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遇險記 (下) 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第二天雖然是個星期天,整車佬都好好人專承過來一轉看看小白。他指指點點一大輪,「嘩!呢度撞到凹晒」、「唔係喎,呢度直頭成個撞歪咗」、「咦…呢度原來都要整喎!」之後屈指一算:「無兩萬銀都唔駛旨意落到樓啦!」 兩萬?但我架車同款在網上都只是賣緊一萬,整咪仲貴過買番架?! 雖然如此,但後面個南亞朋友既然話賠,我都叫車房佬拿走架車回去報個實價啦!結果是要…… 三萬!! *sigh* 我都預了南亞朋友一定不肯賠三萬,他說這樣子倒不如拿去他的車房修理。本來我們都很猶豫,見他的樣子都不知道是否信得過;如果他將架車修得超核突或者偷工減料,咁點算?!不過事到如今,一就講唔掂數報警叫他們claim保險,但正如之前所講,我架車只值一萬,保險公司的賠償通常再打個八折,而且起碼等半年才收到錢,而他們亦會收番架車,那麼小白肯定就會被拿去劏…… 反正整車佬話小白無內傷,即管讓他的車房修得幾多得幾多,之後看是否需要再花點錢再修修補補吧! 跟南亞朋友講好數後,他就叫他的車房佬打電話給我約時間。Oh,Cantonese!原來他們整車都是揾番香港人,車房在元朗,實際地址有點偏僻,車房佬叫我到附近再打電話給他。 哎,我的車房在柴灣,他的車房在元朗,漫漫長路,本來已經有點擔心;誰不知當我來到柴灣車房攞車時,小白竟然撻不著!原來是因為車尾廂撞爛了閂唔實,裡面盞燈長開了兩三天食晒d電!本來只要拿「過江龍」來撻著就可以,偏偏個車頭蓋被撞凹後棘死了,開唔到!!!車房佬叫了幾個手足又撬又推又打,身水身汗搞了20分鐘才終於開了個蓋插過江龍,總算撻著架車。但另一難題又來了:我見架車只剩下不足1/4缸油,夠不夠行到去元朗啊? 整車佬話: 「你就算入油,死都唔好熄匙,撻住火叫油站入油。」 「吓?真係得?」 「得!我以前都試過啦,你跟佢講就得啦。」 我半信半疑的,心中盤算著:其實只要路上無特別事故、不要迷路,要揸到元朗應該都夠。反正車都是放低在車房,他們整好我才再入油揸回程吧! 又是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地,我總算將小白揸到元朗,停在路邊打給車房佬。不久後他開了架麵包車,在我旁邊經過時揚手叫我跟他走,OK!來到車房,在一條大引水道旁邊,不算好偏僻但我又見不到街名,怪不得要他帶路才可以。駛到入車房,感覺有點像三色台拍劇那些廢車場,不過就面積不大,大概只夠容納三、五輛車吧! 我們二人將車拍好,落車一看…… 吓?原來這個車房佬都是南亞人???無可能呀…… 他在電話中講的廣東話地道過我喎!丁點兒口音都聽不出!難為我當天聽不清楚元朗地址時,whatsapp 他時還在想堂堂車房佬應該不太懂「雞腸」吧!所以我特意打中文問他,但他沒有回覆,原來是因為他根本不是中國人!! 當我還是非常驚訝之際,再望望四周……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全部都是南亞人!只見其中一個胖胖的、像技安般有大佬格的走過來,又是一口純正的廣東話! 一時之間形勢變得一目了然,原來我是單拖入到來跟他們南亞 F4 隻揪。身陷險境了!!不過為了討回公道,我這樣子深入虎穴都是在所不免!!! 只見那個技安走過來上上下下的望了小白幾眼,問我: 「你真的想整番架車?」 「是你的朋友叫我拿過來,話會幫我弄好的。」 他揚揚手叫我跟他入辦公室,走到他的電腦前,竟然是在開了版 28car.com 給我看! 連 28car 都識用…… 認真是地道過地道! 「你看看你架車只賣萬多元,倒不如我換一架一樣 model 的給你算了吧!」 我聽到他的提議並不驚訝,想一想,跟他說: 「我想考慮一下整唔整,你賠一萬蚊俾我啦!」 「OK,當我用一萬蚊買咗你架車算數。」 嘩!咁又唔得喎!你一萬大洋買了我的車,拿去劏車將零件一件件拆出來賣,少則賣到兩三千元,多則可能賣到四五千元,即是撞到我架車咁都只是要賠幾千元?! NO WAY! 一萬還是幾千不是重點,而是老子條氣唔順! 我企硬一定要收一萬元兼揸番架車走!我覺得在虎穴當中被技安重重包圍之下這是一個非常勇敢的行為!技安望見我堅定的眼神,都怕了我!打了個電話給車主,嘰哩咕嚕嘰哩咕嚕一輪之後,終於屈服了! 連技安都不是我的對手!哈哈哈!! 之後車主再打了電話給我,跟我拿了個銀行戶口,就立即在 ATM 過了數給我。收了錢我快快的將車揸走! 畢竟大雄在心底裡其實都是很怕技安的~~~ =P 後記:我們之後再將小白拿了去另一間車房報價,可以兩萬元搞掂。雖然結果仍然要倒貼一萬,不過一家人都希望可以整好小白。希望修理之後,小白可以來一個 fully recover […]

Read More 小白遇險記 (下) 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小白遇險記 (上) 之硬食三明治

小白,真名 BMW 318is,生於 1994,自兩歲起為我家收養。雖已屆行將頤養天年之時,但年來一直只是小病小修,偶爾玩過熱、死火、爆軚,才要我揾拖車。 六月八日。雨,反反覆覆的已下了整個星期。難得今日天氣稍為好轉,我跟 EC 遠征白石練 driving range。晚上十時多,練完波駕著小白準備返西環醫肚。來到干諾道西 Mandarin Hotel 對出的隧道口時,前面一架噴了磨沙黑色的 BMW 640i ,因為交通略有阻塞,打死火燈慢慢的停下來。我見裝亦依樣葫蘆先打死火燈,再慢慢的在它大概一個車位後將小白停下,眼睛習慣性地望著倒後鏡留意著跟隨而來的車。 只見一輛白色車身、黑色車頭冚、一身打仔格的跑車在我的倒後鏡出現。眼見它在我倒後鏡的倒影高速駛過來,越駛越近…越駛越近…越駛越近!!!喂!點解完全無煞車的意圖?! OHHHHHH SHITTTTTT…… BANGGGGGG!!! 我和 EC 兩個猛力向前一 chok!正在打 Candy Crush 的 EC,手中的手機一下子飛了落地,驚惶失措的臉上打出了三個字:乜事呀??? 在我倆稍一定神之際,只見一陣白煙在窗外冒起,咁嚇人?立即跳車逃生啦!出到車才發現原來是後面那架打仔車整個車頭撞了落小白的 bumper,得返半個車頭。白煙之中走出四個南亞裔的o靚仔,20歲出頭,臉上也有點驚魂未定。望著撞我這幾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眼裡看見其中一人身上的潮 tee 寫著:「信你一成 雙目失明」我心裡一沉…… 這不正是我當下的心聲嗎!!最大鑊的是,後面那車撞過來時,衝力太大,將小白推前撞到了前面那架640i!雖然只是將它的 bumper 撞凹了一點點,但它是一架好貴好貴的 640i 呀!求其修一修都幾皮嘢啦,貴過我架小白!慘在我是三明治中間的那塊火腿 / 咸牛肉 / 餐蛋 / 吞拿魚…… 在倒後鏡望著後面不煞車,我卻欲走無門,可悲呀!~~~         如此一撞,我立即話要報警備案啦!後面那四位大哥聽見我話要報警立即淆晒底求我不要報警,話他們會幫我整。(普通話) 開玩笑!!第一、不備案的話,到時大家離開案發現場之後,你走佬我都吹你唔脹;第二、你撞我,搞到我撞到前面,到時前面找我晦氣怎麼辦?!… 你咁驚,難道是飲了酒? 我當他們四人的說話耳邊風,立即打 999 報案。報案後我走到前面架 640i 看看,開車的是位看似菲律賓籍的司機,後座坐著一位打扮靚靚的大家閨秀,花容失色的瑟縮在車廂後座不敢出來。直至我輕輕的敲窗問侯她情況,她才落車跟我和 EC […]

Read More 小白遇險記 (上) 之硬食三明治

黃鴨

過去一個多星期,相信大家都已經被那隻黃色的鴨子洗版洗版再洗版! 對於這篇鴨瘋,老豆話:「邊有人諗過隻鴨會咁紅?如果以前我同你講,將你沖涼缸隻黃色鴨仔整大佢就係一件紅爆藝術品,你會話我癡線!」 的確,一隻人人都見過的黃色橡膠鴨,竟然放大 10000 倍就成了見件藝術品,還是要令全城癲狂!個 idea 簡單成咁,但個結果是受歡迎成咁,真是有點始料未及!我懷疑,連 Florentijn Hofman 自己都無諗過! 其實,你跟我動動腦筋,都有機會成為世界級的藝術大師!!!OK start thinking… 諗諗諗諗諗……

Read More 黃鴨

死亡斑馬線

死亡斑馬線 車惡不讓人 本報直擊3地點 2分鐘一違例 【明報專訊】保障行人的斑馬線,竟然不安全!過去4年,發生在斑馬線的車禍增加1.3倍。本報早前直擊港九新界3條曾發生致命意外的「死亡斑馬線」,在記者觀察期間,發現平均每2分鐘便有一宗車輛不讓行人的違例個案,更離譜是,記者在德福花園一條斑馬線偵查時,發現休班交通警險遭旅遊巴士違規撞倒, 兩警狠批形同謀殺。 根據運輸署最新資料顯示,全港現存244條斑馬線,2009年共發生114宗交通意外,但至去年大升至265宗。本報記者過去兩個月先後抽查分別位於香港太古城、九龍灣德福花園及沙田第一城3條曾發生奪命意外的斑馬線。記者觀察1小時為標準,並按前線警員較寬鬆的執法標準(即車輛先入「之字線」,車輛可先行)判斷車輛是否違例,結果3條斑馬線在合共3小時的觀察中,共發現82宗車輛違例不讓人。換言之,平均約每2分鐘便有一宗違例個案。 斑馬線意外4年升逾倍 觀察過程中,沙田第一城寶城街的斑馬線違規情况嚴重,1小時內有28名司機違規「衝線」。由於經常出現多名司機一條龍連續違規,不時有行人大怒,出手攔車,甚至有行人指着司機破口大罵,「這裏是斑馬線來的!應該讓讓我們吧!」港島太古城道的斑馬線情况稍佳,但1小時內仍有16名司機違規。 不過,九龍灣德福花園穿梭巴士總站對開迴旋處,一組共兩條斑馬線的違規最為猖獗。記者在其中一條斑馬線觀察1小時,發現多達38名罔顧人命的司機,明明看見行人踏出斑馬線,但司機仍搶先駛過斑馬線。同時,兩名休班交通警從另一條斑馬線過路,幾乎被一輛違規旅遊巴撞倒,兩人即時報警,同袍到場檢控違規司機。 休班警險被撞 斥謀殺行人 其中一名休班交通警阿堯向記者說:「我已清楚走上斑馬線,他(旅遊巴司機)看住我,仍繼續開到斑馬線上!我伸手示意叫停,但他沒有,竟再踩油想把我逼回行人路上!這根本是謀殺行人,危險駕駛!」 兩警指出,該處常有司機罔顧人命,半年前曾有一名婆婆在斑馬線,被違規旅遊巴捲入車底,「我們有份參與調查,送婆婆到醫院,她被救出時清醒,但盆骨碎了,捱了一個星期就去世。我還記得她叫痛……」阿堯怒氣未消﹕「這種人絕對不能放過!」 兩警根據近年執法經驗,認為斑馬線已不合時宜,應改為配備紅綠燈的黃色過路線,阿堯說:「許多司機都當斑馬線隱形!換成紅綠燈會更好,斑馬線會構成人車爭路。」 議員倡轉交通燈 學者反對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議員王國興建議,政府應盡早重新評估全港各斑馬線的情况,因地制宜將人流過多的斑馬線更換成紅綠燈。而委員會副主席范國威根據過往經驗指出,10年前一組齊備的紅綠燈,共需耗資40至50萬元。記者依此推算,即使物價今日上調一倍,更換全港244條斑馬線大約需斥資2.4億元。王國興說:「我覺得換成紅綠燈的成本不是最應該考慮的,因為人命傷亡才是這個社會最大的成本。」 不過,屢就交通政策提出建議的理工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副教授熊永達,反對全面取締斑馬線,因紅綠燈計時對行動緩慢的老人來說是非常趕急。范國威亦提出, 紅綠燈方便盲人的提示聲音會對安靜的住宅區帶來噪音,故若要把斑馬線轉為紅綠燈,必須考慮延長行人過路時間、提示聲浪大小等問題。 明報記者 (http://hk.news.yahoo.com/%E6%AD%BB%E4%BA%A1%E6%96%91%E9%A6%AC%E7%B7%9A-%E8%BB%8A%E6%83%A1%E4%B8%8D%E8%AE%93%E4%BA%BA-%E6%9C%AC%E5%A0%B1%E7%9B%B4%E6%93%8A3%E5%9C%B0%E9%BB%9E-2%E5%88%86%E9%90%98-%E9%81%95%E4%BE%8B-020145019.html) 我兩年前已經寫過,現在的司機當斑馬線無到!《明報》你有點兒後知後覺啦~~ =P 斑馬線 –> https://jailbreakplato.wordpress.com/2010/11/24/zebra_crossing/

Read More 死亡斑馬線

噴血家傭

如果你是男人,SORRY,不是你想像中那種「噴血」!是被激到噴血兼嘔白泡!   隨手執三件事分享一下。   事件一:Nike Double Hit 殺 Tee 事件 話說小弟買了一件白底金字的靚靚 Nike tee,顏色跟這件差不多,但圖案不同。 新屎坑等唔切洗就先著為敬!著完第一次就隨手將它丟進洗衣籃讓賓賓洗。誰不知洗完變成咁!! 所有金粉甩晒!!! 我問賓賓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她伊伊哦哦答不出。我估一就因為她沒有反轉洗,但都應該不會搞到全部金粉甩晒;更有可能是她用了熨斗熨過了那金粉花紋,熨斗的熱力將那金粉的物料溶開了。完全無得救,我真係喊都無謂…… 件 tee 我只穿過一次就報銷了,我不忿氣!於是乎我再去買了一件一模一樣的!這次我醒目了,洗之前千叮萬囑她一定要反轉洗和不可以熨那金色的圖案。之後在我的衣櫃中出現的是…   一件安然無恙的白底金字靚靚 tee!*clap clap clap* 掌聲鼓勵!! 我拿拿臨又再著穿它一次,著完後心想上次教了你識洗識熨啦,就隨手將它丟進洗衣籃……   …… 結果現在我有兩件一模一樣都是金粉花紋全退了色的 Nike tee!!我. 想. 爆. 粗. 呀!!!   事件二:雞湯變壞事件 這事情不是發生在我身上,是發生在我媽身上。 話說農曆新年時媽媽通常會浩浩蕩蕩準備好大大窩上海式雲吞雞,一窩可以喝上它幾天! 就在年初三的中午,我聽見廚房傳來媽媽一段段憤怒的咆哮!心想:「賓賓又做錯事啦!」午飯時我向媽媽問個究竟,原來今早媽媽有事出了門,午飯前打電話回家叫賓賓將那窩雞湯翻熱,再多加一些雲吞。媽媽回家後,到廚房試湯,「咁鹹嘅?!」於是叫老豆來試試,他也覺得有點問題。這時賓賓就好醒咁話:「Mom,我試過,煲湯壞咗。」 原來係咁!   但之後媽媽望住煲湯裡面浮吓浮吓的雲吞 — 既然你咁叻知道煲湯壞咗,仲放d雲吞落去?!   事件三:魚旦食死人咩事件 話說上星期去參觀朋友家開的魚旦店,很客氣買了半斤魚旦回家,放了入冰格但似乎無人知,所以過了整個星期賓賓都無拿來煮餸。旅行之前趁記得講了給媽媽聽,費時兩星期後回來那半斤魚旦仍然是原封不動在冰格。 當天晚上出發前,醫生細妹返了醫院,爸媽有飯局,只有我一人在家中吃晚飯。平日賓賓已經是常常煮得過多,搞到常常「有餘」要食隔夜餸。今日我一個人食飯又煮了三個餸,咩料呀?!誰不知我再望望個湯,出事啦……   有6粒魚旦在湯裡面!!想吃食死人咩?!

Read More 噴血家傭

最後的牛尾湯

我珍而重之,將最後一口的牛尾湯放進口裡…… 小時候,我們一家週末時因為無人煮飯,每一、兩個星期就會來 Czarina 吃一次晚飯。所以對我來說,我跟 Czarina 可算是識於微時。不過,對 Czarina 來說,我已經算是新一代的朋友了。爸爸在大學工作了30多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餐的「莎記」。但他倆的友誼,又那裡止30年這麼短? 其實爸爸讀中學的時候, 已經是黃老闆的客仔了,當時「莎記」還只是賣飯盒為生的小生意。這樣算來,這份俄國餐豈不是吃了足足半個世紀?! 到 Czarina,99% 的時間都是吃它的 set:沙律、湯、主菜,最後送上一杯咖啡或茶,都是一百蚊有找 (現在晚餐可能不是),又抵又好食!雖然現在午餐為了迎合吃得比較少的 OL 們可以選擇不要沙律,但沒了沙律那感覺總是差一點點。這麼多年來那沙律都是那個模樣 — 三片每次都不同的火腿、兩片雞蛋、暑仔沙律、加上伴碟的一片蕃茄、一片青瓜和酸菜。小時候不太喜歡吃蔬果,所以蕃茄青瓜酸菜全部「送」給媽媽,只有那暑仔沙律我是最愛吃的。還有就是那兩片雞蛋,到現在我每一次仍是會先吃掉雞蛋,然後才開始正式開始吃我的沙律。不得不提的是沙律上輕輕畫上兩筆的那個鮮黃色的「沙律醬」,味道有點像鹹的煉奶,我到今天都仍不知道那其實是什麼做成的,但它卻是為這個沙律頭盤畫龍點睛的重要兩筆! 湯,是最難決擇的環節!羅宋湯、忌廉湯 (火腿還是磨菇?!)、牛尾湯,個個都咁吸引,點揀???羅宋湯當然好味,但它是餐牌上的鐵膽,感覺上就好似無咁馨香,所以我常常心思思想換第二種湯。不過細細個時爸爸就告訴我一個不成文規定:整個套餐只可以換一樣,如果換了主菜就不可以轉湯,但有時候兩個主菜都不是太喜歡又真的好想喝個牛尾湯,只有很不好意思的問侍應哥哥這次可不可以「換湯又換菜」。 主菜每次都是二揀一,雞牛豬魚蝦,次次不同。遇上不是太喜歡的菜式,就如剛才所講可以有一次「上訴權」,換個你喜歡吃的。我最喜歡就是吃它的白汁魚,那個「白汁」又香又 creamy,加上一片片大磨菇,正!我爸爸就喜歡它的炸魚,其實我都鍾意,不過始終都是愛白汁多一點點。講起炸魚就不得不提它的自製 tata source,獨門秘方,出面無得賣,有時掛住的時候就要叫碟炸魚止止癮啦!妹妹有時候是最貪心的一個,吃人家的 set dinner 竟然想要塊牛扒!雖然要求過份了一點,但通常都是有求必應的,將就一下給你一塊小一點的牛扒啦! 主菜都吃過後還有杯餐茶!但我已經飽得不得了啦!! 最後,當然不得不提黃老闆!他不定時就會在店內打躉,跟熟客們吹吹水。以前他胖胖的,一副粗黑框眼鏡加上一頭銀髮,很開心很有福氣的樣子。可惜幾年前他大病了一場,沒有出舖頭一段時間,再見他時已變了做排骨精,認真嚇了我一跳!不過依然健談,希望他老人家時時身體健康! 自從 Czarina 宣佈因為租金問題,2月過後不再續約,就任何時間都是超級難訂抬!難得爸爸早兩天去吃午餐,我和妹妹就叫他打包個牛尾湯讓我倆回味一下。我兩個對著碗牛尾湯,依依不捨的喝呀喝,直至喝下最後一口…… 今天是 Czarina 的 last day,真的很難想像陪伴著我們成長的 Czarina 就這樣要講再見。雖然聽聞他們想另覓地方再續前緣,但世事難說,只能誠心希望真的有東山復出的一天,這碗「最後的牛尾湯」不是真的最後了。  

Read More 最後的牛尾湯

利是封

作為終極逗利是的一個農曆新年,這幾天我當然出~~~盡力去逗啦!一封利是的「內涵」重要之餘,我發覺近年的利是封也在靜靜地起革命。 首先,以往最傳統的「福祿壽」利是封已經漸漸式微,取而代之、最多最流行的是各大銀行 sponsor 的利是封。「各大銀行」的意思是除了一般常見的匯豐、恆生等等之外,連各大投行都好似入贅了中國籍般齊齊大送利是封!我估計今年我收到的利是當中,至少 1/3 是用銀行利是封! 除此之外,今天的利是封大多已不是老土的自動黏貼封口了,而是在背脊開一個小小的開口,「攝」個利是封口入去。而且顏色不再一定是要大吉大利鮮紅色,過去幾年開始流行紫紅色,夠潮呀嘛!今年我還收到米黃色、銀色利是,這些「白璽璽」的利是封以前一定被人話唔好意頭! 還有,這兩年多了些很靚的利是封。以前的利是封,多數拆了就想立即丟掉,留多陣都眼冤!現在這些靚靚利是封,我估連派利是那位其實都不是太捨得,我收了也捨不得就這樣丟進垃圾筒。我想,其實放心機印一個有 design、能吸引人的利是封,成本可能只是多20-30%,但宣傳效果就大得多了!最起碼,在我細心欣賞這些精緻的利是封的同時,很自然地我一定會看看是誰咁有 taste 弄個這麼正的利是封!印象良好兼特別深刻! 去年我收到最靚的利是封是 Bathing Ape。今年暫時 (都未過十五!) 是 Pacific Place 的風車面轉轉設計 (抽出內裡的金色利是封時,面頭的風車圖案會轉),海港城那色彩繽紛的設計也不錯。

Read More 利是封

協恩 ‧ 聖保羅

上星期跟 EC 去了一個在協恩舉行的 Christmas Carol,支持她的同事。協恩的大名聽就聽得多,不過查實它的位置我真的完全 no idea! 原來它在頂頂大名的「天光道」!其實個位置都幾有趣:出面的大馬路是勁草根的馬頭圍道,旁邊的幾條橫街佈滿車房,但偏偏天光道是學校林立,差一條街就完全另一個光景,真係要請蘇師傅來解釋吓乜解究! 走入協恩的大門,左邊的「舊校舍」(我自己作的稱呼),、前面盡頭是舉行這次 Christmas Carol 的小聖堂,霎眼間有種到了外國校園的感覺! well well well,這些都不是我寫這遍 blog 想講的說話。 這次的 Christmas Carol,其實是協恩校友會為一名患了頑疾的校友籌款。協恩的李校長在開始的時候說,協恩就是一間這樣的學校:雖然同學們畢業了,但大家仍會一直感覺自己仍然留在學校的大家庭當中。當有校友有需要之時,大家都會挺身而出互相支持。雖然協恩已經轉成直資,但她們不是想變成什麼貴族學校,相反為了繼續保持有教無類、不想一些家境不太寬裕的同學因為金錢問題入不了協恩,所以將直資學費的3成 (instead of 教育局指引的1成) 撥入基金協助這些同學…… 當然,對於李校長的「廣告」,我不會天真的照單全收。但卻令我回想早幾星期參加 home coming 回到聖保羅,又是一段校長的說話。聖保羅的黃校長講到的是學校蓋了怎樣怎樣的新校舍、學生每年安排了幾多幾多次的出外體驗計劃、學校每年跟幾多幾多的姊妹學校作學生交流、用了3年時間寫了怎樣怎樣的校訓 (點解要用成3年?!)…… 一段冷冰冰的話,講的盡是「學校、學校」的豐功偉績,一絲人情味都感受不到。其實我們是不是變成了一間貴族版的「恆商」或者是「莊啟程」? 如果有一日,不幸有一位我們聖保羅的校友身患頑疾,家境有困難向校友會叩門,校友會又會否挺身為他做點事、籌個款?可能校友會從沒想過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聖保羅的校友身上,入得去讀的都是非富則貴的嘛……

Read More 協恩 ‧ 聖保羅

Google Navigation,好用!

上個月尾因為要幫朋友做毅行者 support,需要揸住架車上山下海,飛天遁地。本來心想用部 Galaxy Note 裡面的 Google Map (iPhone 的朋友不要羨慕,好好享受你的 「iMap」) 事先看清楚條路線… 睇睇吓突然發現「Navigation」這個選項,就 click 下去。 嘩,部 Galaxy Note 咁就變身做部 GPS 自動導航系統! 不過,我仍然有些少懷疑,因為香港的馬路好聽d叫縱橫交錯,難聽d叫雜亂無章!所以這個兼職 GPS 在香港的馬路上有幾好用實在好難講,但經過那一個上山下海的晚上,我對它完全是神服了!它不但對我架車的位置感應沒有 lag time,對前路要轉左轉右的指示與我平日用過的 GPS 亦沒兩樣。而且導航發聲除了叫你「turn right」之外,連街名都講得清清楚楚 (「turn right into Canton Road」),要挑剔的是那個發聲鬼婆的廣東話拼音讀音不太地道,有時侯真是不太聽得出她講乜東東,哈哈! 還有,香港的街道光看地圖是看不清究竟條街是單程、單程哪一邊、還是雙程。我用了大半天都沒有遇過它叫我右轉入一條不准駛入的馬路,不錯不錯。但它都有有待改善的地方:當我行車走到一些一開三的路時,它口講會叫你「make a slight right and stay on XXX road」,但幅圖不會 zoom in 個三叉口指示你該走哪一條。有時遇上一些十分混亂的地形就要靠自己執生!否則會很無助兼隨時入錯路口,到時雖然 Google Navigation 會替你重新設定新路線,但蝕了時間都不好啦。還有,開著電話的 GPS + 全程開住個 mon 是非常非常非常食電,尤其是我部超級大 mon 的 […]

Read More Google Navigation,好用!

百佳,你唔好昆9我啦

今日去百佳入貨,行到賣罐頭個行見到做緊 promotion。 除勻$10一罐,OK啦~ 間歇性精明的我跟著就去個架上望望我究竟會慳了多少錢。 嘩!原價$12.90,兩罐特價$20.90,買兩罐都好抵呀!不過就算我一罐一罐原價買,3罐加埋都只是$38.70,何來那3罐裝的原價$49.90?? 百佳,你唔好昆9我啦!!!   DIU,真係好x賤!

Read More 百佳,你唔好昆9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