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企

昨日 (星期日) 整個下午都在看電視直播金鐘政總外的狀況,睇到好灰。灰的是:點解香港社會可以分化到這種地步? 整天 facebook 的 newsfeed 都在被洗版,大部份是「黃絲帶」在金鐘的現場報導,小部份是支持警方或反對佔中的批評,而大大大部份就是像我這樣做沈默的CD-ROM… 望着電視上的晝面,以我咁多廢話講的性格,其實真是有好多說話想講,但又兩邊都幫唔落手,講不出聲。 想當日一方是佔中三子提出「佔中」,另一方周融為主提出「反佔中」。左望右望,心想:喂!我想要真普選但我又不支持佔中,咁我可以點?點解我好似去了間餐廳只可以揀A餐或B餐,但不可以揀 a la carte? 警察的工作是維持香港的社會秩序,當大家衝晒出夏愨道路中心將金鐘一帶的交通完全癱瘓時,警察職責上可以坐視不理嗎?大家一邊違法 (佔中行動一早已講明) 佔據馬路,一邊擧高雙手話自己這叫和平示威所以不應驅趕,這真的説得通?要對過萬人清場,除了催淚彈、水砲和拉CY落台外 (一笑),小弟愚眛,不懂其他更低武力的方法。某程度上,我是同情在現場前線執法的警察,老細 order 落來,那枚催淚彈可以不擲出去嗎? 政治從來都不是我杯茶。政治有太多黑暗的利益關係,爾虞我詐,最後人人都只是隻棋子。我討厭政治,是絶對政治冷感的動物,所以7.1遊行你不會在銅鑼灣見到我。政治令人熱血,熱血令人激昂,激昂令人更堅信自己的理念,更難去跟其他理念者去妥協。香港社會的正反兩派已去到勢成水火,加上政治上2012年民主黨在政改「袋住先」後被大肆唱衰,現在的香港一點妥協的空間都没有了,加上昨日一役就更加無價講。像我這種仍希望可以站在中間望兩邊還能求同存異的人,在香港真的是無定企了! 不過講到尾,萬惡源頭都是那無能的CY。之前以為他可以是曹操一般的奸雄,原來他只是劉禪一般的廢柴。堂堂特首,連站出來跟學生們對話的膽色都没有!(原本想用「氣魄」,但 CY 真的配不上這形容詞 at all) 事到至此,做一個民心低成咁、施政一點都行不通、日日被人問候祖宗十八代的特首,講嘢只可做人肉錄音機,what’s the point?! 請你自動收皮吧! 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https://www.facebook.com/jailbreakplato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無定企