新科技而變得清閒了! 首先,很多茶客都未熟識這套新系統的運作,所以依然是走到門口跟帶位姐姐說:「兩位唔該!」結果她的工作只是由寫飛搣飛變成㩒 iPad 印電腦飛。其次是,無疑這系統在等位安排上方便了客人不少,不過如何去分配每一張枱的學問它卻處理不了。譬如為有BB車的客人揀一張比較寬敞的枱、分流空出的大枱分配給人數較多在等中枱的客人、為熟客安排他們喜愛的窗口、甚至是安撫等得不耐煩的客人等等,都不是 Foodgulu 所能兼顧的。無疑,你可以在電腦程式中將以上種種情景都寫入編碼當中,但太陽底下日日都有新鮮事,千奇百怪的事情每日都發生,又寫得多少?所以就正如 Peter 所講,我們應該張開雙手迎接這個 e世代,因為電腦確實令我們的生活方便不少;不過同時我們人類不要妄自菲薄,低估自己的智慧,過份擔憂電腦的能力。畢竟,《The Terminator》暫時來說仍只能算是一部超現實科幻電影,我們現在擁有的還只是 Internet 而非 Skynet。   Please come […]

Read More 電腦取代人類?

從恐襲看科技演變

2001年9月11日,剛入秋的匹茲堡 (Pittsburgh) 難得天晴氣朗,小弟如常地到校園上課。9時的課上了不足半小時,只見一位女士急急的衝入來打斷了課堂,在教授的耳邊說了幾句後,教授就突然跟我們說,今天有點事大家可以下課了。各人都感到有點莫名其妙。 我回到了宿舍,同房已開著了電視,CNN 在直播著「911事件」,我初時還真的以為是拍戲…… 當我知道這是真恐襲時,馬上就跳到自己部電腦面前,用 ICQ 跟學校的同學、香港的朋友換通消息。幾張打回香港的電話卡都打不通,不知道是太多人在打電話還是電話線都被炸掉了,結果我在 ICQ 找到了位老友,託他給我家人撥個輪報平安。 上星期六早上我懶洋洋9時多還在賴床,睡眼惺忪的拿起抬頭的手機,第一個看到的 pop-up 是我幾個在巴黎的朋友通過 facebook 的 safety check 功能為大家報平安,另外還有蘋果動新聞源源不絕的送上一連串巴黎恐襲最新消息,我讀了好幾段新聞瞭解情況後,才打開電視看新聞台。誰不知 TVB 在做清談訪問節目,Now 在做一些介紹藝術的節目,我竟然是無辦法看到電視新聞!等了足足半小時才等到新聞報導。在這半小時我已經用 whatsapp 跟 facebook chat 跟幾位朋友聯絡上,大家雖然不在恐襲位置附近不過都心有餘悸。另外在 facebook 的 newsfeed 上讀到另一位原來去了巴黎看法國對德國的足球友賽,還說他在賽事其間明顯聽到了那兩下爆炸聲,只是沒想過竟然是恐襲! 這幾年世界各地的紛爭、戰禍、意外連綿,每隔一段時間又會讀到一些讓人心痛的新聞。但願人類學懂珍惜生命,珍惜我們所擁有。 法國的朋友們,加油!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從恐襲看科技演變

共享經濟的二毛錢

  最近三色台的財經節目探討共享經濟 (Sharing Economy),還介紹了幾間香港的本地薑。有點手痕,讓我也分享我的「二毛錢」 (my two cents) 全球對共享經濟的嗤之以鼻,源於 Uber 和 Airbnb 的急速冒起。普通人對這種嶄新的經營模式有點驚為天人的感覺;想創業的就有如18世紀去舊金山的淘金者般,眼裡看到是遍地黃金的機會。 首先,共享經濟的要點是「共享」兩字,現在有一些公司的營運模式是先買了一些貨品,再分租給客人,這就不應該被分類為「共享」。例如我發現香港越來越多人喜歡玩 boardgame,但認為一盒一盒的 boardgame 需要太多空間存放,而且一班人聚在一起會時時想玩新的 boardgame,所以我看到了商機,買入一些好玩又受歡迎的 boardgame,再放上網,讓用家足不出戶,用滑鼠按兩按就可以租得到,幾方便!概念上好像很新頴 — 沒有人想過 boardgame 都可以租,實在太創新了!不過這跟我們以前去 blockbuster 租電影其實又有甚麼分別?而且最大問題是未能享受到共享經濟的最大優勢:免卻存貨的投資和風險。 第二,是不是所有東西都值得「共享」?雜物房裡面的士巴拿你一年用多少次?書架上的書你一年讀得了多少本?衣櫃裡那些上年的名牌手袋買的時候價錢不低,就這樣放著多浪費!如果能夠拿出來共享,又環保,又可以賺少少租金,你說多好! 一把廿元卅塊的士巴拿,我自問與其上網尋找肯共享的朋友,倒不如快快脆落街買一把吧!價錢太便宜的東西,共享的價值並不高,因為去租借或放租所需的時間和心血,與得益不成正比;正如一般人會否因為兩個街口外的超市罐汽水平兩毫而行多5分鐘呢?至於萬萬聲的名牌手袋,莫說是租給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就算是朋友,不是很熟很熟的你都未必肯借啦!每一個都是心肝寶貝呢!當然,你可以話:有租金收番喎!不過,如果租借那位有意無意倒了杯茶落個袋,又或者弄花了,點算?「特別版來的,現在有錢到買不了,你怎樣賠給我!」搞這樣的一個共享平台,除非你可以為這樣一個袋買保險,否則做中間人的風險極大。你看 Uber 最重視的,不是平台上有多少架靚車出租,而是要買一份為全世界所有經 Uber 營運的汽車都覆蓋的保險!否則有甚麼事,不論是法律上或金錢上,多多都不夠賠! 還有一點是,一個共享讓大家家中雜物的平台,實際上可以「成交」的量有多少?如果在香港搞得起,可以將這個模式面向世界,發大來搞嗎?最慘是做得高不成低不就,做又無乜增長前景,摺埋又覺得好浪費,到時就真的只能大嗌兩聲「雞肋!雞肋!」 小弟當然認為共享經濟有著無限的商機,不過首先是要尋找到一些值得共享的東西。衣食住行四大範疇中,「住」和「行」是比較高消費的活動,但同時間都已經有很強的經營者,還有突圍的空間嗎?在「衣」和「食」又有沒有商機呢?現今的大趨勢是越來越多人選擇做 freelance 而不去打死一世工,在這方面又有沒有人才共享的發展機會呢?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共享經濟的二毛錢

第一次睇 Startup Weekend

剛過去的星期日,小弟第一次去了 Startup Weekend。 以我現在瞓少晚都隨時病的老人家身體,要捱54小時參加就免啦,所以我只是星期日下午去聽他們的 presentation,觀摩一下這班達人的創意。 一入會場就已經見到他們在過去54小時惡戰的痕跡 — 張張檯都是打完仗咁亂!我快步避過地上種種的障礙物,去到會場另一邊、已經準備就緒的舞台。 這一次共分成了13隊,每隊輪流上台作5分鐘的 pitching,再加3分鐘的問答時間。縱合來說,各隊的水平有一定程度的參差。有幾隊純粹只是將一個概念放在 powerpoint 上,再加上一些圖表、文字分析;但有幾隊就直情弄了個簡單的 prototype,可以即場在台上做示範。說實話,如果搞了54小時都只是得一個見得人的 powerpoint,未免太小兒科了吧! 另外各團隊在台上的表現亦十分有趣。Startup Weekend 是一個來真的舞台,不是課堂上的 final presentation,一個團隊中,當然是揀個最 talk 得的來 present!但有幾隊卻是每人講少少,生怕無得講的「同學仔」會失分一樣;結果個 presentation 不連貫亦有部份表達能力差點的隊員講得不清不楚,無啦啦失分了,幾蝕章! 總括來說,這次聽到的13個 ideas,大部份都沒有太大的驚喜,而且有一些其實市場中已有人做相似的東西,這點我是有點失望。不過,可能我心中那把尺拿了平日去看 Cocoon Pitchnight 作標準 — 人家可是已經嘔心瀝血了一段時間才踏上 Cocoon 的舞台呢,相比之下這班勇士只得54小時的功夫,已經算有所交代。不過我始終認為,用這區區的50多小時就想 jam 個好的 startup idea 出來是有點不可能的,所以參加者應該以認識多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為目標,更為實際。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platosays

Read More 第一次睇 Startup Week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